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周翔】穿越沙漠与自由

用高考题来写你的本命CP!(举起叉子

ps,有太太来玩写手群吗,有群作业的那种,隔三差五找个题一块玩!


“……目前在我们这个星球上还有许多人热爱探险旅行。吕迪格尔·内贝格曾说过:你只要去一些没有人去过的地方,你就一定会被那里的生物倔犟的生存精神所折服,它们生在干旱的环境中却自始至终抱着对水的渴求,坚忍地活着……”

孙翔听完一遍,又一次按下了重播键。

在沙漠之中迷路的第五天,疯狂的想念起喧嚣浮躁的人类社会,就连机械而不带一丝波澜的沙漠生存守则也听上去无比亲切。

这一遍没能念完,电量耗尽之后,唯一的光源熄灭,手机失去了最后一点价值。

快入夜了,周围变得寒冷了许多,他活动了一下身子,从背包里翻找食物。虽然可充饥的东西已经所剩无几,可比起饿死更糟糕的情况无疑是体力不支导致的感冒。

掏了半天,袋子里也只掉出了一条牛肉干。

一口就能解决的大小,孙翔后悔得牙疼,临行前老妈给他塞零食时的让他多带点,他怎么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呢?

他把牛肉干小心的撕成两条,不太均匀,原想把小的那块塞回去,想了想,还是把大的一半留下了。

过了没多久,夜幕降临,在最后一丝太阳光线消失之前,远远的走过来一个人影,伴随着脚步深陷进沙地的咯吱声音。

孙翔大声喊:“周泽楷!”

来人走近,一身黄灰色的迷彩服,脸上还画了两条隐蔽用的条纹,大漠风霜在这张俊美出众的脸上留下了不少痕迹,不过深潭一般的双眼依旧散发着明亮柔和的光彩。

“靠,你再不回来我可就去找你了啊,”孙翔舒了一口气,兴致勃勃的用招呼小狗的姿势招呼他:“过来过来,沿路的记号都还在吧?”

在特种部队服役的男朋友难能可贵的一天假期,在孙翔自告奋勇开车去接,结果不小心走错车道之后顺利的延长到五天。

——五天都在沙漠里。

周泽楷点点头,走到他身边坐下,靠着巨石休息,过了半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肌肉也放松下来。

孙翔歪歪脑袋,看他掩盖不住的疲惫神色,心思一动,把之前剩下的半块牛肉干递了过去。

周泽楷看了眼,推开,哑着嗓子道:“你吃吧。”

“我刚刚已经吃了两块了,这还留半片给你呢。”孙翔说:“别以为我是和你客气。”

作为同行人,手里又握着两人的小命,周泽楷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剩余干粮究竟有多少。

这样心口不一的别扭个性,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改变吧。

“我习惯了,”他停了一会,又道:“不用担心。”

理论上来说,作为一名军人,他的身体素质比大学象牙塔里无忧无虑的孙翔好上许多,再艰苦的环境都经历过,几天不吃饭也是有的,这种时候,当然是要优先保证孙翔的体能才行。

孙翔脸抽了抽,道:“谁担心你了……我告诉你,你要是饿昏了,我就是背也会把你背出沙漠的,别想丢下我。”

周泽楷嘴里的唾液所剩无几,嗓子干渴难受,不想说话,只是放轻了力度捏了捏他的后颈。

孙翔抿抿唇,不高兴的把最后一点牛肉干扔进嘴里。

沙漠里的夜空广阔高远,一直绵延到视界的尽头,与荒凉苍莽的大地相接。

夏日的夜晚,漫天闪烁的星斗织成一条横跨天空的银色带子,悬挂在澄净悠远的穹顶之上,这一刻世俗喧嚣统统隔绝在沙漠的外面,淡淡的清辉宁静而安详。

周泽楷抬头仰望着恍惚在缓缓流动的星空,瞳孔之中一片辉煌灿烂。

视野突然被覆盖住,孙翔倾身过来,近到鼻尖对着鼻尖的距离。

“周泽楷,看着我。”

他命令道。

这电光火石的瞬间,周泽楷不知怎么的就想到第一次和他接吻的场景,因为两个人都不够熟练而撞到了鼻子,还惹得他不满了许久。

炽热的唇舌紧随其后覆盖下来,气息交换唇舌纠缠的间隙,周泽楷感觉到有个东西被推进了嘴里,刚意识到那是什么,那么小小的一块就已经顺着喉咙滑了下去。

孙翔直起身来擦了擦唇边的唾液,冷冷的说:“嘁,多大人了吃饭还非要喂。”

“……”

周泽楷回味了会。

“你……”

孙翔立马捂住他的嘴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就是怕我体力不行撑不到走出沙漠吗?别小看我,我好歹也是校篮球队的主力队员,天天从早锻炼到晚风雨无阻,不会比你差!”

说着敲了敲周泽楷健硕的胸膛,又往下摸到他硬的和裹着钢筋似的腹肌,倨傲道:“这东西我也有,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周泽楷认认真真的看了他一遍,停了一会,心潮澎湃没法忍耐,于是把他拉下来接吻。

由他主导的亲吻孙翔明显就熟练多了,张着嘴巴让他进来,把四处都仔仔细细的舔了一遍,过了会,舌尖被温柔咬噬的时候略微有些痒意,忍不住就笑出声来。

“饿了吧?你再想吃也没了,就连牛肉味都没了。”他嘿嘿笑。

年轻而专注的眼神亮晶晶的,背后就是恢弘光辉的绚烂银河画卷。

星星不如太阳耀眼激烈,也不比月亮那么冷静沉默。

可在最黑暗绝望的夜色之中踽踽独行,追逐希望时昂然倔强的模样,还是让他的目光片刻都无法转移。

甚至到了每咀嚼一次这个名字,心口都会微微烫热的地步。

周泽楷贴着他的额头轻轻叹息了一声。

真是笨蛋。


为了防止起什么不必要的化学反应浪费体力,两人在刹不住车之前结束了这个吻,平息了周身的躁动之后,并排靠在大石头上看星星。

温度更低了,巨大石墩挡得住大部分的大漠风沙,相对来说背阴面也就更寒冷。

漫漫长夜之中,沙漠里会降到负十度以下,夜风带来干燥的寒意,随之而来的还有压抑沉重的疲倦感。

身体自动的跳到了节能休眠档,孙翔摸摸鼻子,感觉到有些困意,靠在周泽楷的肩上随便找话题:“等我出去了,先去找唐昊让他把欠了我的八百块钱还了,人死了钱没花完太吃亏了。”

周泽楷弯了弯嘴角:“好。”顿了顿又加了一句:“陪你去。”

“这个可以有,有解放军哥哥撑腰,老百姓心里才有底啊。”孙翔说。

两人相视一笑,孙翔架了条腿在他大腿上,躺成大字形,舒畅道:“幕天席地,咱也豪情壮志了一把,啊对了你刚刚对着天上看什么呢?”

“星星。”

“星星有什么好看的啊,这么多看的头晕。”孙翔立马吐槽:“哦对了说到这个,那个野外求生守则里说,夜间迷路的时候可以凭借北极星判定方向,先找个什么狗熊星座,再找到个勺子星……哎,说起来我特别想喝我妈做的鸡汤!”

“好,也陪你去。”

孙翔眨眨眼,翻到他身上,说:“哟,周大大,终于愿意从那个狭小闭塞的柜子里出来了?”

周泽楷说:“你毕业了。”

“嗯?”

“……”

孙翔停了一会,噗的一声没忍住,笑得乐不可支:“我去,你别是因为带坏学生而觉得不好意思吧!”

周泽楷不想说话。

孙翔凑到他跟前,压低了声音:“那你在我高中毕业的暑假,把我拐上床的时候怎么没见不好意思,嗯?”

周泽楷默然,过了会,脸有点红。

“亲我一口。”孙翔给他迷的心痒痒的,笑着低声说。

周泽楷在他英挺的鼻尖上吻了吻。

孙翔心满意足的躺回去,仰着头,啧啧了两句,感慨道:“这沙漠里的沙子,真多啊!”。

“嗯。”

“有没有一亿颗?”

“有。”

“那有没有一亿亿亿亿亿亿亿颗?”

周泽楷停了一下:“不知道,怎么了。”

“也没什么,我就是想说……”

孙翔后面那句有点小声,夜风一带就没影了。

“嗯?”

“我对你的喜欢有沙漠里的沙子这么多!”

“……”

等了一会没有反应,孙翔忍不住回头瞄了一眼,才发现周泽楷正瞬也不瞬的看着自己。

那眼神真是连金刚石都能看化了,孙翔打了个激灵,警惕的说:“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表白特白痴特俗气?”

周泽楷连忙坐直了身子摇摇头。

“哼,你要是敢始乱终弃,我就把你丢在这,一个人回去,以后有好吃的牛肉干松露巧克力也都不和你分……啊啾!!”

孙翔恶狠狠的语调在紧接其后的巨大喷嚏中急转而下,刚堆积起来的气势所剩无几。

“……”

“不会的。”周泽楷没有笑话他的傻气,认真的回答。


那些晦涩和无法宣之于口的倾慕,所幸这个人可以懂。

有没有明天,有没有以后在这一瞬间似乎也无所谓了,广阔漫长的岁月也不过是为了遇到这个对的人。

他心甘情愿的被束缚在原地,守候着即使没有自由也没有明天的未来。

时光已经给了他最好的宝物,就算至此剧终也没关系。


孙翔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倦意越来越浓,眼皮沉重有些睁不开,索性窝回他怀里取暖:“说起来,到底哪个是北极星啊,说是最亮的一颗,可我看每一个都blingbling的啊……你找到了没有?”

周泽楷点点头。

“在哪在哪?”

周泽楷把他揽得更紧,在他的额上印下一个吻:“在我怀里。”



评论(27)
热度(111)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