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日常2


周泽楷走进训练室的时候,里面黑漆漆的,只有一个屏幕正幽幽的泛着光,还有几分少年摸样的人坐在电脑前面,眼神专注,嘴里叼着根棒棒糖。

孙翔最近不知被谁带坏了迷上了吸烟,不过瘾头不大,训练的时候还是会规规矩矩的按照队规来,但是空闲时间就一根接一根了。队里对此意见最大的人出乎意料的居然是周泽楷,不过一贯不怎么管事的队长都发话了,他也只能听命戒烟。

那支棒棒糖也是队长友情提供的,刚戒烟那会他跟跳蚤上了身似的到处不舒坦,周泽楷就给他买了一大罐子的棒棒糖,让他当成烟叼着,果然安生了不少。只是从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变成一支接着一支的吃糖,周泽楷又开始为他的蛀牙头疼起来。

踌躇了会是不是该直接进去,周泽楷还是先敲了敲门,等少年惊醒似的看过来,才打开了灯。

适应了黑暗的少年蹭的眯起了眼睛,视野中向他走过来的人也看不太清。

“谁啊?周泽楷?”

“嗯。”

年轻的枪王拉开他旁边的椅子坐下,看了眼他的屏幕,正和公会里的人在抢boss。才65级的小boss,完全不需要他出手,他却依旧玩的不亦乐乎。

孙翔歪着脑袋瞅了他一会,眼睛总算是适应了,转头继续去操作角色,手指在键盘上翻飞,灵巧得像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你这么晚还来训练室干嘛?终于想起来做个好队长了,要给队员做榜样?”说完自己也觉得不太可能似的,先笑了起来。

周泽楷不置可否,过了会,道:“去你房间,没人。”

一般战队的惯例都是队长与副队的房间在一起,虽然条件什么的和正常队员没太大区别,但是位置的不同还是显现了一定的特殊性。

但是轮回却不是这样。两大王牌的房间在一个楼层,其他的则在其他楼层,对这样的安排众人虽然都没异议,但是总有不能摆在台面上说的心照不宣在里头。

神经大条的孙翔却完全没意识到其中的门道,因此也对这个唯一的邻居对自己的诸多照顾和管束感到理所应当。

周泽楷不喜欢他抽烟,是因为自己不想吸二手烟。

周泽楷送他糖,是因为自己不爱吃糖,而他住得最近因此顺手做个人情。

周泽楷多要了一份自己房间的钥匙,是怕自己什么时候忘了带钥匙得找他借宿……

等等等等,总而言之,他是他的队长兼邻居,因为比别人亲近一点是完全正常的。

孙翔“唔”了一声算是回答了,这边耳朵进那边耳朵出,脑子都没带过一下。

手指又飞快的敲击了几下,解决掉贴身上来的几个人,慢慢地停在了键盘上。旁边一片的欢欣鼓舞,相比战队的强势,轮回在网游里的公会并不怎么出彩,因而小boss的胜利也会让大家高兴挺久。

65级的boss确实没什么人来争,有他这尊大神坐镇,几乎是毫无难度的拿下了。正值夏休期,他来帮忙也不是为了材料,而是因为实在太过无聊。白天的时候还能和叶修斗一斗,到了晚上叶修也下了,他挂虽挂着,虐菜虐的久了,也有些倦怠起来。

周泽楷盯着他白生生的手指,心思也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训练室里一时间有些静谧。

“来一把?”

孙翔一只手托着腮帮子,偏头看他,眼神绰绰约约的,精神头并不是很足的样子。另一只手无意识的活动着指头,为了保持手速与灵敏度。

枪王默默的开了旁边的机子,算是回答。

平日里训练的量其实已经足够,两人对战的次数也不少,几乎算得上是联盟里除了自己的号外最了解的角色了,但对战这种事在两人独处时仍旧是主要项目。

周泽楷所知道的孙翔,十八岁,强大狂妄,不可一世,平生最执着的两件事,一个是冠军,一个是打败叶修,偏好牛奶味的糖,吃不了太多辣,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两人唯一的交集也就只有荣耀了。

自己当时特意安排的‘地利’,完全没派上用场。

关上了门,两人隔了一堵墙或者十层楼并没有区别。

刷卡进入竞技场,战斗法师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角色设定的待机动作是挥动长矛然后振地,不知怎么地在周泽楷眼里竟看出点不屑的意味。

熟练地拔出荒火碎霜,年轻的枪王迎了上去,手指稳健而有力。

将近五分钟后,敲击声停止,倒在地上的是之前威风凛凛的战斗法师。

旁边人“啧”了一声,推开椅子站起身来,抽卡关机,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回去了。”

周泽楷抬起头,只看见孙翔晃悠着离开的背影,朝他挥了挥手算是说了再见。

而后便是同样的抽卡,关机,把椅子归回原位。他本来就是来找孙翔的,现在正主都回去了,他也没有留下来的理由。

收拾桌面的时候,看见孙翔扔在桌上的棒棒糖的塑料小棍,糖已经被吃完了,上端的部分被咬得坑坑洼洼,恍惚想起来刚刚对战的时候旁边传来嘎嘣嘎嘣的声音,大概就是孙翔在咬糖。

细细的看了眼那根小棍,不难看出对方用了多大的力气,大概是可以称得上是咬牙切齿的力度。

周泽楷想起青年离开时候看似随意但是迅速的动作,恍恍惚惚的突然意识到,他对自己屡战屡败的事似乎并没有表现得那么无所谓。

孙翔,十八岁……吃不了辣,敏感又高傲。周泽楷加了这么一条。

漱洗之后看时间还不是很晚,轮回的队长绕到隔壁去敲门。

敲了敲没回应,心想不是又跑出去了吧,又敲了敲,这次有反应了,远远地传来孙翔的声音,雾蒙蒙地听得都不真切:“谁啊卧槽,大半夜敲敲敲催命啊你!”

周泽楷= =的站在原地,没想好怎么答话,门就被打开了。

还是发育中体格的人大咧咧的站在门口,头发滴滴答答的掉着水,单裹了条浴巾在下身,白花花的胸膛就敞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带着少年人特有的稚嫩的青色,两点粉嫩的乳尖暴露在空气里,鲜艳欲滴。

周泽楷咳了声,此时无比庆幸这层楼上只有他们两人。

“干嘛干嘛,有事快说。”孙翔见到他,没什么好气,也不打算让他进来坐,堵在门口催促着。

“广告,代言。”周泽楷想起之前就要找他的事,把手里的文件递过去,言简意赅的点出了这次活动的重点。

轮回被称为联盟第一颜组,除了枪王这个头牌,新一代的斗神无疑也是其中强大的支柱。

孙翔挑着眉随意翻了翻,足有七八页,在门口是解决不掉了,便一边看着一边往里面走。

作为新生代中的头号战队,轮回在宿舍待遇方面自然也比老牌战队要新上许多。房间里除了必要的床和桌子,还配备了私人卫浴和沙发,甚至在上次夺冠之后,又每人多配备了小冰箱。

周泽楷坐到沙发上,孙翔从冰箱里拿了瓶冰饮丢给他,自己却又拿了支棒棒糖,这才也坐到沙发上。

“这什么,床品代言?和网游什么关系啊喂,找我们是不是脑抽了。”

孙翔看了没两页就忍不住吐槽了。

这次来找代言的床品是轮回的赞助商之一,本来是个方方面面都涉及的大集团,夏季的时候主推凉席空调被之类凉快的床品,正好战队里的王牌个顶个的俊美,便毫不客气的想要借去一用。

再往后翻,便是一些合同相关的细节了,孙翔丢到一边,刺溜刺溜的吸他的糖,斜着眼瞅他:“你想不想去?”

周泽楷想了想,点点头。

孙翔递给他的是牛奶,甜腻腻的在喉咙里滑不下去,让人不想开口。

“有没有搞错啊,你也不要他们给什么你都做吧,真当你是多啦A梦?……”孙翔站起身朝浴室走去,便走便把浴巾解下来擦头发。

周泽楷一瞬间眼睛都睁大了,喉头一动,那一小坨牛奶就顺着食道滑了下去。

不过孙翔明显没有开放到会完全在别人面前裸奔。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条卡通四角内裤,两边挺翘的部位上面各画了一只有点变形的维尼熊。看得出来有点小了,少年紧窄的臀部被裹得严严实实,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中间引人遐想的沟壑也勒得有些明显起来。

周泽楷脑子里第一个闪现的念头,竟然是他来轮回后似乎长高了不少,得重新添置衣物了。反应过来后,枪王大大不禁为自己纯洁正直的脑内点了个赞。

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后背都给人看光了,孙翔一边胡乱擦拭头发一边晃进浴室,过了一会,里面传来吹风机呼呼的声音。

周泽楷一瞬间也不知道怎么了,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反正少年也没锁门,他是这么给自己定心的理由的。

浴室里,孙翔把马桶盖子放了下来,正坐在上面吹头发。两条长腿盘着,大咧咧的敞开,小腹上的肌肉尤为紧绷漂亮,曲着背的姿势都没凸出来半分,是正在发育中的年轻好体格。

周泽楷接过他手中的吹风机,慢慢的帮他吹起头发起来。

孙翔这时算是有点惊着了,愣了会,把吹风机抢回来,啪啪把他的手拍开。

“干嘛呢你,我又不是没手没脚的,我自己来。”

周泽楷低头,看不见少年的表情,但却眼见的发现那露出来的一点儿耳朵尖尖可疑的红了起来。

赌气似的胡乱吹了几下,孙翔把吹风机关了丢在一边,长腿一抬准备出门。虽然轮回的宿舍条件很不错,可是这浴室想要放下两个身材高挑的大男人,也是有些挤了,让他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只手横在面前,孙翔蹭的退了一步,就停了半秒,周泽楷就状似不经意的把他揽了过去,他脚下一顿,正好扑在青年的怀里。

这下子脸上的肌肉都控制不住的要抽搐了:“卧槽周泽楷你……”

蓦地,脑袋上拂过什么东西,然后头发渐渐地服帖起来。

孙翔看向镜子里,因为角度问题两人像是叠在一起似的,周泽楷拿着梳子小心的帮他梳头,而他自己,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脚趾头都隐隐的冒出些红色,腰上还可恶地盘着那人的手臂,虽然轻柔,却不容抗拒的难以推开。

他并不是天生的自来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头发就和主人的性格似的怎么都不服软,有时候起得晚了匆匆跑去训练室,一头乱糟糟的毛四横八竖地简直像刚经历核爆炸似的。

“好软……”半晌,他突然听见头顶上传来喟叹一般的声音,身体比脑子先动一步,一声“啊?”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说出去了。

“头发。”周泽楷难得的解释了下,放下梳子,又忍不住的揉了揉他的脑袋。

孙翔打了个激灵,猛地从他怀里跳出来,脸上红红白白的,怒道:“男人不能说软你懂不懂!”

这句话是从杜明那里学来的。他和别人对战,打赢了也不会什么挑衅的话,就特爱逮着人说“你行不行啊你”,有次逮着杜明了,两人打了几次他就说了几次“你行不行啊你”,说得最后杜明恼羞成怒,怒教育他男人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说不行,而后又懵懵懂懂的受教了男人不能说软,不能说萎,不能说秒。

至于其中的含义,杜明没和他解释。他也以为自己理解的八九不离十,男人嘛,不能服软,不能放弃,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

一个DT和一个在桃色方面经验颇丰的人明显不在一个频道,还进行了深度的思想交流并达成了一致,这是周泽楷怎么都想不到的。

因此他也楞在了原地,为了孙翔突如其来的一句超过尺度的笑话。

少年还那么站着,光着胸膛,带着抵抗意味的姿态,眼神灼灼的望着他,像一头护着尾巴不让碰的小豹子,每一寸的血肉都引人抚摸沉迷,起伏的线条美好得如同荣耀广袤的大地原野。枪王大大一瞬间突然感受到了得到冠军的那一刻的滋味,血液蹭的瞬间就沸腾起来,身体有个方面在渐渐变化,蓄势待发。

他三两步退出浴室,只留下一句:“代言,明早接你。”便仓皇而去,凌乱的脚步声倒映着主人的心乱如麻。

被单独留着浴室的少年平复了两秒,机械似的走到盥洗台前,刷牙。

刚刚周泽楷揉他头发的一刹那,他的心脏被一种不知名的情绪猛地攫住,那一缕酥麻的感觉从腰肢被他的衬衫碰到的部分,一直蔓延向上,让他整个人都有些发起抖来。

孙翔看向自己拿着牙刷杯的那只手,到现在还不安稳,怎么镇定都停不下来,哐当哐当的晃个不停,晃得他心烦意乱。

刷着刷着突然觉得哪里怪怪的,拿出牙刷一看,白白的一嘴泡沫,不过都是洗手液的味道。

“我靠!”

迅速的洗掉牙刷上和嘴里的洗手液,孙翔涂上牙膏,脑子里又不可控制的浮现出邻居的那张脸来。

为了帮他戒烟,周泽楷买了棒棒糖,为了防止他吃棒棒糖蛀牙,周泽楷又帮他买了牙膏并且叮嘱他一定要吃完糖刷牙。

而后便越来越多,买完配套的牙刷杯和毛巾之后,他又看上了同一款式的马克杯。甚至同一家公司生产的运动手套他也有一副。

狠狠的刷了几下,孙翔“呸呸呸”地漱口,像是这样就能把那张讨厌的脸从脑袋里呸出去。

再看一看自己拿了杯子的手,不抖了,心情不知怎么的又好了起来,得意洋洋的擦了擦嘴,出门睡去了。


————————————————————————

今天想整整排版才发现没打tag……


评论(2)
热度(74)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