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周翔】虚拟荣耀3

“周泽楷!你就是有病吧!”越走越远,身后青年的声音遥遥的随着风传来,飘忽得有些听不真切:“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是吧!真以为我没了你就不行了吗?你爱发神经病,大爷我还不想伺候了……”

如果不抱希望的话,自己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生气呢?

把对方也困在绝望的境地里,自己就能得到一点安慰吗?

周泽楷拉了拉衣领,他觉得有点冷。

“你是不是想和我绝交了?绝交就绝交!当我多稀罕你……”

叫骂的声音到这里戛然而止,话音在句尾遽然转停,而后扑通一声,有什么倒下的声音。

周泽楷霎时一停,一股撕心裂肺的力量突然从黑暗中的不知名处向他袭来,耳畔拉扯喧哗的声音轰然作响,零零碎碎的记忆片段像流星划破夜空一样急速的在他眼前浮起又沉下,让他一瞬间几乎喘不上气来,冷汗唰地就浸透了衣背。

坏了。

像是应和他的猜想,一道声音在此时大声响起。

“小周你先别走,孙翔晕过去了!”

  


医院,已经醒过来的孙翔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正百无聊赖的挂着水,像一株被挂在屋檐下的萝卜似的蔫蔫的。

“你怎么惹着那个祖宗了。”走廊拐弯的地方,叶修叼着根烟,堵住了刚交完医药费回来的周泽楷。

青年默。

“啊,或者我换种说法,他怎么惹着你了?”

青年还是默。

孙翔晕倒的一瞬间他心脏都差点跳停了,现在过去了小半天,喉咙被不知名的情绪哽得难受,还是没缓回来。

“他这种状况呢,学名叫做风寒感冒,邪风入体使身体器官机理都紊乱了,说通俗点呢,叫气晕了。”叶修拿下烟,缓缓把肺里那一口吐出去:“我是管不着啦,也懒得管。不过啊,小周,你真的没觉得哪里不对吗?”

闻言,周泽楷蹙起了眉头。停了停,脑海里竟然猛得就领悟了叶修的言下之意,顿时手脚都僵了,脸色微变。

之前发生了太多事,让他光顾着和孙翔置气,被他这个移动小漩涡牵扯其中难以自拔,连早就该察觉的东西都没有丝毫察觉,他已经被影响得无法理智冷静的思考了。

“前辈,为什么会在这?”

事情,在叶修发现孙翔晕倒的时候已经不对劲了,但他居然刚刚才发现这一点。

最让他心惊的是,提醒他这一点的居然是一个完全与此不相干的人。

“都说要找你问点事啊,”叶修笑笑,而后拍拍他的肩:“年轻人,眼神那么可怕做什么。不过看你的表情,我也猜得差不多了,没什么好问的了。”

语罢,他也不再给周泽楷说话机会,一边下楼一边朝他挥挥手:“迟早会结束的,小周。在那之前,不如再试一次吧!”

“结果不会变的。”周泽楷冲着他的背影低声道。

“不去做怎么知道呢,现在不是已经有转机了吗?”对方不置可否,给他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消失在了楼梯的尽头。


一直到抱着药走回孙翔身边坐下,周泽楷还在思考叶修的话。

所谓的转机,是什么呢?

“喂,周泽楷。”

纵然心事重重,但是对上已经被告知吊几瓶水就会没事的孙翔,周泽楷还是勉强先压下了心里的疑问,来应付眼前的事情。

“等我回去了我就把钱还你。”孙翔看着他手里的医药单,摆着冷酷的表情:“多少钱,给我看看。”

说着就要伸手过去拿,周泽楷一让,顺手把那张单子丢进了垃圾桶。

“你!”

“别还了。”

孙翔本来好不容易按下去的一肚子火又被他轻易点燃,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可在大庭广众下又不好怎地,他望着风淡云轻的周泽楷,咬牙咬了半天,哼的一声偏过头去:“算了!本来就怪你,你付也是应该的。”

青年对此并无意见,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作为回答。

两人肩并肩静坐了一会,孙翔又无聊了,朝他一摊手:“把我的手机还我。”

他之前晕倒,手机啊钥匙啊什么的都掉了一地,还是周泽楷把他送到医院来之后又回去拿的,所幸选手通道只给选手经过,不然早就被人捡走了事了。

“不行。”周泽楷果断的拒绝他:“感冒不要玩手机。”

“关,关你屁事啊!”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拒绝,孙翔被他气得牙疼,说话都不利索了,也不管脑袋里还浆糊似的七荤八素,张口就骂:“你之前不是愿意和我讲话吗,现在怎么又愿意来管我了?你和那个叶秋不是熟得很吗,有什么事还得背着我说,你怎么不跟他走了呢,还回来干嘛,我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医院里熙熙攘攘,嘈杂的声音太多,但周泽楷还是听清楚了,得,这人脾气又上来了,看来是不知怎么听见自己和叶修说的话了,不过多半也没听懂,所以生气的点get的也有点让他无语。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算了吧算了吧!”孙翔大声打断他:“我对你们的事,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你没必要和我保证。而且你骗我的事还少吗?当年打赌的时候,你根本就知道我赢不了吧,职业打业余,还是第五赛季最佳新人,第八赛季MVP,你是太小瞧自己了还是太高看我了?”

“……”

“还是说,你本来就想阻止我去联盟?干嘛,怕我太帅太牛X抢了你风头?”

“……”

听到这里,周泽楷也忍不住哭笑不得了。他长长的叹一口气,伸手想拍拍身边人的脑袋,却被一把拍到一边。

“别以为我说着玩的,还有,别老把我当小孩。”

你不是小孩那是什么。无声的笑笑,周泽楷拎到现在的心终于放下了一点。

他开始有点明白叶修所说的转机是什么了。确实,这种让人始料未及的突变因素很危险,但同时也给他和孙翔之间的僵局创造了一个可以突破的契机,也给他继续走下去的新的动力。

“不会骗你。”

他轻轻的说,声音不大,但是却比什么时候都要认真肯定。

“……”

对着态度180°大转弯的温柔型周泽楷,孙翔有再多怨气也消下去七七八八了。他本来就不是个会小心眼的人,记吃不记打的类型,更何况面对的这个人是周泽楷。

是他从小到大最好的,可以交付一切信任的朋友。

“你最好说到做到。”虽然心里原谅他了,孙翔口头上还不饶人:“那我问你,这几天你发什么疯呢?到底是不是我说的那样?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承认我做的不太地道,你要骂我打完,我都认了。”

“……不是。”

“那是为什么。”

“是……战队里……”

“打住打住,谁刚刚还说不会在骗我的?”孙翔特鄙夷的看着他,一脸我还不知道你的表情:“真是战队里的事你能单单针对我一个人?况且轮回今年顺风顺水的,你能烦什么。”

周泽楷又一次沉默了。

等了一会没等到答案,孙翔刚好那么一点的心情又一路往下,跌倒谷底,郁郁的闷气塞在胸口不得出,恨不得一开口就能表演喷火杂技不带停十分钟的节奏。

“是我……”周泽楷想了想措辞:“自己的原因。”

“哦,自己的原因,然后把我逮着批了一顿,真有你的啊,枪王大大。”

周泽楷对他的冷嘲热讽不以为意,继续说:“那时候,我觉得自己很无能,感觉很害怕。”

“……”

天马行空想了一万种可能性的孙翔,怎么都没料到这个答案。

出道第五年,刚带着战队拿了一冠,事业还在不断攀升的周泽楷,实在没什么自卑的理由。他粉丝千万,身价千万,坐拥着许多别人可望而不可即的荣誉,本应该比谁都要春风得意。

但他现在居然在对自己说,觉得自己很无能。

孙翔一时间觉得有点玄幻,所以片刻之后,他应景的“啊?”了一声。

“对不起。”说完那一句话之后,周泽楷也不管他听没听懂,简短了做了结语,没有半点继续解释的打算:“牵连了你。”

他说对不起时的语气太过沉重,让孙翔一时间都没法再跟他计较自己之前气个半死的事了。他突然觉得,这样的周泽楷有点可怜,但是具体的,他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可怜。

大概,像一个枷锁一样背着太多的赞誉,也不是件多么让人羡慕的事?

孙翔眨眨眼睛,感觉自己知道了些什么,但并没把心里所想的说出来,就像是吃到一口蜜糖似的含在嘴里,一点也不想声张。而在某个不知名的的小角落里,却同时因此升腾出一点快乐的意味来。

他在和周泽楷分享他的秘密,而且是一个周泽楷不愿说出口的秘密。

孙翔觉得挺高兴,连带着看那个让他不爽了一个多月的人都顺眼多了。凑过去挨在他身上,一把搂过肩膀,咳了两声才把太过明显的笑意咳掉:“没,没事。你干嘛不告诉我啊,我又不会瞧不起你,心眼真小。”

周泽楷没说话,只用漆黑得像夜空一般的双眼瞬也不瞬的看着他,看得他心里暖洋洋的:“对不起。”他又一次道歉了。

他比谁都擅长道歉,也比谁都吝啬于道歉之后所应给的解释。

“成了这会道歉早干嘛去了。老子这一个月吃不好睡不好连打荣耀都没劲了你知不知道?上次我出门,你猜那个开门大爷说什么,他说我还年轻不要想不开不就是失恋吗多失几次就习惯了,我次奥失恋你大爷啊老子这么俊朗帅气怎么可能会失恋!……”

周泽楷静静的看着孙翔的侧脸,专注认真的听着他的每一句抱怨,像沉浸在一个美梦之中,不愿醒来。



评论(7)
热度(53)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