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周翔】虚拟荣耀1

※写点长的试试,ooc有,私设有,时间bug有,别深究>,<。



【嘟……嘟……很抱歉,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请在哔声之后——】

孙翔按掉通话键,还未完全暗掉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周泽楷三个字。

这家伙搞什么,难得今天心情好想和他说两句,他居然不接?

窗外正纷纷扬扬的下着大雪,华灯初上,H市透着一份暗潮汹涌的静谧,孙翔坐在新宿舍的床沿上,一整天都愉悦的随时能哼起歌来的心情,此时却突然有些down。

一切都和他想象的所差无几。刚出道没满一年,就和没用的越云战队分手,因为强劲的实力而让豪门嘉世青眼有加,而后顺利的转会,还拿到了一叶之秋的账号卡,让所谓的荣耀第一人狼狈的滚下了神坛。

大概不会有比他更顺利,境遇更奇妙的新人了。

但那个让他第一时间想要分享好消息的那个人,却在此时完全和他断绝了联系。

短信,邮件,甚至自己都做小伏低的主动给他打电话了,对方仍旧毫无音讯,真的像消失了一样。

可是孙翔知道他还在,一点事也没有。再不久就是轮回主场的全明星,周泽楷作为风头一时无二的绝对主角,几乎天天都能在各处看到他那完美无缺的脸。

只是不再理他了而已。

说起来,两人认识也将近四年了,小时候家住得近,爸妈不允许他玩电脑,他就常常溜到对门去玩。

他知道他英俊无匹又温和安静的邻居有一台专门用来打荣耀的好电脑。

“周泽楷,”他每次都这么砰砰砰的敲门:“我来啦,快开门。”

没有一次让他失望过的,同是少年的小周泽楷很快就会跑来给他开门,还会帮他遮掩不让爸妈发现。两人就这么一块偷偷的窝在公寓里打游戏,和得了甜头的两只小老鼠一样,乐此不疲。

周泽楷从小打荣耀的技术很好,比他还要好,这一点孙翔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却是事实。

具体的输给过他多少次,孙翔已经不记得了。两人在一起大部分时间都被荣耀占据,打了无数场,机会有,但是真正赢却一次都没有,大部分都以孙翔输得灰头土脸怒摔门回家告终。

周泽楷的打法有时候甚至像是指导赛,只是他严苛得一点甜头都不给这个唯一的学员。

这让孙翔对他的心情很复杂,像是对手,敌人,又像是老师,朋友。

那段日日相伴的时间很漫长,也很短暂,年少时光如白驹过隙,两人快速的长大,快速的彼此告别,唯有那副平静的,仿佛只要他需要,就会随时出现陪伴在左右的眉眼,像是永远都不会改变一样。


第八赛季,S市全明星,全队都会一起前往参加。

孙翔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和队友一块坐在食堂心不在焉的吃饭,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炸了个激灵,一不小心就咬着了舌头,疼得捂着嘴老半天没直起身。

轮回……从周泽楷和他断绝来往以来,已经快一个月了。

他也没那么贱,电话打了几次,对方不想理他的意思已经明明白白了。被无限包容已成习惯,所谓的周泽楷放置play的玩法他没经历过,更别提如何应对。

“队长,你要不要一起提前去S市?”

孙翔戳着饭里的排骨,闷闷地:“提前去做什么?”

“S市啊!好玩的多着呢,全明星那几天怎么够,还得参加活动,玩不过来。”脸胖胖的那个队员回答,名字孙翔却一时想不起:“反正这几天也就是常规训练,玩玩也没什么吧?”

脑子里蓦地闪过周泽楷的脸,心里面也咯噔一下漏了一拍。

说的也是啊,找上门他总不能不见自己了吧?

他琢磨了很久,思来想去也没想通周泽楷生气的原因,就算自己任性脾气大了点让他不爽,也不至于在进嘉世之后才发作。

倒是叶秋,提起过几次。

周泽楷第五赛季出道,叶秋业已成名,周泽楷是他的粉再正常不过,自己顶替了叶秋的位置,使他退役再也没法回到竞技圈,周泽楷因而生气也不无可能。

但即使想明白了,心口里那种闷闷的郁结之气还是无法散去。

叶秋纵使再厉害,也不过就是一个前辈而已,他与自己这么多年的朋友,彼此之间的情谊竟然还比不过叶秋吗?周泽楷竟然要为了叶秋疏远他至此。

这些天来,他每天晚上睡觉前都纠结得在床上滚来滚去,一向沾了枕头就睡得人事不知的体质也扛不住了,第二天去训练室时常常挂着两个黑眼圈,训练的时候又打呵欠又伸懒腰,被人笑说是欲求不满。

虽然把那个嘴碎的家伙狠狠教训了一顿,保证在他以后的人生里想到这个词都会三思而后行,孙翔因为周泽楷不理他而失眠的事也没有丝毫好转。

这次突然被人提起,他也终于下了了结这个状态的决心。罢了!反正也是最后一次,去问清楚也好。问清楚之后,大不了……再也不来往了!

难道还真有人会失去了谁就活不下去吗?孙翔蔫蔫的想,不知怎么的,总觉得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

去S市的前一天晚上,他给周泽楷发了条短信。

“周泽楷你搞毛线是我惹你了吗突然就不接我电话也回我短信是不是最近又没吃药了有病就得治别殃及了池鱼好不好而且我特么离你这么远还能被殃及我冤不冤啊我@#%#¥%!%%¥!¥哦对了全明星赛队里要求过去S市我大概明天就会到了你如果给我个解释我就暂时不和你追究那么多总而言之你看到了的话先给我回个消息”

要说的太多一条短信塞不下,他就和那条短信较上劲似的,非得凑在一条里,删删减减了半天还是不满意,到最后一赌气干脆改成了“我明天去S市”发了出去。

发完之后的一整夜,他都把手机放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

只是眼睁睁的看着那条消息从已发送变成了已阅读,再到浑浑噩噩地坐上车,孙翔也没有等到回音。即将见面的一头热兴奋情绪慢慢被某种不知名的惧意代替,带着他一点点的落入深渊。

上一次两人闹翻,似乎还是在之前自己加入越云战队的时候。

彼时少年心性发作,曾嚷嚷如果打不赢周泽楷,自己就不进联盟。

对方却把这个约定无比认真的放在了心上,自那以后的PK更加尽心尽力,让他半点便宜也占不到。

眼看大好的时光过去,自己打赢周泽楷的目标还遥遥无期,十六岁的小孙翔陀螺似的在屋子里转了几天,还是瞒着对方,跑去战队报了名。

结果当然是毫无意外的是被录取了。让他乐得脚步都漂浮起来,而后见到那个人,早已把约定的事抛之脑后,得意洋洋的把这事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之后的事孙翔不想再回忆了,上一秒还在安静的倾听的人,下一秒就把他抓起来按在腿上啪啪的打了好几下屁股,然后掏出自己口袋里的钥匙,像丢垃圾似的把他扔在了门外。

那次关门的砰的一声,不管多久提起来都让孙翔记忆犹新。可惜当时的自己瘦的跟只猴似的,打又打不过,在门口怒骂了半天没得到回应,于是哭哭啼啼的跑回家,窝了好几天都没缓过来。

这件事的最后,还是以孙翔的道歉为结尾的。

那人一向是谦谦君子的形象,带着和自身年纪不相符合的成熟,很少发脾气。不知为什么,孙翔就是知道那次周泽楷是真生气了,和平时气他不爱吃蔬菜不好好写作业都不同,是一辈子都不想搭理自己的那种。

孙翔不得不数着手指算他大概气消了没,然后巴巴的过去敲门示好。

这叫什么事啊!自己被他打了一顿还要主动去道歉!少年时的小孙翔一边敲门,一边愤愤不平的腹诽。

起初没有回应,他挨着身子把耳朵凑到门边,听了好久才有一点动静,立马又砰砰砰的使劲敲门。

“周泽楷,上次是我傻逼了,你别放在心上。”

“……”

“你他妈的能不生气了么。”

“……”

“大不了我把上次偷吃的巧克力蛋糕还给你,行了吧?!”

门被打开,靠在门上的孙翔悴不及防,踉踉跄跄地就扑到了对方怀里。

周泽楷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抿着唇眼神深邃,让他在片刻间有一丢丢的心虚。

“看来你果然还是喜欢巧克力啊,哈哈。”他试着找话题。

对方抽了下嘴角,一瞬间的神情让孙翔觉得又要挨打了,反射性的抱住了头,等了会,却没有意料之中的巴掌过来。

又过了一会,他听见对方长长地叹了口气。

“下不为例。”周泽楷道。

他忙不迟迭的点头,答应的比什么都快:“那你得再给一把你家钥匙给我。”

青年不置可否,不过孙翔知道,他已经是原谅自己了。


微风突然拂过窗台,吹起了周泽楷刚刚洗完挂上的素色窗帘。那是个湿润的午后,他们迅速的吵架,和好,像是一切都理所当然。

孙翔靠在车窗上,又回忆了一遍当时周泽楷的神情,慢慢的被那双温柔眉眼织就的细网所笼罩,不知又从何处滋生了一点一往无前的勇气出来。

也许等他见到了周泽楷,说清楚误会,他就能再一次的原谅自己吧。


评论(2)
热度(46)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