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不会剧终的夏天

很多短小的段子,这个过两千了啊,单独放一放……用接地气的方式写写,标题是我对这个热得要死的天气的愤怒otz



天色暗了,空气里都是茉莉花的香味,黄少天穿着个大裤衩,支楞着两条又瘦又直的腿跑来跑去。

黄少天:“文州,有蚊子,我被咬了好几口了,都是包,你看。” 

喻文州帮他挠了两下:“家里没风油精了,过会出去买,顺便散个步。”

黄少天:“带囡囡去不,她一个人留着看家,我看她那爬里爬外的好像挺无聊的。”

喻文州:“不会,就咱们俩去。”

黄少天应了,蹬蹬蹬的跑出去,回来说:“你就把个西瓜给她抱着,抱了一下午?这哄小孩姿势也太简单粗暴了。”

“她喜欢抱,就让她抱着,回来再带个冰的给你吃。”喻文州拍了拍他的屁股:“走吧。”

“哦,好,买那种无籽的,挖着吃,我上次买的一套的勺还没拆封呢。”

“等等。”

“干嘛?”

“你是不是……”喻文州视线下移。

“哦,晾晾嘛!晚上正好用啊。散散步溜溜鸟多合适,反正现在外面天都黑了,也没人能看出来,我这裤子宽松着呢,你看你看。”黄少天把一边裤筒扯开:“你穿一只裤腿我穿一只裤腿都行。”

“晚上用吗?你的还是我的。”

“……你的你的。”

两人出了门,对面台阶上坐了个人,正在吃芒果。

“张佳乐!”黄少天抬高了音量:“你坐这这干嘛,鬼鬼祟祟的我还当你图谋不轨呢,天再黑点就把你逮着送保安部了啊。”

“没看见吗,吃芒果。”

“我看见了啊,我问你干嘛在外面吃芒果。”

“我离家出走。”

“……你又和孙哲平吵架了啊。”黄少天把手背在脑袋后面,幸灾乐祸的:“还是上次那事?你要草莓味的他非要带颗粒的套子?”

“那事早解决了,后来我们买了个草莓味的颗粒套子。”张佳乐说:“不是你管我啊,一边玩去,烦着呢。”

“好吧好吧,你们每次吵架都是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跟跳广场舞的大妈袜子一样臭,我还懒得知道呢。”黄少天说。

张佳乐把吃剩的芒果啪的一声拍到台阶上:“这次不一样,他太过分了!”

“这次又怎么了?”

“他嘲笑我,骂我,还打了我。”

“……”黄少天给噎着了,喻文州说:“那是挺严重,家暴吗?”

“嗯。”张佳乐重重点了点头。

“怪不得你要离家出走,那你怎么还在这。”

“我昨天买了一冰箱零食还没吃完呢,怎么能这么便宜了他,我要吃了再走。” 

“哈哈哈哈哈哈。”旁边传来一阵大笑。

叶修端着碗靠在门边上,一手拿着筷子指张佳乐:“看你那出息,离家出走最多走到小区门口就回来了。”

张佳乐:“我上次都走到菜市场了。”

叶修:“嗯,反正你是走不出方圆500米的。”

张佳乐:“我那次是正好想买个菜,就在那停了。”

说到这,他又愤愤道:“结果他居然说我买的海带老得可以系鞋带,有病啊这人,气死我了。”

叶修:“哦,所以你又离家出走了。”

张佳乐:“嗯,这回走远点,起码坐个车。”

叶修:“那你记得下站就下了,省得走回来太远。”

张佳乐:“……”

正说着,一个人大步上了楼。

叶修:“哟大孙,你这是出去和谁干了一架啊,怎么眼睛乌青乌青的。”

张佳乐蹭的站起来,芒果也不要了,急急忙忙的要走。

孙哲平一把就把他拉住了,说:“给这祖宗打的。”

“你也打我了!”张佳乐说。

“我推了你下,开玩笑的,你就直接拿鼠标砸我,还有理了?”孙哲平说。

一时间大家都无语了。

王杰希走出来,脖子上挂了个小猫围裙,对叶修说:“吃好了没?”

叶修把碗递过去:“诶嘿好了好了,要不我洗吧,你今天烧饭辛苦了。”

“不辛苦。”

“嗯那你洗吧,我觉得你拿锅铲和用洗碗机的时候,特帅。”叶修站起身,拍拍裤子上的灰:“和洒熔岩烧瓶一样潇洒,肩负起了咱家的未来。”

王杰希面无表情,领着叶修进去了。

张佳乐还在和孙哲平犟,大声道:“你这是侵犯合法公民的切身利益,我要去消费者保护协会告你!让你吃我做的饭还嫌弃我!”

“消协不会鸟你的,省省吧。”黄少天继续看好戏。

孙哲平把张佳乐捉着,跟只老鹰捉小鸡似的:“每天日一炮,今天还没日,补上你就老实了。”

“呜哩哇啦#¥@#~¥!%”张佳乐被拖进去的。

喻文州说:“走?”

黄少天欢脱的跳着楼梯台阶下去了。

走到院子里,远远的就看见两个大高个走过来。

孙翔和周泽楷养了条特别大的德牧,力气大得据说拖个孙翔外带辆婴儿车不费劲。这次也一样,孙翔往后仰着身子,牵着牛跟拉犁似的。

“队长,快看逗比。”黄少天说。

周泽楷匆匆跟在后面,一手拿着孙翔的篮球,背上背了个包,跑过去了才看见上面印了一张大大的德牧脸,侧着眼睛眼神特别高贵冷艳,看久了有doge的晕眩感。

“儿子!儿子你跑慢点,不然晚上不给你吃肉粽了,给周泽楷吃!”孙翔大声喊。

周泽楷:“呃,想吃蛋黄的。”

孙翔:“不行,你吃肉的,蛋黄的给它……周泽楷你怎么能跟狗抢食呢!令人发指!”

周泽楷说:“……” 

那德牧一点也没把它老子放在眼里,一路火烧屁股似的狂奔,孙翔和周泽楷也就这么风风火火的跟着狗跑了。

“别人是遛狗,到逗比这就是狗溜人。”黄少天乐得抱着肚子,喻文州脸上淡淡的,可肩膀都笑得抖了。

步行到超市也不远,两个人先买了风油精,又买了个西瓜,黄少天忽然在货架前站住了。

喻文州:“怎么了?”

黄少天拿了根拖把,一大捆布条扎在一起的那种,跨上去,说:“刚不是看见王大眼呢吗,顺带感受下王不留行舒畅华丽的操作感。”

“感觉出什么来了吗?”

“还行,就是挂空档的时候有点不知道把鸟放那边。”

“……”



评论(14)
热度(204)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