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周翔】虚拟荣耀2

※叶神出来打了瓶酱油



S市的冬天软绵绵的,没有雪意,只是冷得厉害,H市水乡温润,孙翔仗着年轻便只套了件外套来,刚下车就直奔轮回门口,到的时候已经冻得面上红通通了。

他仰头一看,只见轮回的队徽黑压压的有些慑人,没有嘉世的那么大,却无端的让人生出一种敬畏之心。

上前问了保安,才得知因为准备全明星周末的事,队里的训练并没有那么紧凑,队员们都三三两两的,更别提一贯沉默的队长了。

说到自己的来意,对方就为难起来,训练基地不是一般的地方,哪是随便能进去的,孙翔乱七八糟的掏了一堆证件,恨不得连饭店的会员卡都掏出来了,对方还是坚持着不给进。

他尝试了下打电话给周泽楷,可仍旧是无人接听,不过他本来没报什么希望,就也提不上什么失望。

后面忽然传来喇叭的声音,孙翔才发现自己挡在别人大门口了,连忙让过身。

车子缓缓入内,孙翔顺势靠着墙,慢慢地坐在了墙脚,一边搓着手取暖一边想办法。

已经是傍晚时分,阳光裹在灰暗的云朵里阴沉沉的,一点热度也无。他搓了半天的手,还是冷得厉害,动了动都不灵光了,哪有半分赛场上手指翻飞的神气。

街上行人少,毕竟冬天入夜快,大概过不久天就要全黑了。

他不曾出过什么远门,这次只身前来,连酒店都还没预定就急匆匆的奔轮回大门了。

不是没有想过过来后要怎么办。只是想的都是见到周泽楷后要说什么,做什么,他甚至都想好了如果周泽楷真的想和他绝交的话,就先把他揍一顿出出气再说,连先打哪都想好了。

先就当胸打,让他也体会下自己这些日子被细细绵绵针扎一样煎熬着是什么滋味。

但是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见不到周泽楷。

青年抱着脑袋,死死地闭着眼睛,后悔得心都抽搐起来。


次日就是一年一度的全明星周末。孙翔外加两个提前来的队员顺利的和嘉世大部队会合,一起前往会场。

他还是和往常一样,不耐烦,说两句就炸毛,但回击时总抓不住重点,和被人捉了尾巴的小奶狗似的,虽然不舒服极了,但是满嘴的乳牙咬人一点都不疼,别人挥挥袖子,就像尘埃一样拂去了。

轮回主办,最为出彩的自然是周泽楷。手持荒火碎霜的一枪穿云傲立在舞台最中央,枪口凛冽森然,一如他身边搭档,安静到有些冷漠的地步,像是冰山最深处的一隅,即使是这样热闹的场合,也没法融化他一丝一毫。

枪王的粉丝们都知道偶像寡言,但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寡言。

孙翔拐了好几个弯,好歹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找到了去后台的路。开场秀之后有一小段休息的时间,他估摸着能见他一次。

又等了一会,开场表演总算结束。选手们依次下台,职业选手在赛场上是对手,私交却都挺不错,边聊边笑地走出来。有几个看见靠在门边的孙翔,还和他打着招呼。

叶秋走了,联盟依旧群星璀璨,能人辈出,打败叶秋就能登上荣耀顶点什么的,他原先想的还是太简单。

正想着,突然一丝冷冷清清的味道从鼻尖飘过,习惯使然,孙翔想也不想的便拽住了那人的衣袖。

来人停步,稍稍侧过头来看他,正是最后一个下台的周泽楷。

他今天化了些淡妆,其他地方并无太多修饰,唯有眉眼处细细雕琢了些低调的银灰色,让他和那个屏幕上桀骜不驯的枪王更多了几份神似。

这样偏僻的颜色并不适宜绘妆,但是周泽楷用了却不显违和,他本身肤色就白,还不是叶秋那样病态的白,而像是受了血统的影响,银灰覆盖其上更显得冷峻高贵,实在是有让全场粉丝为他尖叫的资本。

青年皱起英挺的眉,这样的周泽楷让他感觉陌生。

枪王回身挽袖,一言不发。

和周泽楷比谁先开口自然是不明智的,孙翔连忙说:“你怎么不接我电话?”

周泽楷接的挺快,就一个字:“忙。”

“训练我又不是不知道,怎么会忙到连接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这次对方不回答了,只是微微垂下睫毛看着他,那眼神让孙翔有些手足无措。

他不想接。孙翔一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说出来只是避免尴尬而已。

他到这个时候还是会君子的顾及着他人的想法,孙翔却没法再为这个感到舒服了。

脑子里昏昏沉沉的,选手通道里没什么人,穿堂的风一过,会场的暖气明明打的很足,孙翔却蓦地觉得有些冷。

无言了一会,先开口的反倒是周泽楷。他伸出手,低声道:“钥匙。”

孙翔不解,他又说了一遍,这次他算是明白了,周泽楷让他把家里的钥匙还他呢。

这下子连面无表情都撑不住了,孙翔露出被侵犯了领地的小狮子一样的戒备神情,退后两步:“我们都已经不住在那边了,钥匙放我这有什么。”

“还我。”

“周泽楷你是犯什么病啊!”

倔强的话语在舌尖上打转,他眼睛亮汪汪的直视着周泽楷,像是准备好对方来抢便猛烈反击的样子。

而对方却不如他所愿,索要无果,枪王转身便走,毫无犹豫。

“喂你等等!”孙翔急忙又拉住他,可周泽楷像是被什么惹怒了一般,猛地甩开他的手,身子比脑子先做出行动,孙翔也被他惹恼了,一把把他推在墙上压了上去。

“你以为摆了脸色我就会乖乖听你的是不是?”青年脸上的表示也说不上是怒是悲:“我大老远跑到轮回来你就这态度?我怎么招惹你了周泽楷?”

孙翔简直要气死了,明明平常都是周泽楷凑过来就他,到最后放不开手的却是他了。

也不知道是气自己,还是气周泽楷。

枪王依旧冷漠得如九天的冰霜,两具年轻躯体贴合得紧密,孙翔却感觉他离自己越来越遥远了。

“你说话!”

“还我。”

孙翔盯着他形状优美的薄唇,吐露出的却是无情又冰冷的语句,一颗小心脏就和雪地里滚一遭又扔进油锅似的,急得不得了,但是想不出任何解决的办法。

“你到底是怎么了!”你原来不是这样的啊。

后一句话他实在说不出口。

你原来对我那么好,现在为什么不喜欢我了呢?

像是这样的想法在脑中即使是一闪而逝,都会让孙翔赶紧扼杀掉并且自我检讨一番。

周泽楷沉默。

孙翔快要被他这个每次生气都会一言不发的毛病逼疯了。当初是周泽楷屈着性子迁就他两人才成了朋友,现在周泽楷不愿意屈着了,两个人之前的差异隔阂就一下子明显起来。

正僵持着,一道有点懒散的声音突然响起来。

“喂喂,你们两个年轻人,这里可不能打架啊。精力过剩上赛场上打去。”

只见一个人叼着烟,讲话含含糊糊的,慢悠悠的从旁边踱过去,眉目被缭绕的烟雾挡着看不真切。

“叶秋!”被谁说教也不会有比叶秋更差劲的了。孙翔咬牙,他可没忘记,周泽楷是因为什么和他生气的:“混蛋,那你也别忘了这里也不能吸烟。”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叶修说着,指指周泽楷,“实在不行我就掐了,你能实在不行就把他打死吗?特别是这人,脸要是打残了可是几百万上下的事。”

……这人到底来干嘛的。

孙翔忙着和周泽楷算账,懒得和他打嘴仗:“要你鸡婆,滚滚滚。”

“行了行了,你要留我我还没空呢。”叶修挥挥手:“过会我下来找小周有事,你先打会超级玛丽去别缠着他了。”

“打你妹的超级玛丽啊!!”孙翔怒吼,可是那人已经轻车熟路的上了赛场,大概也是半点都听不到了。

身边的人整整衣服,往相反的方向走去,孙翔看着他的背影,这回也懒得拦了,阴沉着脸说:“周泽楷,我最后问你一次,你他妈这是抽的哪门子风,给我个原因,我立马就回H市,再也不来这儿半步了。”

周泽楷脚步一顿。

他也并不是完全没心没肺,孙翔想。

“……不能说。”

“什么?”

“理由。”

“那我帮你说了吧,”把心里憋了一个多月的话吐出来,孙翔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甚至还带出一点轻快的笑意:“你粉那个叶秋所以看不惯我顶替他位置是不是?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卑鄙,趁人之危?”

周泽楷默然。

孙翔当他是默认了:“我想要打荣耀,我想要拿冠军,就肯定会打败很多很多人,叶修也是其中之一。我不觉得这有什么错的地方。”

“那些冠冕堂皇的鬼话我觉得没劲透了,有机会不把握的人才是蠢货吧。”眼前的东西都有点花了,天旋地转的,孙翔却还是梗着脖子继续:“我想要赢下去,胜利,冠军,想要打败对手,你会觉得为这个不惜一切的我很可怕吗?只是我已经没法回头了,从你教我开始打荣耀的那天起就回不去了!”

还是想和你站在同一片赛场上啊。

再向上,再爬得更高,他心中认定了这个目标,便不再愿意想其他的事。

青年默默地听他发泄一般的说完,过了一会,道:“完了?”

“……”

“那我走了。”



评论(19)
热度(46)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