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周翔】虚拟荣耀6


回到家,孙翔被簇拥着受了一番相当热情的问候洗礼,老爸老妈的嘘寒问暖且不说,上至27下至7岁的姐妹也一个个对他很有兴趣,无论是大姐那样的爱逗他,还是小妹那样单纯的觉得哥哥好看爱黏着他。

说是脱得开身就去找周泽楷,结果在家刚放下饭碗,发小兼同学又打电话来让他过去聚聚。

孙翔的朋友圈不大,一共就两拨人,之间还没什么联系,一拨是同学死党一块打架打出来的战友,大部分都留在老家只有放假能碰头,另一拨只有一个人,就是周泽楷。

周泽楷很奇怪,他不爱说话,做事又慢吞吞的,小时候还有点呆,一块玩游戏总是第一个出局,其他小朋友都不爱带他玩。他就只对着孙翔时还有点表情,这让孙翔的那些发小都不待见他。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没一起逃过课一起打过架一起调戏过妹子的,都没可能建立革命性友谊。

于是这聚会孙翔就一个人去了。临行前老妈给他塞了好些烟酒让他带着,又数落了几句诸如“都多大了还一点人情世故也不懂”“天天打游戏跟长不大似的你那些同学好多可都上班了啊”的话。

走进包厢的时候,孙翔左手一大包烟,右手各种节日用酒,看得一干人面面相觑。

“行啊孙翔,出息了,还知道送礼。这要不是人模狗样的,我还得以为你是来搞推销的。”一个人看见之后笑道。

这个人叫孙强,虽说一个姓,其实没有什么亲戚关系,只是那一片的小孩都姓孙。但他和孙翔是真的从小玩到大的,感情很铁,和亲兄弟也没什么两样。

“滚滚滚,要不是我妈叫我带过来,我才懒得拎。”孙翔把那两大包扔到沙发上,没好气道:“自己看着喜欢的拿,重死了。”

包厢里人并不太多,七八个,听到这话也不客气,“唉我喜欢这个烟的牌子给我留几盒”“孙子孝敬的我可得宝贝着”之类的声音此起彼伏,一边调笑一边分发东西。

等孙翔也落座,人就齐了,预先叫好的菜很快端了上来。当中就放了个最大型号的火锅,汤底煮的沸腾水泡咕嘟咕嘟直响,肉啊菜叶啊一股脑的丢进去,没一会香味就飘了一屋子,小镇也没什么不能外带的讲究,有人掏了家里自己熏的腊肠,把一群人馋的口水滴答的一顿哄抢,满桌交错的都是胳膊,吃得人声鼎沸酣畅淋漓。

孙翔来之前已经在家解决了一顿,这时胃里也没什么位置,于是凑到孙强身边扯淡。

孙强先是就他入了高薪行业身价千万但却没记着兄弟几个月才回来一趟的事进了好一顿沉重谴责。小镇虽然信息闭塞,但是孙翔那是谁啊,第七赛季最佳新人唯二没有新人墙的选手之一,长得又一脸我有商业价值的模样,哪的广告都能见着他,知名度想不高也不行。

孙翔被他说得讪讪的,也没好意思反驳。自己出去了之后,除了和周泽楷因为同在一个圈子里还保持着联系,其他的人就连过节发问候短信,都是直接转了群发的。

“别说我了,我还为这个烦着呢。你之前说要考医师执照,考到没?”孙翔说,他记得自己上一次和孙强联系的时候,对方还兴致勃勃的说要去考证。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孙强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哥现在已经是专业的医生了,医生,懂不懂?”

“得得得,”孙翔打断他的得瑟,道:“那我问你个事,你知道心脏麻痹,是个什么毛病吗?”

“心脏?麻痹?怎么,你心脏方面有毛病?”问道正经事对方也不开玩笑了,坐直了身子挑眉回问。

“动动脑子啊,要是我的话,还能坐在这和你说话嘛。”孙翔给他一个看白痴的眼神,“是我一……同事的朋友,挺年轻的,20岁不到吧就没了。”

“听你在这扯,”孙强也丢回去一个一模一样的看白痴眼神:“你当写《死亡笔记》呢啊?还心脏麻痹,killer降临人世代表死神净化这个污浊的世界?开玩笑,那么年轻哪那么容易得这方面的毛病。”

孙翔闻言眉头一皱,疑惑道:“是不是心脏本身有问题诱发之类的?”

“不会不会,”孙强摆摆手,夹了块猪肝塞到嘴里:“你要说是心肌梗塞突发死亡也就算了,事前没个预兆的,几秒内就断气了,不过也不对,心肌梗塞是血管里脂肪达到一定的浓度才会引发,小年轻没见过几个得的。”

“那一般这个年纪死亡是什么原因?”孙翔说。

“你问哪方面?内在的可就多了,人可是很脆弱的,稍微折腾下就死了,外在的,跳楼?车祸?火灾?煤气中毒?”孙强噼里啪啦说了一大串死法。

“靠,人家又不是想自杀,你这脑子怎么大得跟个黑洞似的。”孙翔嫌弃道。

“还不是你先提起的啊孙翔小朋友,”孙强说:“行了咱们都打住吧,大过年说这个忒不吉利了,呸呸呸,当我没说过,吃饭吃饭。”

语罢,也没再理仍旧一脑子雾水的孙翔,又一次埋头到抢食大军之中。


结束了一顿很久不见的发小聚会,孙翔托着个吃撑了的肚子回去时,太阳都下山了。

跨进家门,先左右看了看,姐妹里大一点的正带着小一点的趴在桌上画小人,老爸和兄弟坐在沙发上看春节放送,老妈那块和几个妯娌凑了两桌麻将,正又是碰又是吃的叫得飞起,旁边还站着一群人围观,热闹程度绝对不亚于他们这些年轻人。

正准备猫着身子溜回房间,孙妈妈眼尖的看见了他,一嗓子把他喊住:“翔翔,你等会我有话和你说。”

孙翔只得硬着头皮站在原地,看着老妈对旁边人说“帮我替一圈,我过会就回来”,然后蹬蹬蹬的跑了过来。

“翔翔。”儿子长得太高,孙妈妈攀着他的脖子把他拉下来,神神秘秘的说:“你告诉妈妈,在外面的时候,有没有交过女朋友。”

孙翔哪能想到自己才过20就被问到这种问题,一下子脸都红了,抽了抽嘴角道:“哪能啊,老妈你不要天天看那些言情剧好不好,净整些有的没的来祸害你儿子。”

“人家言情剧里的男主角都是总裁政委什么的,再不济也是个教授,你想当还不够格呢,”孙妈妈用话堵回去,完全忘了自家这位也是个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人物:“跟你说正事,你看看,看那边。”

“啊?”

孙翔顺着老妈的目光看过去,嗯,大大小小一群妹子,都继承了孙家良好的基因传统,十分和谐,赏心悦目。

“怎么样?”孙妈妈问。

“什么怎么样?”孙翔不解,反问。

“就那个啊,小雅旁边的那个,你陆阿姨家女儿的同学,叫沈洁,是不是特别漂亮。”

孙翔再仔细一看,一群人里面果然有个他没见过的,穿了件奶白色的宽松线衣,及肩长发温顺的服帖在颊边,弯弯的月牙眼笑起来很可爱,正侧着脸和旁边人轻声细语的交谈。

“这还没成年吧。”孙翔咳了下,有点不自在。

“成年了成年了,和你一个岁数的,还你比大几个月。”孙妈妈说。停了停,见他没反应,又压低了声音道:“看中了没,人家今天可是听说你到家才专门过来的。”

那我在这木桩似的杵了那么久,她也没见正眼瞧我一下啊?

孙翔简直被她打败了:“妈,我才二十,不是三十,你考虑我还不如考虑考虑阿八。”说着转身就想回房间。

阿八是孙爸爸养的一只乌龟,从他出生时养起,至今仍旧孤身一龟,清心寡欲。

“我这不是早给你打算吗,等年纪大了好白菜都给猪拱去了,我看你吃什么!”孙妈妈拦不住他,气呼呼的冲着他的背影大声说。

回到房间关上门,孙翔躺倒在床上,突然感觉有点累。

孙妈妈说的没错,她也是为自己好,这些他都知道。

成家立业,成家总是在前面的,在老一辈里是一等一的大事。发小里面也有不少都订婚了,再不济也一定是有女朋友的,唯有他还跟个女生绝缘体一样,一点消息也没有,孙妈妈看着自家这么帅的儿子居然滞销了,也忍不住为他操心起来。

只不过……还没拿到冠军,他哪有心思去想那些。

这条路漫长又曲折,真的开始走了才知道。荣耀的桂冠只有一顶,即使他跑得再快也还是遥不可及。途中一次次的摔倒,挫折,失败,他不在意,却不能不在乎。

外界常用的评论他的词,桀骜不驯,狂妄自大,脾气暴躁,战略战术智商为零,一水儿的负面词汇,再加上叶修在嘉世的内幕被爆出,接手一叶之秋的他的风评就更加不堪了,无耻卑鄙,寡情贪婪,简直要把所有的七宗罪全在他身上安一遍,说是指责他十恶不赦也不为过。

那些评论他之前并不会去看,他相信自己的实力,可等进了嘉世,一次又一次的惨淡比分让他忍不住了,再去看那些话,简直刀刀割心一样,残忍恶毒的日渐侵蚀着他的肺腑。

肖时钦后来对他说,那只是一些过激的粉丝,在找不到怨气的发泄口时无脑的指责,他首当其冲堵了枪口,并没有必要放在心上。

他这么说,孙翔也就这么做了。

外面对嘉世内部两张王牌会不会互相排挤的猜测根本不成立,经验太少不成熟这些他都知道也认了,肖时钦比他考虑得多,他就听他的改,外面说他个人主义太重只知道埋头拼杀,他也会改。

他想要的和所有荣耀选手都一样,无关名誉金钱,只不过是胜负而已。为此哪怕付出得再多,三千屈辱责难加身,也不会改变。

孙翔在床上滚了一圈,脑子里忙忙碌碌的跑过好些片段。他突然很想找人聊聊荣耀的事,但是爸爸妈妈没法说,外面的兄弟姐妹就更不可能了,左右一想,干脆爬了起来,在厨房拿了几瓶酒,去对面找周泽楷去了。


————————————————————————————

最后好歹让小周出了下场>,<下章两人关系就能进一步发展了,真是可喜可贺

评论(18)
热度(40)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