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周翔】剑三paro4

※文里提到的cp可能还有卢刘,林方等,包括之前的喻黄,不过都是酱油党,篇幅很小,当做不存在也可以



孙翔的好友列表里多了一个从来不在好友频道说话的人。

他还是照常收他的人头,巡他的山,也渐渐开始习惯了有个人背后灵一样一直跟在他身后,如影随形的追命箭收割着挡在路上的每一个红名。

那个家伙明明什么话都不说,存在感却高的不得了。而这种受欢迎程度,自从他被冷暗雷剥过去带了几个小号竞技场之后,越发有泛滥的趋势。

一个装备好,耐心,寡言,不逗比,的,真,炮哥。

天了噜这不是应该早绝种了吗,众人纷纷赞叹,在野外的时候,风袖春泥圣手都不要钱似的照着脸糊。

孙翔也因为被风袖溅射长针溅射冰蚕溅射,而提高了不少生存几率。

但他一点也没法为这种事高兴起来。

三人冲分小组一块打了几个星期,连杀猪装备都换齐了,宣布就地解散。

【队伍】杀猪一霸:哥带媳妇打竞技场去了,不和你们俩单身狗玩耍了。

杀猪一霸退出了队伍。

【队伍】一叶之秋:有媳妇了不起啊得瑟个毛线!

【队伍】一枪穿云:……又说晚了。

【队伍】一叶之秋:尼玛,你可以闭嘴了。

以前一枪穿云不爱说话的时候,孙翔烦,现在熟悉了,渐渐的发现他也并不是那么高傲冷酷的人,只不过看他在眼前晃荡的次数多了,孙翔也烦。就比如说:

【好友】一叶之秋:大战有人去吗点我进组

一枪穿云申请加入你的队伍。

……

【帮会】一叶之秋:无量山夜色不错啊,有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去看月亮的啊,去的打11111111

【帮会】路人甲:22222

【帮会】路人乙:233333

【帮会】一枪穿云:1

……

【世界】一叶之秋:这个点鱼唇的复制党们一定没世界了,我来刷发存在感

【世界】路人丙:呵呵你以为这么容易就能钓出我们大复制党吗?

【世界】路人丁:呵呵你以为这么容易就能钓出我们大复制党吗?

【世界】路人子:呵呵你以为这么容易就能钓出我们大复制党吗?

【世界】一枪穿云:这个点鱼唇的复制党们一定没世界了,我来刷发存在感

……

孙翔,十八岁,玩剑三第一年,从未有过的,感觉游戏之路就要到此为止了。

不过他不甘心,他怎么能因为一个小小的唐门就放弃对剑三女神的追求了呢?于是他又找到了一个号称无所不能的管理大大,决定咨询下这种情况得怎么处理。

你悄悄的说:你有没有觉得有个人很奇怪?

海无量悄悄对你说:一枪穿云?

你悄悄的说:你也这么觉得吗!

海无量悄悄对你说:白痴,你这一个多月都和他呆一块,小三都插不进去,还有心思想别人吗

你悄悄的说:我擦!你才是白痴!

海无量悄悄对你说:你就从了吧

你悄悄的说:滚滚滚能说人话不!

海无量悄悄对你说:我都听老林说了,你为了找个绑定奶,专门找他讨了穿云去

你悄悄的说:放屁,他那样能叫绑定奶么?胸前一马平川大点就能停飞机,有半点奶妈的样子么?

海无量悄悄对你说:一片地图一片地图的跟着你清红名,附魔全包,还能兼职做小药小吃,遇到残血让你先拿人头,遇到满血自己先冲,你还要怎样啊?见过比这更靠谱的奶妈么?

你悄悄的说:……

一句话说得孙翔就如遭雷击,傻在了电脑前。

他森森的觉得这句话的逻辑哪里有问题,但是一时间竟然一个字都无法反驳。

如果说杀猪一霸和他之前想象的绑定奶是云泥之别的话,那一枪穿云简直就是异次元生物,他连最基本的奶都挤不出来啊!(喂)怎么能做自己的绑定治疗呢?

深感脑容量不够的孙翔匆匆撇下脑洞全开的管理大大,爬上QQ打开了个名叫【爱与希望的下限治疗委员会】寻求场外帮助。

【孙·帅裂苍穹·翔】:你们觉得,有个人老跟着我会是什么原因啊?

【唐·酷到没朋友·昊】:好看吗,好看就收了

【孙·帅裂苍穹·翔】:游戏里的我怎么知道好不好看,他又没给过我照片

【唐·酷到没朋友·昊】:是男的啊?那就是想收你人头呗,或者你欠他钱

【孙·帅裂苍穹·翔】:我们一个阵营的

【刘·卢瀚文别和我说话·小别】:想和你发展一点超越基友的革命性战略友谊。

【唐·酷到没朋友·昊】:你和那个熊孩子那样的?

【刘·卢瀚文别和我说话·小别】:我擦你也有资格说别人熊?

【唐·酷到没朋友·昊】:搞毛线,自己还不是成天熊孩子熊孩子的叫,我说说就不行啦

【刘·卢瀚文别和我说话·小别】:不行

【孙·帅裂苍穹·翔】:[超大刷屏图片]

【孙·帅裂苍穹·翔】:你们吵个蛋啊!人性呢!老子还在这里很忧郁的好不好!

【邹·远】:没看出来……

【唐·酷到没朋友·昊】:小远我说几次了赶紧把你的QQ名字改了,我们都没法保持队形了!

爱与希望的下限治疗委员会里的另外三个人是孙翔同一个宿舍的舍友,暑假之后作鸟兽散全凭QQ群联系,都是刚从未成年跨越到成年的年纪,上了大学的时候一起开始玩剑三,不过因为孙翔在游戏里名声太臭,三人从来装作不认识他,免得被传染治疗の怒。

其中的刘小别有个还在上初中的小表弟,性格说好听点是活泼开朗,说难听点就是调皮心又脏。第一次去宿舍找刘小别的时候被唐昊耍了一把,带去了女厕所,自那以后就和他尤其不对盘。报复一波接一波的,在水杯里放盐座位上涂胶水什么事都做过,把唐昊折腾的蔫得饭都没心思吃了,又不好怎么地,只能言语上三不五时的戳他一下。用刘小别的话来说,就是山外有山,熊外有熊。

眼看着话题向不知名的方向飞去,连刷了好几个刷屏利器都没挽救回来,孙翔给每个人都发了几个刀子,郁郁寡欢的下了QQ,扑到软绵绵的被子里,整个人都陷在里面,散发着蛋蛋的,哀伤的,寂寥的,气场。

真是让人明媚又忧伤的青春期啊。

汪的一声手机提示来了条短信,发件人冷暗雷,说是晚上要打本,问他要不要一起。

作为一个去副本都找不到门的纯种PVP党,孙翔一向是找各种理由不参加帮会副本活动的,但是这会他正烦得长草,索性爬起来又上了游戏。

挂进了帮会的副本YY后,孙翔先鬼使神差的打开好友列表看了下,一眼就看见一枪穿云的头像灰着,不在线。

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时候,一声唉已经叹了出去,说不上是失落,还是松了口气。

YY里一道温和儒雅的声音响起,正是冷暗雷的操作者林敬言:“小孙来啦。”

帮会里的管理阶层,都互相报备过现实姓名和号码,方便联系,因此林敬言他们几个一般都是用实际姓名称呼他。

孙翔应了一句,过了一会,海无量名字前面的语音小灯亮起,相当清亮的青年声音透过耳机传来:“喂喂听得到嘛,孙翔,一枪穿云怎么没来啊。”

孙翔皱眉,莫名其妙道:“我怎么知道。”

“他不是你的绑定奶吗?你打个电话呗。”

“我擦!”孙翔大怒,有些话私底下说也就算了,这块准备打副本二十来号人,突然被这么一说,深觉羞耻:“他又不是妹子我怎么会有他电话!”

“你就打下呗?咱们团缺暴力dps啊,哥把自己的宝贝收藏给你行不,一块金砖!还是过年的时候开到的,没舍得卖,现在都绝版了!”

孙翔简直不想理他,停了片刻,他居然还叽里呱啦的自我推销起来。

“金砖啊!一整块完整无损的金砖!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就一个电话,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看我真诚的眼神……”

孙翔大爆手速把他的麦给屏蔽了。


————————————————————————


脑洞好开,写剧情太苦手了。。

评论(8)
热度(66)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