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周翔】虚拟荣耀5


全明星结束之后不到一个月,是一般战队例行做全员身体检查的时期。

孙翔原来在越云玩狂剑的时候,整个人就是个三次元的狂剑士,身体倍棒献血一次400毫升不费劲,回来还能跑上跑下不头晕。他和同年龄段的青年一样,除了电脑游戏,也玩篮球足球,甚至棒球也会一点,心血来潮了单靠两条腿就穿越半个城,只为了买一张新出的CD。

健康又年轻,这本身就是一项极其宝贵的资本。

仗着这个资本,孙翔没少逃掉那个程序繁琐的身体检查。

搞毛线,多大人了还对着吹嘴吹气立定跳远跳三遍不停交换腿踩台子3分钟?简直蠢爆了,不符合他的画风。

于是他这一次又想开溜,不过很可惜没能成功,因为队里刚来了个事无巨细的好副队。

被肖时钦拎到体检室的时,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正式的队员早已习惯每年的例行检查,一只只乖得和绵羊剪毛似的,剩下了了的几个都是刚从训练营提上来的新学员,没什么存在感的殿在后面。

“就先这个吧,肺活量。”肖时钦说着,递给他一个喇叭软口。

孙翔不情不愿的接过,刚准备吹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一口气走岔了,呛得咳嗽个不停。

肖时钦回头一看,倒是笑了:“沐橙,来得正好,正式队员里就剩你和孙翔了。”

被誉为荣耀第一女神的苏沐橙今天依旧光鲜亮丽,冬天还穿着短款牛仔裙,下面蹬着配套的小牛皮短靴,身上笼罩着一层寒意,一看就是刚从外面回来,脸色却还是不错。

“副队,”苏沐橙冲肖时钦点点头,转过头又对和喇叭口较起真的孙翔道:“孙队好。”

孙翔倒是没想到她今天心情好到会主动搭理自己,只得含糊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今天心情很好?”肖时钦问,他这个心细如发的副官,对每一位队友的状态都知道的了若指掌。

苏沐橙笑着点点头,站到孙翔旁边也拿起一个喇叭软口,一边道:“出了趟门,正好遇到熟人,就回来晚了点。”虽是解释,话里还是陈述的意味大过于抱歉。

“叶神?”肖时钦道。

“哪能啊,”苏沐橙深吸了一口气,捂着喇叭软口的边缘长长的吐息,旁边的仪器上数字也随之稳步上升,等到一个相对正常的阀值之后,她略略退开,继续道:“他正在游戏里和各个公会抢boss抢的不亦乐乎,大忙人一个,根本抽不开身。是他打工地方的老板娘,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

“那倒是可以一块聊聊。”肖时钦笑道。

苏沐橙但笑不语,拔出喇叭软口扔进垃圾桶里,转身选了个和孙翔不同的项目继续检查了。

一轮完毕,孙翔和苏沐橙虽然参与的顺序不同,花费的时间却没什么大差别。苏沐橙前脚刚踏进最后一项常规病史检查的大门,后脚孙翔就走了进来。

两人各在一个医生面前坐下,中途默默无言,肖时钦没在,干脆连客套都没有了。

一开始的问答比较基础,性别年龄出生日期之类的,复杂冗长,战队自己明明有选手档案,但是还是得按照规定来。

最后一项是亲人的相关病史,这个孙翔好回答,统统答了否,轻松结束了所有的题目。

正准备走人,就听见旁边的苏沐橙道:“我是孤儿出身,不太清楚这方面的事。”

看来也是答到最后一题了。一般人羞于出口的事,她却回答得坦荡,反而让人起不了轻视之心。

“我记得,你有一个哥哥?”医生问。

“不是亲生的也要吗?”

“最好说一下吧。”

“他已经去世很多年了。”苏沐橙道。她的声音变得低沉,秀气的眉头也微微蹙起,像是在提起一件不想再回忆起来的事:“死因是,心脏麻痹。”

孙翔的心在听到这句话的一刻猛然跳动了一下。


可跳动归跳动,孙翔也不能直接跑苏沐橙面前去问,更何况他自己也没闹明白为什么会对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而且还已经过世了——产生强烈的感觉。

既不是熟悉感,更不是什么dokidoki的感觉,真要说的话,倒更像是突如其来的一些紊乱杂念。

孙翔不擅长处理这个,不过幸而他很快就有了事情让他没空再去理这些杂念。

手机回到嘉世之后第一时间拿去修好了,不管是当闹铃还是当游戏机都性能杠杠的,唯一的缺点就是充电线太短。

铃声响起的时候,手机恰巧接在墙角充电,孙翔拿起来接,左右瞧瞧没地方坐,倒是叶修给的那本书还摆在显眼位置,顺手就捞过来垫在了屁股底下。

来电人是孙夫人,电话一拿起来就嗓门特大的叽叽喳喳了一通,孙翔把话筒拿远了一点,才大概在妈妈有点无厘头的描述中听到了让他过年要回家的消息。

孙翔是家中得宠的独子,说是得宠,算是小皇帝似的供着也不为过。他爷爷奶奶那一辈生了五个孩子,姥姥姥爷生了四个孩子,浩浩荡荡的一大家子,除了上面有个快30岁的大哥之外,整个家族的下一代全是女孩。

在这种情况下孙翔受的宠爱可想而知,且不说上上辈,就是搁在孙家也是众星捧月的。小时候和别人打架打输了跑去找周泽楷,周泽楷皱着眉把他训了顿,回去找老爸,对方反而义愤填膺的说谁欺负你我去帮你打回来,还说的理所当然义正言辞。所以总的来说,孙翔除了在周泽楷那里吃过瘪,其余时候几乎是无往而不利的。

但他就是喜欢和周泽楷玩,大概是差距越大的人之间的吸引力越强,周泽楷再怎么板起脸他也不觉得生气害怕,被欺负个一两下帮他背背黑锅,那都不叫事。

他不知为什么特别坚定的相信着周泽楷,这样的信任源于长年的陪伴,但又可能并不完全是这样。

身体例行检查之后不久就是过年,时至年关,战队上下都松松散散的,虽然今年战绩不佳,但是肖时钦的加入就像一支高效强心剂的注入一样安抚了整个团队,气氛并没有太过紧张。

登上回家火车时,孙翔口袋了揣了两个红包,一个薄点一个厚点。

薄点的那个是前两天肖时钦听说他回去的时候就给他的,一开始还特别不忿对方把自己当小孩似的包压岁钱,后来又听说只是图个吉利队里人人有份,便勉勉强强收下了。

厚的那个是今早出嘉世大门的时候遇到陶轩时他给包的,拿到手里都觉得沉,孙翔当时就想这个人是准备把所有的宝都押在我身上了。

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他没当过队长,刚当上的第一年战队成绩也很烂,实在算不上什么值得称赞的功绩。陶轩这个红包给的,拿着有些烫手。

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战队,明年一定都要好好战斗啊!

孙翔的老家是一座海边小城,吹过去的风一年四季都带着海洋的腥味,湿润凛冽。那也是他和周泽楷一起住了快四年的地方,小城不大,主街道都只有两条,像孙翔这样小时候一刻闲不住到处跑的,凭着一张好脸蛋几乎让周遭每一个长辈都知道他,招呼他时都是对着自家小儿子似的亲昵口吻,就连夏天一大群孩子一块喝冰绿豆汤,他也总能比别人多一勺。

在现代这个物质横流纸醉迷金的社会大熔炉里,这个小镇却依旧淳朴而简单,是孙翔心里最宁静的一片净土。

他眷恋这,也丝毫不怀疑自己老了之后会落叶归根回到这里,回到这个拥有他和周泽楷无忧无虑童年记忆的地方。

但到了冬天,这儿也有个很麻烦的事,就是总下雨。

孙翔出门时穿了件薄的羽绒服外套,单肩挎着他的一叶之秋周边背包,里面瘪瘪的,连换洗衣服都没带,装着的全是准备路上无聊解决掉的零食。

所以等他下了车,望着外面淅淅沥沥的还夹杂着冰雹的小雨时,一时有点傻眼。

家里离车站说远不远,说近……再近这要是跑回去也准是落汤鸡了。

正准备打电话让家里人来接,又一趟车到达终点站,熙熙攘攘的下来一堆人,喧哗声都带着些年味,孙翔不知怎么的,一眼就看见了随着人流走出来的那个人。

周泽楷穿着一条长款的黑色风衣,脖子上围着的是今年刚出不久的新款开司米围巾,带着低调点缀的配套饰品,衬得脸益发的白皙精致。看起来就是保暖又合适,和他这样一整个冬天就靠一件羽绒外套,进屋就脱出去就穿的完全不一样。

看见熟人,孙翔自然是快步跑过去,周泽楷目不斜视的往出口走,他就凑过去用肩膀撞了他一下。

对方像是在想什么,这一下才回过神来,一看是他,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枪王大大!好巧啊!”孙翔看着他的眼神亮晶晶的很高兴:“新年快乐!”

周泽楷点点头,也道了句“新年快乐。”

打过一个照面,孙翔被拉了过去,青年整理了下他在车上睡着而歪掉的领子,帮他把羽绒服上的帽子带了起来,又自然而然的顺手捏了捏他冻得通红的耳垂。

这个动作在他们小时候的冬天反复出现。孙翔血热并不怎么怕冷,但小周泽楷却总被裹得和个白包子似的,有时候见他穿得少了,就会贴过去用暖呼呼的小手帮他捂一捂裸露在外的脖颈和耳垂。

不过小孩子做是一码事,现在两个大男人做起来又是另一码事了。孙翔不知怎么的突然觉得有些尴尬,握着他的手拿下来,随口起了个话头:“你也回来过年?”

这个问题有点蠢,这个时间地点其实也没其他的可能性了。不过幸好周泽楷从不会因为这个而嫌弃他,他总是耐心满满的回答孙翔所有异想天开或者是没过大脑的问题。

当下又点了点头,周泽楷不知是冻着了还是怎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吐息间带着冬日的白雾:“回来看看。”

“我也是,我妈好几天前就打电话催我回去,简直烦。”孙翔说着:“而且你知道的,我有一大堆姐姐妹妹,一个个如狼似虎的,我想想都觉得跟单挑百人副本似的一个头两个大,又当T又当dps的。”

周泽楷被他逗笑了,还没开口,孙翔又急忙道:“说好了啊,到时候我要是被集火了,就到你家去避难,你可得24小时待命。”

“回营地?”周泽楷想了想说。

“是啊,回血回蓝。”孙翔特没形象的哈哈大笑:“到时候你就是我的绑定奶妈,我吆喝一声你就上来奶我,没召唤你你就搁队伍里呆着哪儿也不准去。”

“唔,”周泽楷沉吟片刻:“这个,不好说。”

“不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得听我的。”孙翔没得到他的保证,立马扑过去勒着他脖子,恶狠狠的说:“你这是孤家寡人不知道世家大户的艰险,万一我在这没有硝烟的战场上牺牲了,你以后可就见不到我了。”

对方不为所动,挑高了一边眉看他:“好处?”

孙翔震惊了:“你作为治疗就是要无私奉献守护全队啊!怎么能讲好处这么俗气的东西,当然这个全队现在只有我。”

周泽楷没说话,表情在孙翔看来要多无辜有多无辜,对峙了半天,还是孙翔先败下阵来:“好吧,回去让我妈蒸虾饺给你吃怎么样?包钱的那种,吃到了一整年都有好运气的。”

“……”

“那,那我把我爸养的乌龟借你玩一阵子?”上一个提议没得到答复,孙翔又想了个,试探的问道。

周泽楷对此的回答是干脆的往出口走去。

“别走别走!”孙翔一把拉住他,也顾不上别的了,张口就道:“你这是出去了一趟脾气见长啊,算我欠你的,你想什么尽管提还不成吗。”

周泽楷慢下脚步,停了一会,偏过头来看他。

“成交。”

他听见对方这么说,带着清浅如冬日暖煦般的笑意。


————————————————————————————


为啥小周被我写的有种喻文苏即视感(心死

评论(3)
热度(50)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