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周翔】虚拟荣耀4

在查相关资料的时候,发现一段叶神和魏老大的对话,聊的是小事情转会的事。

“像他这种程度的队伍核心,荣耀史上还没有过转会的先例吧?”

“孙翔?”叶修说。

“那种初出茅庐的毛孩也算?”魏琛表示。

“怎么不能算了?”叶修说。

才感觉叶神其实也一直记着二翔的啊,从来没有因为他在自己面前屡战屡败或是年少无知而没把他放在心上,在他看来,那也是值得尊敬的一个荣耀选手呢=w=突然觉得叶翔也很不错啊。(喂喂

后面还提到了说不定是转会去微草,解放大眼,让他恢复成攻击形态的那个魔术师……真是看得瞬间就又燃起来了!这个说法现在终于成真了简直不能更棒!


————————————————————————————

全明星顺利结束,孙翔因为输给韩文清而有些不爽,但是这趟过来解决了周泽楷这个问题,他也觉得挺值得的。

离整队回H市还有半天时间,孙翔不想回网速奇烂无比的宾馆,就跟着周泽楷去了轮回俱乐部。

这回门口的保安没拦着他了,看见他走在周泽楷身后举止亲密,还特殷勤的说再晚出来也没事他准定留门。

孙翔才不会领情,但也也懒得发脾气,甩甩手就走了。

临近中午,两人在宿舍里打了几盘荣耀,本想着出门找个地方填肚子,正好江波涛过来敲门,随行的还有吴启和杜明,邀队长一块去食堂吃饭,干脆也不推拒一并去了。

打菜的时候孙翔左右看了一圈,目光在烧得油汪汪的肉类上很是恋恋不舍的停留了好久,最后还是打了个豆芽和很清淡的水煮肉片。

周泽楷跟他面对面坐,看见他盘子里的东西就有点楞,江波涛也问:“小孙也吃得太素了吧,还是说这里的饭菜不合口味?要不要出去吃。”

对方问是好意,但是这个时候要说好吧就太不识趣了,孙翔虽然不擅长人情世故,但也并不是喜欢为难人的性格,摆摆手说:“我上火,吃点淡的。”

倒是周泽楷皱了眉头,不依不饶的问:“上火?”

其实就是前阵子被周泽楷放置play玩法给烦的,吃不好睡不好天天一股无名心火烧着,没生病都算不错了。

但是这种理由大庭广众说出来总觉得有些羞耻,孙翔便道:“吃火锅吃的。”

周泽楷不置可否,看了他片刻,看得他都有些心虚了,才道:“过会回宿舍。”

“啊?干嘛?下午要回去了,小事情他们还在酒店等我呢。”

“吃药。”

周泽楷说了这么句,把自己之前打得豆腐也递给他加餐,孙翔也实在饿了,反正周泽楷这个人打定主意了之后是说一不二的,也不再问,专心吃饭。

之后一块回去周泽楷的宿舍,吞了两片消炎的药,对方还是眉宇间有些不放心的样子,孙翔就拍拍他的肩膀说:“现在都好很多了,刚来的时候你不知道,口腔溃疡痛得都没法吃饭。”

周泽楷沉默了会,道:“你该到宿舍来找我。”

“你当我没有吗?我一下车就跑你这来了好不好,”孙翔说起这个,还有点不太高兴:“谁知道那个保安打死不让我进,我在门口等了半天,差点没冻死。”

周泽楷闻言心里一惊,脑子里细想了想,才发现自己是关心则乱说了蠢话了,抱歉道:“是我的错。”

“过都过去了,马后炮有什么用。”孙翔特鄙夷的斜了他一眼,站起身来准备出门:“你还是想想怎么补偿我吧,稀有材料什么的我不稀罕啊,我没叶修那么猥琐。”

周泽楷轻笑了一下,也走过去,帮他把领子捋平直。

孙翔已经和他差不多高了,两人面对面站的时候,甚至还有点仰视的意味。周泽楷叹了口气,摸摸小孩的脑袋,他出落得俊朗又挺拔,神色间尽是没有受过挫折的骄傲和自信,像一棵在太阳底下尽情舒展生长的小树苗似的,枝叶上挂着的晨露都跳脱得流光溢彩。

“喂,”孙翔凑到他眼皮子底下,从下往上瞅着他:“枪王大大,你这是叹的哪门子气啊?怎么,是不是看到小爷我英气逼人,有种败了的感觉啊?”

孙翔作为标准的20啷当岁小青年,对外观什么的没什么品位也没什么追求,不过从小到大走到哪都像个小国王似的有人夸他好看,他也就觉得自己真的潇洒帅气,霸酷无比了。

周泽楷笑了笑,抚在他领子上的时间有点久,再三犹豫了一番,他斟酌着说:“有个提议。”

“说。”

“来轮回吧。”

孙翔闻言愣了愣,硬是没想到他怎么会说这么句,嘴巴比脑子快的道:“你发什么疯?”。

其实真要说,他现下的处境,如果轮回真的肯要他,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会愿意跟着走。

但是在他看起来却不一样。嘉世虽然日渐没落,但是毕竟是冠军之师,走了个和团队不和的叶秋,又有了他和肖时钦坐镇,纸面实力也绝对是直指冠军的。

轮回作为去年的冠军队伍,完全是围绕周泽楷一个人布置战术,需不需要他且另说,这个时候转会,怎么都有些抱大腿和忘恩负义的味道。

话说出口,周泽楷自己似乎也知道不可能似的,摇摇头道:“算了,乱说的。”

“周泽楷,你不会是瞧不起我,想捎带我拿冠军吧?”孙翔这个时候不知怎么的越发敏锐起来。

他年轻气盛十八岁,虽然实力早已被各方公认,但没有战绩打底还是让他的自信如同空中楼阁,有是有,但是虚得很。任何关于胜负输赢尊严的话题,都能轻易的挑起他的情绪。

他想证明自己,想靠手里的战矛把叶秋都没能挽回的嘉世拉回来,这一点在当前来说甚至重于所谓的总冠军。

“冠军迟早会是我的,不是今年,也可能是明年后年,你也别太自大了。”孙翔活动了下手腕,倨傲道:“嘉世以后也会是一人战队,你就看着吧。”

对于他的势在必得,周泽楷却并未再做反驳,默默的看了他片刻,打开门道:“走吧。”


出发之前S市居然下了点雪,雪意太薄积不起来,但是融化后的水色还是把各处映得亮堂堂的。孙翔脖子上挂着一枪穿云的周边围巾,打着哈欠站在一边,看着肖时钦对着名单清点人数。

他虽然是队长,但一直当得是个甩手掌柜,手机从周泽楷那拿回来之后才发现摔出了点毛病,游戏都玩不了,就百无聊赖的左右看看。

过了会,好像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问道:“小事情,是不是少了个人啊?”

肖时钦疑惑的回了个尾音上挑的嗯字。

“就是,胖胖的,脸挺大的一个……”孙翔想了想,总觉得哪里见过,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具体的脸和名字了。

肖时钦闻言又把人数对了遍,说:“你没记错?我这数正好。”

孙翔挠挠头,一时也有些不确定,看着他满脸疑惑的表情,旁边队里的一个小队员迟疑了下,凑过来说:“孙队,你不会是说得我吧,我感觉我最近瘦了啊,脸也小了……”

孙翔看了他一眼说:“哪能啊,你一直都挺胖的。”

一句话把那个队员说的灰头土脸,一溜烟的就上车了,留下肖时钦笑得乐不可支,外带个没怎么搞懂情况的孙翔。

“你这得罪人的嘴巴什么时候才能长长记性啊。”比职业保姆还要操心的嘉世副队无奈叹道。

孙翔才懒得想那么多,他天生的衣服架子,穿条麻袋出去都走路带风的,从来没考虑过体型的问题,更不知道在这方面得逮着好话说。当下把这话头撂到一边,对肖时钦道:“把你手机借我下,我打个电话。”

肖时钦大概猜到他要打给谁,也没多问就把手机递了出去。

孙翔三步并两步,溜达到个远离大部队的位置,窝在车窗边打了个电话给周泽楷,离发车还有一段时间,他无聊得紧,干脆去骚扰那个刚分开没多久的人。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来,孙翔没等那边的人说话,张口便道:“周泽楷,我这边车快开啦,你见着人没?”

两人分开前周泽楷原本是打算把他送上车的,临时接了个电话又说要找人有点事,两人就分头行动了。

对方迟疑了一下,开了口,却不是孙翔熟悉的声音:“小孙?我是江波涛,小周暂时不在,有事吗?”

孙翔和周泽楷大大咧咧惯了,发现听的人不对还有点尴尬,心里吐槽了句那人出门怎么也不带上手机,便说:“不在算了,下次我再打给他。”

江波涛道:“哦对了,叶修前辈说有点东西托我给你呢,你手机打不通我就忘记和你知会一声,已经让人送过去了。”

孙翔惊诧道:“他能有什么给我啊,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江波涛笑道:“刚和小周一块出去之后,突然让兴欣里的人送过来的,东西也不大。”

孙翔一瞬间有点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挂的电话,消化了两秒才发现一个事实。

周泽楷所说的找人有点事,那个人是叶修。

一种说不清的滋味漫上心头,让孙翔一时间如鲠在喉。

他想了想那人之前和他说不会骗你时的认真神色,却发现这才过了一天,就有点模糊不清了。

不过,其实周泽楷也没算骗他。

找个人,不说名字的话,怎么就不能是叶修了呢?就算自己和他不对盘,之前还为这事吵过,周泽楷也犯不着和他同仇敌忾的讨厌叶修啊。

但即使想清楚了这个道理,孙翔因为听到这个消息而瞬间低落的心情也没有好转。

那个人一直是冷静理智的模样,对谁都态度谦和又淡漠,偶尔有一点情绪外露,也是克制而有礼的,真要他像自己一样义愤填膺的声讨叶修种种没下限的行为,孙翔自己都有点想象不出那个画面。

正难得的惆怅着,就听见坐在前面的肖时钦朝他喊:“孙翔你的包裹。”

他应了声,大声道:“你帮我拿来吧。”

“自己取去。”肖时钦时常让着他,在跑腿锻炼的方面却不会宠着他,孙翔自己也知道,只得从暖烘烘的座位里爬出来,一溜小跑到前面去拿包裹。

小小的一个方形物体,有棱有角的,拿到手里,也不太重。

叶修能给他什么?不会是一盒死蟑螂或者死老鼠吧,以他过去的种种行径来看,十分有可能。

孙翔把包裹拿的远远的,像拆定时炸弹一样打开,撕了一层又一次包装纸,最后躺在手里的竟然是一本书。

肖时钦凑过来一看,嘴里已经读了出来:“《时间简史》?”

孙翔眨眨眼,一时也想不通怎么会是本书。

真要送书的话,送点攻略啊荣耀心得之类的还正常,送本孙翔拿回去只能用来压泡面的书干什么。

“谁给你的,江副?”肖时钦问。

孙翔摇摇头:“叶修。”

“呃?”肖时钦瞬间也有点穿越了的感觉,半晌,拍拍他的肩膀:“说不定叶神是想愉快的分享一下关于珍惜光阴的宝贵经验。”

“我今年刚成年,应该珍惜时光的只有他一个人好吗。”孙翔不屑的说,又神色复杂的看了两眼那本书,继续跑回他的车尾窝着了。


评论(9)
热度(41)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