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周翔】液化(一)

终于回家买到新电脑了otz



天气阴郁,细雨打在暗绿色的树叶尖梢上,簌簌声响带着冰冷的潮意。

豪宅之前一辆车悄然滑至,低调暗沉的深黑色配上极其张狂肆意的造型,显示出来人不凡的身份。

车子停稳,一个高大的青年下车,摘掉墨镜之后,露出了年轻而英俊的面容,助理早已等候多时,快步上前为他支起了雨伞。

孙翔心情很好,在刚刚结束的家族会议上,那个受过伤已经无法再打的大哥主动断绝了和孙家的关系。混黑道的男人没有了可以猛力出拳的手,无异于一只被放置在群狼之中的小绵羊,那人又是个狂野不羁的个性,面对质疑与不安一口气上头就摔门而去,将这偌大的家业丝毫不放在眼里。

多好,没花费一点力气就顺利的拿到了唯一的继承人位置,虽然真要打起来,孙翔也并不认为他有什么威胁性。

这里是他的私人住宅,半山腰的地段,完全隔离了和外界的联系,是即使出事也不会有人能管得着的地带,最重要的是安全措施极其完善,像一个密不透风的牢固保险箱。

“酒吧的事我会想办法压下去,码头那次的动静也不小,制造舆论引导的话很容易转移条子的注意力……”助理一边走一边说着。

他们的这位太子爷,打架够狠够厉,刚出道不到两年就打出了自己的名头,走到哪里都是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煞神,几乎没有人会相信,他才刚过了十八岁生日。

“码头……嘉世?”

“正是。”

“叶修是真的老了,这样低级的错误也会犯。”孙翔嗤笑。

“应该是内部人员泄密……”

“难道我应该因为这个可怜他吗?要不是老爷子死盯着这一块不让沾,我早就让他滚下历史舞台了。”青年摆摆手:“算了,你看着办吧。”

接近成年,孙老爷子也渐渐开始把部分产业转移到他的名下,看上去都只是些酒吧舞厅之流的店面,可谁都知道那些只是幌子,几十年的厮杀拼搏,血水与伤痕下掩盖的都是如老树盘根般错综复杂的巨大网络,牢牢的盘踞在S市深不可测的黑暗地底,一招不慎之后等待的就是万丈的深渊。

暴利自然也不乏相当蛮横的竞争者,助理所说的码头事件是前阵子闹得甚嚣尘上的军火走私事件,正发生在孙翔名下的酒吧出现吸毒事件的当口,托对手糟糕运气的福,孙翔这个纰漏总算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

正因为要掩盖的东西太过浓重,表面的颜色就要比任何同行还要清白,他还处在实验期,太子的位置并不如看上去的那么稳妥,老爷子掌权掌了一辈子,没那么容易交出来,他就一直像头黑豹般小心的隐匿着自己的痕迹在黑夜里潜行,脑袋里没有一条一条思路清晰的行事规范,更多时候还是凭借着自保和求生的本能,竟也毫发无损的走到了现在。

他所认定的,是即使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可能的威胁。

孙翔一路走上楼,空旷的跃式住宅大的只能听见他踩在冰冷大理石地板上的轻微声响,一般人居住可能会觉得害怕,不过他却一直逼着自己适应甚至享受这种氛围,安全感这种东西,对他来说是越少越好。

孙翔推开走廊尽头的房间门,进去是一个书房形式的房间,他在书柜上摸索了一阵,像是触碰到了某种机关,一侧原本毫无二致的墙壁缓缓打开,露出了更往里的一个通道。

里面空间不大,布置也简单,靠墙有一张床,两把椅子,别无他物。

床上侧躺着一个人。

“又是三天过去了,总躺着也会僵硬吧。”孙翔克制不住的弯起嘴角,扬起一个拥有绝对控制权的自信笑容:“怎么样,愿意承认了吗?一句话,我就让你出去走走透透气,说到做到。”

那个人并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起什么反应,仍旧一动不动的躺着,面向墙的一侧。

他体态修长,穿着简单的白衣黑裤,双手被绑在身后,上衣被抽打得破烂不堪,边缘染着触目惊心的血迹,有些伤口皮开肉绽,布料甚至已经和血肉粘在一起,不难想象如果撕裂开会有怎么锥心刺骨的疼痛感。

“还真是忠诚啊,不过杂草就是杂草,不会因为跟了个好主子就变得高贵起来。”孙翔走到床边,轻巧的欺上前去:“老头子不就是一直想捉我的把柄吗,光明正大的来好了,何必搞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事,就算总有一天翻了脸,我更恶心的沾上走狗的味道。”

老头在他身边安插了不少眼线,他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心知让他看到自己平庸无能的样子也好放放心,可真上升到把柄级别,就必须得一丝不苟的牢牢瞒住。

贩卖小额的毒品,真要说起来简直就是圈内最低等级的case,可放在有心人的眼里便可以无限的放大。

“我的耐心有限,真要说的话,杀了你也可以。”孙翔停了一下,一时间找不到自己不这么做的理由,顿了顿又道:“但我觉得你还是挺有能耐的,孙志国已经老了,下个时代的掌权者一定是我,你要是愿意帮我,到时候就是我的左膀右臂,不会比现在要差。”

那人终于有了点反应,胸膛微弱的起伏几下发出了低沉暗哑的声音,孙翔没听清,俯下身凑近了耳朵,才听见他是在低低的笑。

“你笑什么!”

孙翔一脚踹在床沿,巨大结实的双人床承受不住般剧烈的摇晃了几下,压抑的怒气终于爆发出来,他掰住那人的下颚拉近,眼神既是狠戾又是复杂:“我绝对不会再上你的当了!”


六个月前。

酒吧纸醉迷金的黯淡光影里,男人像一座窖藏千年的瓷器般冷冷的泛着幽光,淹没在嘈杂喧嚣里的空间在他周身被狠狠的撕裂一个缺口,安静得不可思议,微微仰头喝酒时喉结微动,下巴至锁骨处流畅的线条消失在带着些禁欲意味的立领之下,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孙翔几乎在看到他的瞬间就硬了,并且有越来越硬的趋势。

虽然并不是gay吧,但除了女人以外,路过时向男人打招呼搭讪的同性也并不在少数,孙翔看见他一个个的耐心拒绝,次数多了,遇到特别大胆狂放做派的还会露出窘迫的表情。

嘴唇有些干涩,他忍不住舔了舔。

一仰头把剩下的酒喝完,孙翔甩开一众小心翼翼伺候着的酒吧管理,径直穿过人群向那人走去。

“Hennessy,”状似随意的靠到吧台上,孙翔和调酒师打了个招呼,旋即转过头来:“喝点烈的,不介意吧?”

不能硬,不能硬,孙翔一面在心里默念,一边微笑着保持优雅的公子做派,他是家里的次子,家业担子有大哥一力扛顶,他像个贵族的小王子般在最上流的环境之中长大,即使是最为苛责的礼仪师,也会在他风度翩翩又年轻骄傲的神态前挑不出一丝错误。

不过面上不动声色,心里的痒意在看到那人的正脸后却更加蠢蠢欲动起来。

整套暗沉的灰黑色将他的年纪显得大了,这样细看才发现他并不比自己要大多少,二十岁左右的模样,皮肤白皙,鼻梁挺直,尤其是根根分明的睫毛浓且密,让他的眼神有些朦胧,孙翔忍不住开始想象起当他睫毛上沾上泪珠会是怎么一种煽情的模样。

“抱歉……”迟疑了一会,那个人开口。

声音也很好听,呻吟起来一定性感爆了。孙翔满意的想,最快两个月内,自己应该都不会感到腻味。

酒和酒杯很快送了上来,光线折射过水晶制的瓶子映现出有些透明的琥珀色,开封之后伴随着浓郁的花香的是烈酒独有的辛辣气息。

杯子被做成小巧别致的郁金香形状,孙翔推了一个过去,也不管他的犹豫,自顾自地端起来抿了一口。

孙翔知道自己的模样几乎是无往而不利的,还没成年就超过180的个头和遗传自妈妈的姣好容貌,让他即使褪去孙氏太子爷的金色光环,也是一个相当有魅力的男人。果不其然,对方被他的猎豹捕食般强势的气场困住了,看他的眼神开始透出浅浅的迷惑感。

“是L’AGED’OR?”液体在舌尖打了个转就滑进喉咙,孙翔有些不满的道:“没看见我这招待客人吗,给我换Remy Martin Louis XIII 来。”

白兰地的等级根据桶贮时间划分,L’AGED’OR已经是非常名贵的好酒,而Remy Martin Louis XIII 比它还要高上一个档次,价格亦是天文数字。

“抱歉翔哥,这边一时还没有那么好的酒,要不我打个电话让总部送过来?”酒保哪见过什么大的阵仗,孙翔出门在外眉毛稍稍挑高都能吓的人腿软,吓他更是绰绰有余,立马诚惶诚恐的头都不敢抬了。

孙翔刚准备点头,长身而立的青年人制止了他:“不用了。”顿了顿又道:“浪费。”

“怎么会,我请我看上的人,什么酒都不浪费。”

“太贵了。”

“你可以喝到尽兴,不用怕我付不起。”孙翔对着他的时候,又恢复成谦谦君子的模样,这样的柔情加上金钱权势,他在情场上一次挫折也没遇到过,像一座坚固不催的战车般攻陷了一个又一个堡垒。

“我不懂酒。”对方过了一会,又想出一个理由。

“又不是专业品酒师才有资格喝好酒,从来都是人喝酒,没听过酒挑人的。”孙翔谆谆善诱,从未有过的低姿态,他发现在耐心告罄武力把这人带上床之前,这样一边调戏一边看对方有点无措的样子也蛮有趣的。

青年又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抬起手握住了杯子,孙翔注意到他的手指非常修长纤细,虎口处稍微有一些薄茧,但并不影响这双手整体的美观。

这应该是一双在钢琴上跳跃的优雅的手。

“还没问你名字,我叫孙翔。”

“周泽楷。”

把他的名字在齿间细细咀嚼了几遍,孙翔勾起嘴唇笑笑,朝他靠近,手指攀上他的领口,灵巧熟练的解开了最上面的一颗扣子,尔后就是第二颗,唇瓣上被舔湿的部分色泽莹然:“别这么拘谨,这种风格比较适合你。”停了停,又道:“你可以是很性感的类型。”

周泽楷眨眨眼,刚想拒绝,对方却很懂适可而止的把手收了回去,只好又站着不动了。

很明显的可以感觉到,这个人和之前来搭讪的那些都不一样。

酒吧里鱼龙混杂,即便是肥头大耳满面油光的人也会在金钱壮胆下四处狩猎,他一直安静的坐着,尽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还是被挨挨蹭蹭的揩了不少油。在这个狭小又广阔的空间之中,一切欲望和渴求都比其他地方来得浓烈,不论男女都大胆又直白,刚刚甚至还有年轻又漂亮的男孩子上来搭讪,坦言做下位也没有关系。

那人穿着中学生的制服,明明是男孩却搭配着女生的百褶短裙,发育得纤细的四肢圆润莹白,找上他之前刚结束和另外一个女人的狂热接吻,凑近了连潮湿盎然的热气都很明显,周泽楷在拒绝他的时候还在想,未成年人也能被放进来吗?

看出了他的疑惑,笑意盈盈的男孩好脾气的解释:“制服play啦!有的人就好这一口,我说不定比你还大呢。”说着上下打量他一番,又笑道:“知道这儿有多少人打你主意吗?如果没事的话还是趁12点之前回去吧,我碰了一鼻子的灰,如果有其他好运的家伙吃到了,可是会吃醋呢。”

语罢又附赠了一个可爱微笑,很快消失在人流之中。搭讪心仪漂亮的猎物是在场每一个人的乐趣,即使是被拒绝了也少有怒目相向的。

但是,面前的这一位就明显不能用任何play来解释。

孙翔不仅没有故意扮年轻,反而有心往更成熟的方面打扮,只是再怎么掩盖,那么一丁点萦绕在周身的青涩气息还是让周泽楷一眼就分辨了出来,气势再足再霸道也没用。

“你第一次来?”看起来像个高中生的家伙道:“看你好像不怎么熟悉。”

周泽楷默然,算是变相的承认。

“你不会还是学生吧。”

“毕业了。”

“什么时候?”

“去年。”

孙翔看着他微微垂下头,半边脸隐没在黑暗里,几乎要被他这样有些生涩的白净模样给迷魔怔了,停了停,轻轻凑过去和他碰了下杯子:“你以后还是少来吧,我给你我的电话,想喝酒就打电话给我。今天算你运气好,碰到的都是些怂包,要是遇到点狠角色,你现在早就被吃的渣都不剩了。”说着,突然想起来过来之前还信誓旦旦想如果勾引不成就把他绑上床的自己,咳了咳,摸摸鼻子道:“有些东西你可能没法想象,不光是和女人,有时候男人也可以是很危险的生物。”比如说我。

语罢,他仰头把剩下不多的酒一饮而尽,辛辣呛鼻的间隙之中,他听见对方缓慢而清晰的说:“上床吗?”

“噗——”

孙翔一口酒喷了旁边的某个膀大腰圆的男人满头满脸,咳呛个不停。

刚准备说点什么,被殃及的男人已经转过身来,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挂着酒水,眉毛倒竖,散发着显而易见的怒气:“小兔崽子,你找死啊!”

那人一边说着一边想拽住他的领子,孙翔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法,变花样似的手一翻,男人就被压着手踉跄的往外退了好几步。一般这种重量级的人站稳了想被推动都难,孙翔分明也没用什么力气的样子,但轻描淡写的就化被动为主动了。

“啧,一手油。”孙翔嫌弃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抹到旁边酒保的西装上。

酒保:“……”

周泽楷:“……”

那人被推出去之后还犹自有点不可思议,想来平常也是个常常惹事打架的,从来没见过这种花哨如变戏法般的打法,定了定神,又转头看了回来。

昏暗的灯光下,孙翔和周泽楷并肩而立,两个人俱是肩宽腰窄,出尘的身姿。不过相较而下,周泽楷更晦涩低沉,孙翔则是把一点一滴的漂亮都锐利的展露了出来,恣意张狂意气风发的模样,诱惑力浑然天成。

肥胖的中年人心下大奇之前怎么没注意到这么好的货色,举起的拳头也放下了。在酒吧闹事无疑不太明智,对着这样的小美人就更下不去手了。对付高傲不屈的倔强角色,总是在床上狠狠的操弄才会过瘾,让他流泪求饶,让他浑身泛红被情欲逼得不住呻吟,让他小腹鼓胀充满自己的精液……

“在想什么下流的东西!狗屎。”

孙翔看他原本还只是愤怒,慢慢的喉咙里浑浊的咕咚一声,脸上的肥肉产生了奇怪的变化,眼神不怀好意的散发着色欲猥琐的光芒,一时间有种被苍蝇缠上的恶心感,想也不想就一拳头挥了过去。

这一拳头看着简单,那胖子却是被一拳打到脸上横飞了出去,像个沙包一般砸到旁边的茶几上,叮叮当当的带碎了一桌子的酒瓶酒杯。

酒保很自觉的把自己的西装送上去给孙翔擦手。

“你,你好大的胆子!”胖子被这一下狠的打懵了,心神都惧怕起来,大庭广众之下又不想丢了面子,只得呸的一口吐出颗带血的牙齿,色厉内荏的怒骂道:“我告诉你,我可是认识陈经理的!大家都看见了是你先动手,得罪我你也没有好果子吃!”

这样有后台撑腰的娱乐会所,在外人看来一定有很多打架斗殴事件,可实际上这儿比大多数地方的管制还要严格。客人之间即使起了冲突,也多是和平解决或者外出解决,谁都知道这儿顶上头的是个新官上任的太子爷,正是树威风的时候,敢在他的地盘闹事的,现在统统都还躺在医院里没出来。

“怎么回事!”

说曹操曹操就到,酒店的主管经理陈平听到动静,很快就带着几个高大魁梧的保安过来了,他一开始没想到是孙翔惹的事,嗓门比谁都大,待到过来扫了一眼,顿时心猛的提到了嗓子眼。

“他突然打人!你看我这个脸,都给他打肿了!”一看救星来了,胖子立马指着孙翔大声道:“小王八羔子,毛没长齐也敢在你爷爷头顶上撒尿,我舅舅在市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说出来吓死你,给我走着瞧!”

孙翔本来无所谓的活动着手腕,听到这话冷冷的笑了一声,走了过去,温柔的把他在半空中抖个不停的手指包起来。

“我还真是想见识下谁能把我吓死呢。”语罢,带着嗜血的笑意狠狠一握。

胖子立马发出凄惨的嚎叫声,肥胖的双腿乱蹬,拼命用另一只手去掰孙翔的:“断了!断了!陈经理救我!”

他的手指原像个肥蚕一样粗大,孙翔那握紧的姿势却像是捏了个小婴儿的手指一般,平常看骨节还不怎么分明的手青筋爆起,没有人怀疑他有着可以徒手捏碎铁石的强大力量。

“这个……”

陈经理苦着脸,之前的嚣张劲全没有了,平时这个酒吧是他最大没错,可现在面前的是他上司的上司,平常十天半个月都难见真颜的太子爷,他这是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哪还敢去触他的逆鳞。

陈平不发话,周围就更没人敢发话了,就听见胖子哀嚎的声嘶力竭,露出的一点指根都涨成了青紫色。

忽然一双修长白皙的手伸过来,在孙翔的手背上拍了拍。孙翔心里一惊,给人近身了居然还没察觉,再抬头一看,却是周泽楷。

“松开。”

明明是孙翔平时最不爽的命令口吻,可不知是着了什么魔,对着这张脸就是没法说出滚一边去这种话,想了想,还是松开了手。

胖男人抱着明显已经扭曲变形的手指在地上痛得打滚,陈平见状赶紧走上前来,在孙翔旁边弯着腰低声道:“翔哥,实在不好意思……”

孙翔就着他卑躬屈膝的姿势,在他肩上反复擦拭着手指,一边漫不经心的道:“他说我是兔崽子。说的好,看在这句话的面子上不计较了,你带下去处理吧。”

孙翔和孙家老爷子貌合神离的事几乎是人尽皆知,新老交替的阶段最是敏感,时局充满着一触即发的紧张感。

孙家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死心塌地的喜欢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还是个男人,把孙老爷子气个半死,小儿子孙翔的继承人地位就更稳固了一些。可孙老爷子也就才五十岁出头,真想娶个姨太太再要个儿子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因而既要捧着孙翔,又不能捧得太高触怒了太上皇。

陈经理听到孙翔意味不明的这么一句,一时间汗都下来了,也不敢多说什么,唯唯的应了一声,吩咐人像抬头死猪一样把那胖子抬了下去。

“翔哥,今天这事是小弟没考虑周全,您大人有大量,别和那蠢货一般计较了。”陈平疏散完围观群众,又巴巴的跑回来给孙翔汇报,人人都知道这个主子虽然脾气暴躁,行事狠戾,但却不是软硬不吃,对着巴结恭维满口好话的人,他态度自然就和缓一些。

“我还三个月才成年,陈叔,您好像今年也快四十了吧,这样叫晚辈心里过意不去啊。”孙翔似笑非笑的说。

陈平一时间差点腿软倒下去,努力撑着才动了动嘴皮子,擦了擦汗道:“您太折煞我了,我能做到现在这步全是太子爷的提点……”

孙翔嗤笑一声,摆摆手:“你下去吧。”

他原本也没心折腾人,只是总见不得别人活得太舒坦,尤其是借着他的名号在外面招摇的,最为可恶,便阴阳怪气的戳了两句,气性一过也就打发他走了。

陈平点头哈腰的弓着身子退下,临走前还感激的望了站在旁边的周泽楷一眼。

周泽楷却是专心的摩挲着酒杯的细长握柄,神态悠然,好似这其他的一切都不在他的眼里一般。

作为‘其他的一切’中的一员,孙翔有点不太甘心,可是周泽楷真要见识了他的权势之后立马态度180°大转弯上来曲意逢迎,他的心情也不会比现在好多少。

他原本就戴着一张金钱权势的面具向周泽楷靠近,企图用这些足以迷惑世人的东西来引诱他,现在这个结果,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算了算了,干嘛想那么多。孙翔忍不住在心里嘀咕,最多两个月我就把他甩了,还需要考虑真爱不成?

时间走到半夜十二点整,是酒吧里狂欢的开始,每日的夜店活动都是这个时间段开场,原本柔和昏暗的光线也变成光怪陆离的散射光斑,人群如潮水般推挤着涌向舞台周边,有人因此被踩掉了鞋子和发饰,有人高声呼喊着同伴的名字,如同一大群被水下引鱼机的魅惑光芒所吸引的肥美鱼类。

真蠢,孙翔靠着没动,转头看了周泽楷一眼,正巧周泽楷也在望向舞台那边,侧脸美的简直可以杀人,真好看,他又想。

许是他的目光太灼灼热烈,周泽楷感觉后脑勺都给他看穿了,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咳!”孙翔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他美人见得也不少了,这样失态的看呆了的情况也是第一次:“那个,看看去?”

周泽楷不置可否,片刻后,握住他伸过来的手。

夜店活动无一例外以激情四射的开场舞开头。这是周末的夜晚,放纵的程度也比平日来得更肆意,领舞的是一个纤细艳丽的男人,后面有男有女,孙翔他们上前的时候,已经脱的都差不多了,一个个都是浑身大汗,领舞的男人仅仅有个紧身的小马甲和堪堪覆盖住臀部的皮裤,因为勒得太紧的缘故,透过黑色马甲胸膛上的凸起处依然能清晰的看见,皮裤倒是松垮,塞满了一叠叠的粉红钞票。

孙翔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往旁边的人身上瞄。

天,他几乎想一想这人穿着紧身皮夹的模样,都觉得鼻血要喷出来了。

常人如果露出花痴的表情,一定像只猪哥一样惹人嫌,可孙翔长得好,这样密集的人群里也只微微的出了层薄汗,看起来还是神清气爽的样子,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周泽楷只得装作没看到他视奸般的眼神,勉强把注意力放在面前的表演上。

开场舞很快结束,领舞的男人最后把皮夹一脱扔到人群里,引发了全场气氛的最高潮,男女的尖叫声混合在一起,更有人大喊想要和他做爱。

当然那只是口头说说,真的在这种公共场合做全套一定会被叉出去,不过这并不妨碍众人对性的强烈渴求,不少人又是接吻又是抱着煽情的磨蹭,一时间温度嗖嗖的上涨。

“我靠……”

孙翔把一对吻得难分难解的小情侣从眼前推开,皱了皱眉:“才开场就发情,都禽兽啊。”

周泽楷笑了笑,孙翔看了他一眼,被美色晃的头晕,又改口道:“不过古人云食色性也,也没什么不好。”

周泽楷:“……”

等了一回,对方还是一径的没有回应,什么明里暗里的示意油盐不进,孙翔终于没了耐心,提高了点音量:“喂。”

周泽楷:“?”

“要不要接吻?”

“……”

他这声音虽不太大,几乎一瞬间就淹没在嘈杂的喧嚣声里,可周围有不少人一直留心着这位年轻主子,而他邀请的对象又是在店里低调安静却存在感十足的人物,话题性十足,是以话刚出口就被精准的捕捉到了,一时间一传十十传百,人群立刻爆发出小范围的起哄和吹口哨的声音,还有人大声的喊着翔哥真汉子来一发。

孙翔给这声势推的有些骑虎难下,这下周泽楷不想和他接吻也不能够了,于是心一横,伸手过去拉他的。

周泽楷挣了挣,没挣开,软软的被他握住了。

孙翔一时间觉得心如擂鼓,美艳的领舞和被欲望煎熬的人群统统消失不见了,偌大的世界里只剩下那两片色情味十足的嘴唇,空气中的燥热因子在瞬间就提升了数十个百分点,窒息般冲上脑海,尔后就是一片烟花炸开绚烂的沸腾。

他比周泽楷稍微高一点,是十分适合接吻的身高差,孙翔欺上身去,对方稍微退开了一点,垂下的温柔眉眼静静的毫不闪避的望着他的,他就着魔似的又往前跟进,终于碰到了肖想了一晚上的唇。

那一瞬间的感觉犹如过电一般,孙翔磕磕绊绊的一样噙住他的唇,先小心的舔了舔,再慢慢向里探去,一时间竟不知道具体时间的长短,像是只过了一瞬,又觉得无比的煎熬漫长。

“唔……”

舔开齿贝,触碰到舌尖的时候,孙翔总算找回点叱咤情场的感觉来。眼神碰撞脑电波交流心灵沟通这种东西听上去高端,可是实际操作太微妙复杂,相比之下还是这种实打实的技术交锋更得他心,不管是再怎么性格南辕北辙的人,敏感的位置总就那么几个,戳到了就会激动会BQ,比什么谈感觉谈心跳来得靠谱有效得多。

粘稠沉重的气息交织在一起,孙翔感到一瞬间的耳鸣,眼神都迷离起来,只顾着在他嘴里不停的探索吸吮。周泽楷先还有些不适应,等到渐入佳境,竟比他还要火辣奔放,裹着他的舌叶猛吸,战场也逐渐转移到了孙翔嘴里。

上颚被狠狠舔过的时候孙翔感觉脊背都发麻了,电光火石之间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怎么也不能输,于是攀上青年的脖子,更加卖力的吻回去,腰身也不由自主的贴近了他反复摩擦,一时间浓烈的雄性荷尔蒙几乎在这小空间里爆炸开来。

旁边的鼓掌声叫好声更加热烈。这场不知何时变成吻技较量的接吻让孙翔头晕脑胀,可在旁人看来他俩吻的如胶似漆缠绵悱恻,简直跟八百年没碰过活人似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孙翔只觉得唇舌都麻木了,对方才从他的嘴里退出去。

悻悻的擦了下嘴,孙翔郁闷的发现,自己一点占到便宜的爽快感觉都没有。反观对方,稍微整理了一下,又把之前解开的两粒扣子扣了起来,气定神闲的,除了嘴唇还有些泛着水色的红肿,和之前呆呆的戳在角落里喝酒的样子并无二致。

可恶!绝对要让这个人知道自己的厉害。

孙翔感觉自尊心被这个小弱受狠狠的践踏了,熊熊的斗志在同一时间如火燎原。

正拉着他要再次比过,此起彼伏的叫好声轰然响起,原来是客人也可以参加的的一系列活动开始了。



评论(15)
热度(179)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