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周翔】群作业#01 电话恐惧

*第一次写的时候如脱肛野狗般离题千里,第二次……勉强凑个数吧!我是为啥要选这个题目来虐待我自己的????

*试试 @惊扰眉间相思 的文风(。



孙翔是一个gay吧的服务生。

他之所以会在这里当服务生,是因为待遇好,老板给的钱很多,还包吃住。

最重要的是,他在这里打了半个月的工,都没发现这是一家gay吧。

没人和他说啊!全是男人很正常啦,有的人不小心碰到他的屁股也很正常啦,毕竟人多么。

酒吧里提供“外带”服务。

打开菜单,花样百出,警服play,护士服play,兔女郎play……还有大叔play,等等,孙翔看不懂的字眼。

不过他也不用担心,店长说了,他在店里送送盘子就好,即使不想送盘子,到处溜达溜达也可以,总之就是要和客人进行‘友好’‘贴心(shen)’的交流。

孙翔很高兴,他下学期的书本费不用愁了,因此对工作更加尽心尽力。

一天,孙翔发现一众服务生都偷偷摸摸的躲在吧台后面。

“你们在干吗。”他问。

“嘘——”有人把手指放在唇边示意噤声:“看。”

孙翔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酒吧的角落,一个人正在默默的喝酒。

“咋了?”

“唉,帅。”服务生小A说着,翘起兰花指作拭泪状:“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长得比他漂亮。”另一个服务生小B冷冷的接道。

“可恶,你也没他好看。”小A愤愤的指责。

gay吧里的服务生,有的不是gay,比如孙翔,有的是,比如其他所有。

共同性在于都是男的,不同性在于他们比较娘,孙翔最man。

“那你们蹲在这里干嘛,看着他会比较容易便出来?”

孙翔莫名其妙的。

“他要点单,我们在纠结谁去。”

“谁爱去谁去啦,反正我不去。好讨厌,这么远就能看到皮肤这么好,近看还得了,我才不要去。”

“就是,男人睫毛长那么长做什么,接吻戳死人。”

……我昨天还看见你在贴假睫毛呢。

孙翔觉得自己上场的时候到了,一甩毛巾,整了整衣领,傲然道:“我去。”

朋友有难,理当‘霸道’相助。

孙翔就这么霸道总裁一样的去了。

“您好,客人,喝酒吗。”

他用‘喂,杂种,来一架吗’的语气说。

客人像只兔子一样吓了一跳,好半天才说:“我……点了。”

“继续喝。”

那人露出为难的神色,犹犹豫豫的问:“有什么?”

孙翔想,报答店老板和大家的时候到了!

“JohnnieWalker,Chivas,RemyMartin,这几个牌子不错。”

确实不错,每瓶都在五位数的价格,能差到哪里去吗???虽然孙翔喝不起。

“好,”那个人点点头:“每样来一瓶。”

“………………”

孙翔被千金一掷时的光辉闪瞎了。


去拿酒的时候走到后台,把这事一说,尖叫声此起彼伏。

“我屮艸芔茻,居然是土豪!!土豪还长得那么好看,还给正常人活路吗!”

小B摸着下巴:“不过这种人总会有某个致命缺点。”

“他有什么缺点?”

“他是同性恋啊。”

……你不要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好么。

一竿子中枪的人都沉默了。

“卧槽,这你都看得出来??怎么看出来的?”孙翔奇道。

“……”

“唉!他也不容易,心理压力应该挺大吧。”孙翔抚掌感慨。

“…………”

“我去安慰一下他。”

“………………????”

孙翔又去了。


周泽楷想点“外卖”。

他马上过22岁生日了,可是由于之前一心扑在学业上,至今还没有脱离单身。

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

好心的朋友推荐他来gay吧试试,他就来了,可是很让人烦恼的一点是,店员只会一直让他喝酒。

喝酒……有什么用呢,他想要的,是酱酱酿酿啊。

“要是喜欢一个人,就要连那个人脏的地方一起喜欢。”

酷霸狂炫拽的gay吧服务生深沉的坐到了周泽楷身边,给他倒了一杯酒,给自己也倒了一杯:“不过你不是肮脏的,肮脏的是这个世界。”

“……”

语罢仰头一口喝尽,语气里有无尽的沧桑。

啧啧啧啧啧,一口五百块,爽,孙翔想。

“呃……我只是想,点外卖。”

周泽楷觉得这样下去自己的画风要跟着裂了,赶紧拉回话题。

“点外卖啊?你怎么不早说,”孙翔一拍大腿:“我还以为你这借酒消愁呢。”

“啊……”

虽然这样说也没错了,一直是魔法师确实也让人很愁。

“心情不好多吃点就高兴啦!你喜欢哪种口味的。”

孙翔积极的推销,他觉得,店里的营业额又要因为他爬升一步了,不禁给自己点了个赞。

“我喜欢……”周泽楷看着眼前闪闪发光的年轻人,‘你这样的!’差点就脱口而出。

不过他憋住了。

果然,和他在一起自己帅气的画风就容易裂掉,这样不行。

“甜甜哒。”他说。

“甜的?”孙翔头上顶出一个巨大的问号。

酒吧里,似乎不卖甜点吧……

他回头看了一眼,吧台后的一双双眼睛正充满期待的看着他。

对啊,我还有战友在,怎么能因为这么点小事放弃呢,推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暂时,可能没有……”孙翔陈恳的说:“不过,迟早会有的,到时候我打包给你送过去,行吗。”

周泽楷听成了‘打包我给你送过去’,立马说好。

孙翔说:“哦,如果想要预订送货上门服务,你得先办一张我们这里的会员卡。以后会有更多优惠和折扣。”

“比如说?”

“买一送一啊,包月包年什么的。”

周泽楷张大了嘴巴。

买一(只孙翔)送一(只孙翔),包(孙翔一整个)月(随意玩弄),包(孙翔一整)年(随意玩弄)。

天,gay吧真是个深不可测的地方。

“买,包年。”

这回轮到孙翔张大了嘴巴。

一张会员年卡10多万的说!

他打工得打多少年才能办,哦不,推销出去一张啊!

“这是我们公司的菜单和您的会员卡还有酒水的账单谢谢惠顾希望您再次光临!”孙翔生怕他反悔,赶忙把一堆东西塞过去,急急忙忙的跑回了后台,一边朝里面比着胜利的手势。

欺负傻多速的感觉太好了!


不过因为他太着急了,把公司的外卖电话给成了他自己的名片。(so sad


晚上,孙翔躺在床上打PSP,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

“喂,哪位。”

“……外卖呢。”

孙翔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想起来今天签了个大客户,但是一高兴就把这事忘了。

“哦!你等等,这就送来了!!”

孙翔飞奔下楼,在路边的西点屋买了块巧克力蛋糕,又买了点螺丝鱼片糕准备做宵夜,骑上他的小绵羊,往周泽楷给他的地址飞奔而去。

进了门换鞋,孙翔左右瞧了瞧,再看看自己破了个洞的袜子,缩了缩脚。

“巧克力蛋糕,吃吧,别客气。”

周泽楷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蛋糕,嘴一瘪。

“……”

“怎么了,不够甜?”

“不要这个。”

靠,祖宗,不是你想吃甜的吗!

孙翔怒从心头起,恶向胆……没钱还谈什么胆!于是他把自己的夜宵袋子放到桌子上。

“你可能是晚上没胃口不想吃甜的,吃点这个试试?开胃的,不过是咸的,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

周泽楷含着金汤匙出生,没吃过平民的鱼片糕。

他小心的拿指尖掰了一点,放进嘴里,嚼了嚼,眼睛一亮。

“唔。”

“好吃吧好吃吧。”

两人就着啤酒其乐融融的吃完了鱼片糕和螺丝。

两瓶下去,孙翔站起来,走起路来打着摆子,醉得和鸭子一样。

“走了走了,下次还要外卖打我电话。”

醉了还不忘记推销。

周泽楷一个激灵,从酒意里挣扎出来一点。

‘外卖’还没吃就要走了!

他努力睁大双眼,迷茫的视野里孙翔变成了N个,他赶忙胡乱抓住其中一个的脚踝。

一个巨物从天而降。

周泽楷被砸晕了。


问:送外卖到主顾家结果把他吻晕了怎么办。

孙翔不想回答,他已经为这事伤心好几天了。

虽然自己醉后会去吻一个男人挺匪夷所思的,但是……事实就是他醒来后发现自己压在周泽楷身上,嘴里含着他的嘴唇裹巴裹巴的。

怪不得昨晚梦到在吃肉呢!

他还连点了好几盘呢!

想到这,孙翔脸都绿了。

他觉得,这一定是周泽楷长得太好看的错。


晚上,孙翔躺在床上打节奏大师,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不认识……哦有点熟悉的号码!

这不是他消失了好几天的金主吗!

孙翔大爆手速把他的手机号存了,接起来,意气风发的说了句:“喂!”

周泽楷:“……”

周泽楷:“外卖。”

哦哦又要点外卖了?

孙翔寻思了一下,上次的螺丝和鱼片糕挺得周泽楷欢心,想来他口味和自己差不多,欢欢喜喜的应了下来。

老妈从老家里给他寄了一大包土特产,一个人吃也吃不完,干脆和周泽楷分享好了!

于是周泽楷打开门时,就看见孙翔拖了一个大蛇皮麻袋,手腕子里还挂着两根腊肠。

“……”

“周泽楷,我来投喂,哦不对,送外卖了!”

这顿也吃的很开心,但是孙翔一个人的开心。

周泽楷心想,尼玛,不能一直这么下去了,难道要继续光聊天打屁看星星看鸭脖,不酱酱酿酿,带着处男之身和一身的腊肠味迈进22岁吗!

他买的可是上床档次的钟点!

“嗝,”孙翔摸着肚子站起来,说:“对了,我家热水器坏了,借你这洗个澡。”

周泽楷愣在原地,周泽楷热血沸腾。

“好。”他脱下了裤子。

孙翔走进浴室,中间摆了个大号的按摩浴缸,鼓捣了半天不会用,又不好意思问周泽楷,最终还是悻悻的洗了个淋浴。

十来分钟后,浴室打开了条缝,探出一只手。

“周泽楷!你有没有浴巾!”

周泽楷想了想,递了条自己平常用的给他。

“谢了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卟!”

突然响起一串哀嚎,伴随着浴室里稀里哗啦各种东西落地的声音。

周泽楷忙打开门,孙翔趴在地上,沐浴露啊牙刷杯啊散了一地,到处都是水。

形成了:水,水,牙膏,沐浴球,水,孙翔,水,水,润滑剂,水,刮胡刀,水的局面。

咦咦好像有什么不对的东西混进去了。

他默默的藏起那个小瓶子,想了想,又摆到了显眼的地方。

孙翔头晕眼花缓过来一点,连忙大喝一声爬了起来,捂住了屁股。

周泽楷想:嗯,比我短一点,但是颜色不错。

孙翔又大喝一声捂住了唧唧。

周泽楷又想:屁股翘,点赞。


问:有什么事比吻晕了顾客还要丢脸。

答:在顾客面前平地摔还露出了屁屁和唧唧。

孙翔狠狠的擦着桌子,恨不得把那一块擦出洞来。

有钱人的声音果然不好做,自从他开始送外卖之后,自己先后失去了初吻和果体。

不过他又想,这下能失去的都失去了,也没啥好怕的啦!(天真

就是周泽楷之后老找他出去玩,带他坐摩天轮,吃豪华大餐,给他弹钢琴听,还能辅导他做数学题,让他觉得有点烦。

总是打电话给他的周泽楷烦烦的。

会忍不住偷偷期待周泽楷打电话过来的自己也烦烦的。

没法抵抗美食美男的自己更是烦烦的。

手机铃声响起,孙翔风风火火的冲到换衣室掏了出来。

“喂!”

“是我。”

“周泽楷,”他咳了好几声才把太过明显的笑容咳掉:“你不是说今天很忙不会打电话过来了吗?”

“……打扰你了?”

“没有没有,我什么时候都很有空啊!”孙翔说完,觉得这话有点不符合他之前炫霸的画风,立马又酷酷的说:“我是说,我下班的时候正好要到你那边去买点东西,你要是饿了的话,我可以顺便带外卖给你。”

“好。”周泽楷笑了笑:“想吃鱼片糕。”

“没问题,要多少有多少。”

孙翔神采飞扬的挂上了电话。

小A:“你觉不觉得翔翔最近有点娘娘的。”

小B:“……听上去怎么那么饶舌,直说他是不是恋爱不就成了呗。”

小A:“他恋个锤子的爱啊,每天不是上课就是打工,来来往往见的都是男人,连路过的狗都是公的,和谁恋爱。”

小B:“小周啊!天天带他出台的那个。”

他们以为自己说的很小声,但是实际上孙翔耳尖的听到了。

一道九天惊雷劈到了天灵盖上。


晚上,周泽楷在家左等右等,还是没等到他的‘外卖’,就又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喂。”

拨通之后,对面传来鼻音嗡嗡的声音。

“想点外卖。”

“哦,抱歉啊,我最近可能不做了。”

“怎么了?”

“学业压力有点大,酒吧那里我给辞了。忽悠你办了年卡,可是都没真正的帮你什么,对不住。”

“……没关系。”

“周泽楷。”片刻的沉默之后,孙翔突然叫了他的名字。

“嗯?”

“我们还会是朋友的对吧。”

周泽楷一时有点不知如何回答。

“不过,你还是别给我打电话了。”孙翔揉了揉眼睛:“我今天才知道那是gay吧,我怎么就那么蠢呢。”

“别再耍我了。”


周泽楷翻箱倒柜的找遍了家里,好歹翻出孙翔了上次给他的地址。

从来都是他等着青年乐颠颠的送上门,终于,也轮到他主动一次。

一栋老式的住宅楼,进门的墙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拆字,周泽楷开车进去,走到一半车顶上轰隆一声,停了半秒,前面的挡风玻璃头破血流似的淌下水来。

“啊楼下那个,不好意思啊,干净水,只是洗过米而已。”

“……”

周泽楷没说什么,径直开车到孙翔楼下,小弄道里七拐八弯,蹭掉了不少车漆,他都没在意。

敲门前,周泽楷又给孙翔打了个电话。

老旧的门板隔音效果很差,几乎同一时,里面响起了高亢的彩铃声。

孙翔按掉。

周泽楷又打。

孙翔又按掉。

周泽楷再打。

孙翔:“我次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周泽楷敲了敲门,咔擦一下,锁太烂,门直接开了。

周泽楷:“……”

只穿着一条大裤衩拿着手机干嚎的孙翔:“……”

“你过来干嘛,出去出去,小地方不欢迎你。”

孙翔过了电的猫似的跳下床,把他往门外推。

“不是。”

“不是你个头啊!我都快被你烦死了。”

周泽楷错愕的看着他。

他起初以为孙翔只是生气了,可站在他面前的这个青年,却在骂出那一句的同时红了眼眶。

“不要哭……”

他赶紧拉住他的手腕。

孙翔甩开他,抬起手擦了擦眼睛:“我是烦!烦懂吗!”

“不是,你是……”

“别再给我打电话了!是你我不想接,不是你我更不想接,你知道我现在有多讨厌电话吗!”

“QAQ抱歉……可是,我喜欢你嘤!”

周泽楷一把将他搂进怀里。

孙翔:“杂碎!别碰我。”

周泽楷:“就碰,就碰。”

孙翔:“你以为我是卖的。”

周泽楷:“没有,你最干净。”

孙翔:“我没钱,品味又差,脾气还不好,吃西餐老是拿反餐具,柜子里只有一套西装,不会吐槽,还喜欢吃大蒜。”

周泽楷虽然觉得他说得没错,但他觉得自己要是承认就死定了。

周泽楷:“我喜欢大蒜。”

孙翔:“呜呜呜呜呜。”

周泽楷:“呜。”

孙翔:“你哭个蛋啊。”

周泽楷:“啾。”



意识流+神经病一样的写完了,迎风吃西瓜去!




评论(32)
热度(330)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