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周翔】液化(三)

一觉醒来之后,身边的人还在睡,孙翔四下看看,在床边发现了手铐的钥匙。

伸长了脚够了半天,终于颤颤巍巍的夹了起来,解放了束缚了一整晚的双手。

浑身都疼,长久充血的胳膊又酸又麻,先挨了一顿打又挨了一顿操,能站起来说明他身板够硬。

他在昏睡过去之前依稀记得看到一点亮光,两人还真的就这样一直做到了天亮。

套好裤子,衣服上汗迹斑斑索性不穿了,孙翔起身走了出去,靠在走廊上打电话给自己的私人助理。

“是我,”孙翔一开口脸就黑了,持续叫了一个晚上的嗓子哑得不像话:“咳,3750房间的客人,无论用什么办法,给我解决掉。”

对方稍稍迟疑了一下,应了一声。

过了一会,助理又给他打了回来。

“翔哥,这事有点棘手。”

“怎么说?”

“这个人身份有点特殊,他是张家上任当家的弟弟。”

孙翔扶着腰,感觉脑仁也一起疼了起来,道:“哪里来的消息?全部整合一遍,把资料送过来。”

20分钟后,孙翔坐在休息室里,屁股底下垫了三层软枕,翻阅着厚厚的一叠文件。

上面事无巨细的罗列着一系列周泽楷的资料,甚至连小学时得过全年的三好学生事项都有。

右上角贴着一张不知道从哪次酒会上偷拍来的照片,上面的人支伶着两条长腿望向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眼睛垂下来的样子看上去很温和,甚至还有些呆。

十几年前张家还没换当家的时候,在S市的地下社会里也是些跺脚抖三抖的人物,就像孙家有个霸道的二少爷叫孙翔,张氏有个文静小公子的事亦是众所周知。

传闻里的张家的家主相当宠爱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从来没让他在什么血腥的场合出现过,两人相差将近二十岁,小公子周泽楷随母姓,寡言沉静,虽然出身黑道世家,可是像朵温室里的花朵一样被保护着长大,一丁点黑暗面也没看到过。

孙翔几岁的时候,两家作为S市的两大豪门还常有生意上的往来,之后张家遭受灭顶之灾,周泽楷的大哥在一次火拼之中失踪,张家连带丢了最大的一块地盘,自此一蹶不振,关系也就渐渐的断了。

不久之后,张家内部帮派里的人员大换了一次血,和之前当家有关系的人死的死,消失的消失,想来这个原本宝贝无比的小少爷作为前当家的弟弟,即使逃过了一劫,之后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

孙翔快速的翻阅着资料,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会以这种方式再次相遇。

他对两人唯一一次见面依稀还有点印象,自己是跟着过去谈生意的爸爸一块去的,那是一年的夏末,雨季洋洋洒洒绵延了很久,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冷意,去的那一天,天上正飘着朦胧细密的小雨。

大人们进了房间,他一个人偷偷的跑到外面的走廊上透气,不期然的就看见了周泽楷。

那实在是很显眼,在雨水之中,所有人都躲在暖和舒适的屋子里取暖,空空旷旷的院子里仅有他一个人。

周泽楷蹲在树下,穿着泛黄的白衬衫和黑色的背带裤,看起来是刚放学的样子,背上还歪歪的背着一个旧书包。腰身没扎好看上去有些邋遢,脚下趿拉的鞋子大了一些,露出细白嶙峋的脚踝。

总而言之,和穿着锃亮小皮鞋的孙翔完全不一样。

孙翔觉得自己应该是瞧不起这种人的,脆弱可欺,羞涩内向,生来就是被保护的,一点也不男人。

可他就是没法移开视线。

甚至还觉得,那奶油色的脸颊和乌黑柔软的头发,笼罩着淡淡雾气柔光的模样,让他很喜欢。

于是脱掉自己干净的外套搭在栏杆上,三两步跑过去,挨着他蹲下。

地上有一大串浩浩荡荡的蚂蚁,正缓慢的向前移动着,像一艘在虚空星际之中漂流的庞大航母,而周泽楷正举着一片叶子为它们挡雨。

“你这么做有什么用呢?”小孙翔很不解。

小周泽楷说:“保护它们。”

“可是它们还要走好远好远的路程,迟早有你挡不到的地方。”他顺着蚁群的方向远远的望了一眼,院子很大,这一下竟然看不到边际,远处的山色树木全笼罩在绵绵的雨雾里,什么也看不真切,这支远征的队伍也像是要一路走到天边似的。

“没关系的。”周泽楷说。

“为什么。”

“它们很坚强。”

“这样就能存活吗,很快冬天就来了,到时候很多东西都会冻死,说不定还会遇到大怪兽把它们吃掉。”

周泽楷想了想,许是年幼的小脑袋里也没有什么主意,犹豫了好久才说:“可是,总会有办法的。”

尔后停了一下,腼腆的冲他笑了笑。

那个带着些微湿润水气的笑容在孙翔的记忆里停留了很久,在种种过往一点点被侵蚀之后,依旧清晰从容,陪伴他度过许多黑暗煎熬的夜晚。

一直到他手上沾染了第一滴血,在那之后,他再也没想过那个画面。

固执的觉得,不管是年少纯真的周泽楷,还是轻易相信他的自己,都很傻气。

孙翔又往后翻了几页,资料哗啦啦的响,一项项仔细看过去,只觉得陌生得很,无论如何没法把昨夜那个在自己身上鞑伐不休的男人和记忆中美好的白雪团子联系在一起。

“翔哥,说是那么说,这事其实也并没有那么难办,”在旁边站了半天的助理看着他阴晴不定的脸色,犹豫了半天还是开了口:“虽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张家毕竟也是过去式了,他大哥失踪了那么多年,现在还不知道在哪条河底下躺着,尸体都烂透了,没什么好顾忌的。”

孙翔斜了他一眼:“我顾忌了吗?和个死人计较,你也有点出息。”

助理立马噤声。

“不过也不能这么算了。”他直了直酸软的腰,“周泽楷让我吃了这么大一个亏,虽说不能杀,但也不能放过。”


周泽楷刚穿好衣服走出房门,就被一排黑衣人拦住了。

对方客气的笑笑,请他到主人的府上去做客,他扫了一眼,一共有十七八个人,其中几个腰侧微鼓,那是他最熟悉的枪套形状。

夺枪逃跑并没有什么问题,可前后一联系,心下立刻了然,这是昨晚那只小野猫和他示威来了。

克制不住的身体开始微微发烫起来,莫名的就有些热血沸腾。

周泽楷骨子里是个追逐和享受危险的人。

他手指动动,取了几颗糖果拼盘里的爽口糖,扬起一个纯良的微笑:“带路吧。”

黑衣人负责把他送到之后,又开车往来时的路回去了。周泽楷跟着新的接引人走进去,穿过高耸空旷的穹顶和曲折蜿蜒的回廊,穿过干涸的喷泉和苍莽的绿地,步入灯火通明的正厅。


直线距离不到500米的地方,孙翔正在和死党视频通话。

“……所以你还把人带回家了?不会不安全吧,张家的小公子丢了找你算账你可别哭。”同样的黑道世家公子,孙翔竹马竹马的损友唐昊难得犹疑了一会。

“我查过了,张家现在当家的是他大哥的叔父,和他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之前大当家失踪权利交接的时候,他没少给周泽楷下绊子,巴不得他消失才好。”孙翔说着,嘴角的一点笑容没到达眼底:“况且这块至今还没发霉的肥肉我早就想开刀了,沪口翡翠湾那一块的大好地盘一直握在他们手里,进出还得交高额过路费,他们要来闹事,我欢迎还来不及。”

唐昊兴奋的拍桌子:“到时候带我一个!最近刚有人送了我一双顶级的拳套,还没见过血呢。”

“滚滚滚,你别是忘了上次你被打的半死,我把你好心带回去还被唐老爷子打出了门的事吧。”

“那是因为他以为我俩干架了啊,”唐昊哈哈大笑,随后朝他抛了个暧昧的眼神:“真要说的话,来一炮可以,来一架我可舍不得。”

“没兴趣。”孙翔没好气道。

“啧,这话你从十五岁说到现在腻不腻啊。”

“对着你,我就只有这句话。”

“那你对着那周家小少爷就有性~趣了?”唐昊也不恼,笑嘻嘻的说。他俩兄弟做了这么多年,连彼此下面长了几根毛都清清楚楚,而且又都是top,口头上便宜互相占了不少,其实是最正直清白的交情。

“怎么样,他在床上的样子风不风骚?”

孙翔感觉屁股猛的缩了一下,没法克制的又想起来之前的事,脸都绿了,可又不好说什么,只得敷衍道:“还不错。”

唐昊等了一会,说:“完了?”

“完了。”

唐昊忙又追问细节,可怎么缠孙翔也就是翻来覆去的几个词,“还行”“可以”“不错”,不由得大怒,拍案而起:“一定哪里不对,你怎么突然这么谦虚了,原来征服这种难搞直男的时候你不是都会和我洋洋得意的炫耀好几天吗?!”

孙翔也大怒:“你这么淫荡才有问题好吗!反正就是↑↓↑↓,有什么好讲的!”

唐昊说:“那你搞完借我玩几天。”

“不行。”

“为什么!你都用过了也不惠泽一下兄弟?!还是人吗还是人吗!谁不知道周家小公子是黑道第一美人啊!你一个人独享也太不厚道了。”唐昊愤愤的指责他:“况且我们不是一直都换着玩的吗!”

孙翔眼睛都没眨一下:“想得美,你玩的那个歌手我已经玩过了。”

唐昊摆摆手:“早不是那个了,我钓到了新猎物。你还记得咱们小学时的那个体育老师吗,当时和你说身材特好的那个,肱三头肌特别漂亮,我前阵子看见他进gay吧了,和他搭讪居然没认出我。”

“认出才有鬼了,你小学时也一米八几看到男人就想着怎么把人带上床?……等等,你不会要用他跟我换吧?”孙翔道。

“你别这个表情啊,其实我发现,中年人的肌肉干起来才是真有嚼劲,下面松一点才舒服……”

孙翔抖落一声的鸡皮疙瘩:“打住打住,敬谢不敏,况且我暂时也不会放开周泽楷。”

“诶——”唐昊拖长了声音:“你要干嘛。”

“我要泡他。”

孙翔面无表情,在心里附加了一句,还要把他加诸在自己身上的疼痛统统回敬一次,不,一百次。

“……你当泡方便面呢,”唐昊吓了一跳,心有戚戚的说:“玩玩也就算了,搞这些太不上道了啊,咱就算是流氓,也是有底线的流氓,不碰感情。”

“在中年老师身上找到的底线?”

“靠……早知道不告诉你了。”唐昊郁闷的说,过了会,又来了精神:“咱们来打赌你多久能追到呗?”

“赌什么?”

“我赌一个星期,你要是输了,私人飞机借我开空中party。”

孙翔眉头跳了一下:“浪吧你就,上次把车借你,现在还在修车厂没出来呢。”

“那是意外,怎么样,一个星期,敢不敢赌?”

冷笑一声:“我有什么不敢,你要是输了,给我光着屁股到小学操场上跑5圈,边跑边喊体育老师的名字。”


周泽楷踏进书房的大门,皮质的大躺椅转过来,孙翔挑着眉毛看他。

“看你也不是太惊讶?”

“猜到了。”

孙翔撇撇嘴角,虽说他喜欢和强者打交道,可是一直被压一头的感觉总不会有多好受。

他站起身来,走到周泽楷面前,微微垂下视线,这种角度对方的睫毛清晰可见,空气中炸开无形的压迫感。

“知道这是哪吗?”说着低声道出一个地名。

周泽楷瞳孔微缩。

这个地名他曾在心里咀嚼过无数次,很多年前还是繁华的市区的地方,发生了一次重大的黑帮火拼事件,死了无数人,土壤里随便挖一挖都是死人手指和斑斑的血迹,传出不少闹鬼事件,渐渐的也就没人敢住,后来就变成荒无人烟的三不管地带。

也是他大哥失踪的地方。

“今天早上拿到资料的时候我还不太敢相信,居然是你。十几年前还是个瘦骨嶙峋的小乞丐,路边的杂草一样,现在已经长成一棵参天大树了,”孙翔笑笑,单指滑过周泽楷的胸膛:“啧啧,要是你大哥看到现在的你,昔日的枪王一定高兴得连枪套都打不开了吧!”

周泽楷握住他的手腕,皱眉道:“你查我?”

“了解一下阔别多年的老朋友啊。”

“我不记得了。”

孙翔顿了一下,心里暗骂了句,面上还勉强维持着倨傲的表情:“我记得就行了。那一年你刚看见我就一见钟情,日夜吵着要做我的新娘,你大哥有心做媒,就力邀我过去做客。”

“……”

“咱们在小雨之中漫步,我举着叶子为你挡雨。”

“胡说。”

“你不是忘记了吗,凭什么断定我胡说。”孙翔面不改色。

“一见钟情……对你?”周泽楷缓慢的把这句话念出来,语调结尾轻快的上扬,形成一个收音婉转的疑问句。

孙翔咬咬牙,想克制住,但没成功,一把拽上他的领子,压低了声音:“你别太过分。”

他们两人之前,先失去耐性的一方永远不会变。

周泽楷弯起唇角,顺势挤进他的两腿中间,握住细窄的腰身:“一做钟情……差不多。”

靠!

孙翔推开他,收拾着自己尴尬的表情:“总而言之,暂时你就住这,如果想要出去的话,就和我说一声,不过我不会同意的。”

周泽楷点点头,也没提什么反对意见,往门外走去。

“喂,你干嘛去!”

“祭酒。”

乱战之中刀剑无眼,经常连完整的尸身都拼不起来,因而道上也没有入土为安的规矩,只在事发的地点洒一圈酒,便是祭奠亡者了。

周泽楷就是要为他大哥祭酒。

“我祭过了。”孙翔说。

周泽楷稍稍睁大了眼睛。

“张当家也是我的前辈,可不是为了你。”孙翔收拾整齐,走到他身边:“先跟我去看看你今后要住的地方吧。”

一路走上楼,屋子里空无一人,就连之前的保安和仆从也都不见了,静谧的空间里只听到两人的脚步声。

孙翔把周泽楷带进自己的卧房,正中央摆着一张大床,靠墙是一大片的立式橱柜,环绕四周的都是拖到地板的厚重绸缎窗帘。

周泽楷走过去一看,是一整个柜子的飞机模型。

他眨眨眼,又看向孙翔。

“兴趣爱好,你可以看看,不准碰。”

周泽楷摇摇头,四处望了望,道:“我睡哪?”

“我身边。”

孙翔抱着胸,理所当然的说。

之前虽然和唐昊打了包票,要一个星期之内拿下周泽楷,可真正实施起来,又有一些难度。

他所拥有的那些外在资本,诸如样貌权势,出色敏捷的身手,周泽楷也有,有的甚至还超过他,而内在的像是男人的魅力,和床上的功夫,就更不用提了……他不认为自己那天杀猪一样的表现能让周泽楷念念不忘继而爱上他。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即使面前就是悬崖峭壁万丈深渊,他至少还能拖着对方一起下去。

下午剩余的时间在他处理帮派事物和周泽楷看书的情况下过去了,相安无事的用完了晚餐之后,周泽楷甚至还陪他一块看完了一场球赛,在最后一个点球没进时露出极其失望的神色。

总的来说,孙翔发现,如果不触碰到他的逆鳞,周泽楷其实是个相当好相处的人。

洗完澡关了灯,就是睡觉时间。定制的大床足以让他和周泽楷之间留下六七个人的位置,周泽楷睡了之后越发的安静,几乎连呼吸声都没有了,孙翔警惕了半晌,挨不住困意,迷迷糊糊的也就睡了过去。

睡到一半恍惚着醒来,往外一看天还是黑的,一个人影一动不动的趴在外面窗台上,瞬间就吓得清醒。

他回头看了眼,旁边的被窝空无一人,只有一个微微凹下去的痕迹,手摸上去却已经凉透了。

孙翔索性也不睡了,推开落地窗走出去,跟那人一块趴到阳台的边沿上。

窗户的对面正是那一片幽谧葱茏的森林,在夜色之下黑得如同化开的墨迹。

“想什么呢?”

他随口问着,一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许是没想到他能这么没顾忌,不过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道:“想我大哥。”

“哦,”孙翔应了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触景伤情了吧,别人到我这儿都吓得要死,就你还有心情伤春悲秋。”

“别人?”

“我大嫂,第一次来的时候怎么都睡不着,后来缠着我大哥做了一个晚上直到天亮。”

“……”

“哦对了,我大嫂也是男的。”

“……”

周泽楷好不容易酝酿的一点悲伤感情在孙翔来了之后全没了,只有沉默。

“你应该也知道的吧,我大哥鬼迷心窍的喜欢上一个男人,把老头子气得心脏病发作,前阵子还有个报纸报道了呢。知名民营企业家孙xx惊爆同性恋丑闻,宣传了好几天,我大哥都气死了,因为登出来的他那张照片特别丑,但我嫂子特别美。”

孙翔平静的说着,听不出什么情绪,像是在讲别人的事一样。

周泽楷道:“公关呢?”

“掩盖丑闻的公关势力掌握在孙老爷子的手里,他想盖还不是分分钟的事?问题是想搞臭我大哥的人,就是他。”

周泽楷默了默,道:“不高兴?”

孙翔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我为什么不高兴。”他趴到栏杆上,撑着腮帮子看向一望无边的黑暗:“我可高兴着呢,没人和我争家主的位置了,老是唠叨我的大哥要走了,神经兮兮的大嫂估计也不会来了,老头子对我寄予厚望,前途一片光明。”

周泽楷道:“你不高兴。”

孙翔终于有些狼狈,提高了音量:“你又了解我什么了?”

不知何时下起了一点小雨,晚风轻柔的吹拂在面颊之上,带着丝丝潮湿的冷意。

山岚之上的墨色森林像一只匍匐在雨中的巨大野兽,脚下的土壤龟裂变形,在天将明的浅白雾气之中变得清晰,背脊上长满的畸形棱角如同虚弱的伤疤。

“快去睡觉吧,不管站多久你哥也不会冒出来和你打招呼。”孙翔复又开口。

周泽楷移开视线,道:“晚安。”

“你跟我一块回去。”

“失眠。”

“失眠的话自己数数羊啊,难道还要我——”

孙翔说到一半,突然想起来自己这是在追人,赶紧把剩下半截吞了回去,生硬的转口:“——要不我来给你数数?”

“……数什么?”

周泽楷说,还问的挺认真。

两个大男人站在阳台上数羊怎么都觉得有点蠢,孙翔四下看看,只见夜色下的屋檐如同乌鸦扬翅般高高飞起,汇集的雨水纠结成一小股,被风从中间的缝隙里悄然吹下。

雨很小,因而雨滴也很慢,两三秒才有一滴掉下来。

“周泽楷,你看那边。我来给你数雨滴,数到一百下,你就会睡着了,什么梦也不做,大哥啊家族啊宇宙啊统统忘记。”

说着也没等他表示什么,自顾自的开始数了起来,微微扬起的侧脸凝练出精致的光影。

“一,二,三……”

世界兀自碌碌颠倒,零碎的只言片语徐徐散在风中,像是退潮之后银蓝色鳞片的鱼群洄游,归于安静的迷局。

“……十七,十八,十九……”

频繁刺痛心脏的荒凉烙印落入黑暗潮湿的土地里,被细雨款款覆住。

孙翔无意识的往他身边靠了靠,周泽楷接住了他。

“三十八,三十九……咦刚刚是不是漏了一个,接着数啊,二十六,七十九……”

至少这一刻,时光温柔。



评论(37)
热度(151)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