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喻黄】你看什么,不如看我

短打,就想试试各种不同的写法


进训练营第二年,黄少天对荣耀的热爱正烧得如火如荼。他知道自己是这儿最出色的,以后也会是独挑大梁的存在,每天都很充实,也很快活,连做梦都梦不到什么不满的,日子就在别人艳羡的目光里这么细水流长的过下来。

战队也在逐渐而快速的成长着,一个夏天过去,宿舍楼上就爬满了一墙绿荫荫的爬山虎。

队长带着他去看新来的小学员,嘈嘈杂杂的一大片人,他一眼就看见了其中的一个,默不作声的坐在角落里,肤色白皙,这大热的天气,还穿着长袖长裤,衣服黑色,可莫名的就让人觉得很干净。

魏琛点过了一遍名字,说:“过会就做结业考核了,先训练一会,吃了饭开始。”

黄少天注意到那个男生也在名单之列,偷偷看了眼,古意盎然的名字,喻文州。

倒是和人挺配,君子。

屋子里温度太高,一波波的热浪几乎要实体化,魏琛扯着嗓子吼半死不活的一群小年轻:“都精神点!谁要让我知道放水了,过会没饭吃。”

众人嘻嘻哈哈的应了:“要是没饭吃就赖着不走了。” 

可就算不要他提醒,等考核开始之后,自然就会都打起精神来,今天过去之后,这儿至少有三分之二的人会离开,背着不多的行李和破碎的梦想,永远的离开荣耀的世界。

赖着不走怎么行,谁都没当真。

过了会,盒饭送来了,黄少天自己不大,但早来了一年,在训练营里就是长辈,自发的就把活接下来了,“鸭肉饭谁的”“还剩个牛肉河粉”叫得欢快。

还剩一盒,喻文州在电脑前一丝不苟的进行练习,黄少天叫了一声,没有回应,索性溜达着给他送过去。

电脑屏幕盈盈的发着光,衬得少年面色如玉。

“你不热吗?”黄少天把盒饭放在一边。

喻文州一惊,显然是没察觉到有人走到身后了,屏幕上已经刷出game over的字样。

他拉了下领口,说:“还行。”

只是最普通的一些练习,跳跃,踩点,攻击电脑程序设置好的无规律石头,黄少天刚进营的时候不知做过了千万遍,曾发下豪言壮志说要满分通关,最后虽然没做到,但也相差无几了,十万的评估分,他拿了九万七.

屏幕上显示出的数字,停在四万二。

心里微微的有些诧异。虽然说是训练营的学员,但这样基础的练习,寻常人也至少在六万往上。

“别太紧张了,这个考核其实也不太难,放松心态考,就当是平时的练习赛,很快就能过了。”

黄少天觉得是自己打断了他的练习,停在这么难看的数字上,说不定会对接下来的考试有影响,从肚子里挖话来安慰他。

喻文州点点头。

这时旁边有另外一个学员凑过来,说:“今天不错嘛,终于过四万了啊文州。”

“嗯,运气好。”喻文州笑了一下。

“你可真淡定,我今天试了下,都上不了七万了,烦。特怕自己刷下来。”学员看到立在一边的黄少天,又道:“黄少,据说你能上九万,有空教教我呗?”

黄少天拉过一把椅子坐了,看也没看他:“哪来那么多话,下午考试不想考了?等你进了训练营再说。”

学员讪讪的缩回头。 

谁都能听见那话里的嘲讽,称赞和友好都不是真心的,在这样需要踩着别人往上爬的地方,并不只是比赛场里才会有敌对和恶意。

喻文州停了一下,又想开一次练习,黄少天打了下他的手背。

“先吃饭。”

对方点点头,拆开盒子,浓密的眼睫垂下,眼底有很重的阴影。

喻文州很安静,吃饭的时候尤其。

预想里的事,像是受了委屈,然后眼泪啪嗒啪嗒一滴滴掉在饭盒里的狗血场景没发生。喻文州甚至把他偷偷加餐的一个鸡腿也吃了,饭扫得干干净净。

这样的安定从容,让黄少天又一次迷惑了。

这是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没可能留下,所以破罐子破摔了? 

喻文州自己把盒子扔了,回来还跟他道了声谢,黄少天把单子给他,让他在自己的名字后面签字。

喻文州。

清秀而冷峻的写法,倒还真有些翩翩一叶孤舟的感觉了。

黄少天跑回去交单子时,又回头看了他一眼,屏幕上已经切回到训练程序。

细白的手指优雅得像弹钢琴一般,在键盘上敲击,间或伴随着鼠标点击的声响。

但黄少天知道,他又不会过四万了。


荣耀虽然推崇的是汗水和练习,但没了那关键的一点天赋,再多的汗水也是白搭。黄少天深谙这个道理,并且一直当做真理一样牢记着。

所以他再一次看到喻文州的时,心里很是震惊了一下。

考核持续了两三天,他就出去找朋友玩去了,风尘仆仆的赶回来,正好是考核结束,新的正式学员分宿舍的日子。

喻文州自己搬了不太大的箱子,夹在胳膊下,和舍管员一边说话一边走进来,额上一层薄薄的汗,眼神明亮。

黄少天第一次看他这样的眼神,才知道他上次也并不是没有触动的。

只是那些委屈,不甘,或者更复杂的,他并不怎么了解的情绪,都藏在这深潭一样的双眼之下,不轻易的让人看见。 

战队初期,条件一切从简,黄少天作为战队的明日之星跟魏琛一块住特权间,其他的普通学员只有六人一间。

房间里跟火炉一样,只有食堂里有空调,吃了晚饭,大家也就不回去,三三两两的在食堂前的台阶上乘凉。

黄少天左右看了一圈,喻文州也不难找,一个人坐在一边,拿着手机,像一座遥远的冰山。 

他还是长袖的黑衬衫,笔挺而清俊的,在一群因为天热就打着光膀子的宅男里面显得很特殊。

上帝造人的时候,是偏心了的,黄少天想,有的人是漏了馅的灌汤包,有的人则是奶油小馒头,还能做出兔子的形状。

“想家了是不是?”黄少天丢了罐可乐给他,自己也拿了一听:“我去年刚进训练营,天天收到我妈短信,发的没完没了的。” 

喻文州没说话,把手机让给他看。

“……”黄少天对着上一届的联赛视频,嘀咕了一声:“心真大。”

过了会,他又凑了过去:“我也要看,手过来点,让我一起看一个。”

两人就挨着看了,一场比赛播了一半,黄少天忍不住:“哎呀这个太可惜了,魔道学者丢熔岩烧瓶之后就该一块围攻他的嘛,刺客也是的,这会还缠着治疗,没看见下血速度有异常么,这铁定是穿了一身高防装了。”

喻文州点点头:“战术布置的有一点漏洞,前后衔接不上,战法打得太奔放了,可能会和团队脱节。”没等接话,他又皱起好看的眉头:“不过这个魔道也有些冲动了,技能没什么保留,过会冷却时间会很尴尬。”

事实正如他所言,魔道学者在两个大招之后被一战矛掀下了扫把,之后就是一面倒的围殴。

喻文州看着屏幕,黄少天却在看他。

他没听过喻文州说这么长的话,眼睛亮得和天上的星辰一样的模样,忍不住就想要再多看几眼。

有人看见他俩窝在一块看视频,喊道:“黄少,小五约了晚上一块去他房里看片,你去不去?”

这话搁别的战队少不得要尴尬一会,但蓝雨没有女生,学员又都是半大的孩子,直率而坦诚,就连青春期时萌发的一点欲望也是新鲜有趣的,并不显得污浊。

黄少天刚准备站起来,想了想又坐了回去:“算了算了,给我拷一份下次我带回去自己看,我今天要跟文州一块研究视频。”

“吓,”那人张大了嘴巴:“你可别把咱们训练营里唯一一个清白的也带坏了啊!还是光天化日之下就看,尺度有点大吧。” 

“去你的!我看比赛视频呢。”黄少天嚷嚷道。

那人也知道是这样,开个玩笑而已,和其他人一块勾肩搭背的走了。

黄少天回头,喻文州正好收了手机站起来,忙道:“怎么不看了,后面不是还有客场赛么。”

“累了,准备回去洗个澡休息会。”喻文州笑了笑:“你的朋友们叫你,你就快去吧。总是看视频其实挺无趣的。”

黄少天挠挠头:“怎么会,我看十遍百遍都不会腻的啦。不过你要是累了,就去休息吧。你的黑眼圈又重了好多喔。”

喻文州点点头,走了。

他的背脊很直,在风中又显得消瘦。

好像是哪里都通行的潜规则,长得好,脾气好的,总是没法和最大众的一帮人混在一起,反而是容易发火的,口无遮拦的,让人觉得才是真性情,觉得愿意亲近。

但他对这样的不合群,好像又并没有放在心上。

这样的孤立在一段时间之后达到高峰,战队接二连三的失利让整个蓝雨都有些死气沉沉,打法僵硬,队员状态下滑,要解决的问题很多,也许在黄少天能打了之后,他们会拥有很多很远的未来,但这都没法让现在的沉重减轻半分。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喻文州和魏琛打了三场,赢了。

魏琛走后,黄少天自己都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可喻文州还是那个样子,像一尊雕刻出来的大理石雕像,就连折射的光芒都是冷淡疏离的。

他听过人在背后骂他,说他无情。

确实,怎么会有这么无情的人呢? 

黄少天想,如果不是自己执意要套近乎,喻文州可能连他的长相都记不住。

他就像童话里的那个快乐王子一样,游离在人群的边缘,却又保持着一丝待人的善意,在自己的世界里就能活得很好,并不像一些消极的人那样,因为受到冷落或被人不喜欢就自怨自艾,需要外界的评价或支持才能活下去。

所以黄少天也不是什么实力强悍的战队王牌,在喻文州眼里,他只是个队员甲,顶多算是个比较吵的队员甲,和保安大爷养的那只聒噪的鹦鹉没有什么区别。 

晚些的时候,训练室里的人三三两两的走了,黄少天刚准备关灯锁门,才发现屋里面还有一个人。

喻文州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头埋在臂弯里,日光灯洒在他的脊背上,蒙蒙的就透着一层光,显出一点柔软的脆弱。

黄少天走过去,少年枕在笔记本上,上面的字迹依旧是一丝不苟的整洁清晰,贴着本子处的皮肤几乎要和纸张一样雪白,眼睛下一片青黑的阴影,大概是累狠了,才会放任自己在曲终人散之后小小的休憩片刻。

屏幕上的视频没有按暂停,已经播放到了最后,一身漆黑的术士手持法杖,团队赛的地图里只剩下他一个。

他偷听到过魏老大和经理的谈话,知道就算没有喻文州的这三场,魏琛也不会继续呆下去。他是个有雄心抱负的人,没法忍受不站在比赛场上的痛苦,即使是教练或者场外指导的位置也不行。

但喻文州偏偏就这么做了,让他的离开似乎顺理成章,让所有人对于老队长走了的苦闷,都化成对于他的恶意。即使没有到恨的程度,也是必然讨厌的。 

黄少天想,如果自己那天没有恰巧路过经理室外,自己是不是会就这么跟着仇视起喻文州来。

他说不上来心里的那么点悸动是因为什么。

蓝雨亟待改革,需要一场痛痛快快的大雨,可喻文州带来的,却是浓烈辛辣的酒。

可无论是怎样,至少都是足以让战队继续喘息的甘霖。 

他开始想要了解喻文州,想要知道在那不动声色的冷静背后,是不是还有些什么别的东西。



评论(4)
热度(85)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