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周翔】甜心的烦恼 1

*每次写群作业都会如脱肛野狗一样一发不可收拾=A=,命运总是如此相似,当新挖的坑算了,群作业……我再想想……

*液化神级ooc我自己都无法直视了,坑之

*标题证明我在追甜心之路嘻嘻嘻!俗套设定,日常番走向~

 


左邻右舍都知道,楼下住着的年轻人养了一只很凶的大狼狗。

年轻人是个贫穷的大学生,这从他洗得泛白的牛仔裤和穿了快一年的外套就能看出来了。但这也没什么关系,长得好看的人总是会讨人喜欢的,即使套着一条麻袋。

青年就是这样一个讨人喜欢的人,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长相,还因为他的好脾气。

江大妈家的水管坏了,或者是刘阿姨没空去接女儿下课,只要拜托了他,一准就能妥妥帖帖的办好,末了连嬉皮笑脸的讨个好处都不会,只是轻轻的笑。

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家能容忍他养了那条坏脾气的狼狗的原因,如果是其他人,一早就被赶出去了。

狼狗很大只,浑身都是雪白色的毛,威风凛凛,已经把小区当成了它的领地,每天早上晚上都要昂首挺胸的巡视一番。

而到了夜幕降临,回到和年轻人一起的小窝里之后,它又会摇身一变,变成个年轻英俊的青年,陪伴在他最亲密的人身边。



周泽楷从来没想过要养幻兽,即使是在幻兽普及率走高,价格走低的这个年代。

和手机以及各类高端产品一样,幻兽属于高新科技的产物之一。宠物寿命的短暂让人们发明了这种可以化为人形的特殊机器人,他们可以是宠物的样子,也可以是人类的样子,而且大多非常俊美,满足了人们的各种需要。

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幻兽作为终身伴侣,不仅仅是因为外貌,更因为他们再仿真,也是程序的产物,只要输入了忠于主人这个命令,就永远不会背叛。

在大多数东西都能待价而沽的年代,幻兽也不例外。

虽然总体上来说它们都属于奢侈品,不过一些小体型的,诸如鸟类,还是较为便宜的,和高档一些的电脑差不多。而土豪玩的等级就更往上一些了,猫狗甚至是豹子狮子,都是顶级的幻兽,与其说是像手机,不如说是像汽车,因为买了并不是花钱的结束,而是开始,光饲养就得源源不断的往里面投钱。

因为太能吃而被不堪重负的主人送去幻兽中介所的并不在少数。

所以周泽楷自幻兽问世以来一直清心寡欲,即使在橱窗里看见了造型有趣而美丽的幻兽也目不斜视。像他这样勤工俭学的大学生,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遑论养活一只幻兽。

“这个你不用担心了,他命很硬的,你就算给他喂点残羹剩饭他都能活下去。什么,高级幻兽饲料?太浪费了吧,难道你要为了他卖身吗?”

把幻兽托付给他的人看起来一点也不靠谱,只一个电话,便以亲戚的名义把幻兽送了过来,末了丢给他张名片,说是有不明白的可以打这个电话。

拆箱的时候还是有些期待的,毕竟是自己拥有的第一只幻兽,即使他是个二手货——或许三手了也说不定,委托人说他被退货了好几次——周泽楷还是小心翼翼的拿美工刀割开了胶带,而不是粗鲁的直接撕开盒子。

入目的先是一小撮白色的绒毛,打开纸箱,一只巴掌大的小狗就展现在了眼前。

它仰躺着,双腿叉开,两只前肢拢在胸前,白色的肚皮一起一伏。

要不是还有那么点动静,周泽楷或许会觉得它要一睡不醒了。

“这个是大型犬来的,别看他现在就这么丁点大,以后站起来能和你一样高,”电话那头叫叶修的,有着玩世不恭口吻的男人轻笑着:“所以也别费心思买些小衣服小笼子了,很快就会淘汰的。”

你不说我也不会买的,周泽楷摸了摸瘪瘪的口袋心想。

“因为要认新主人,我给他恢复成了出厂模式,你可得好好教他做人,啊不做幻兽啊。”

交代好注意的事项,这只雪白的,照品种来说应该是雪狼的家伙就在周泽楷家安家了。

周泽楷翻开他的使用说明书,最上一栏是关于幻兽的基本身份信息。

他轻轻的念出声:“孙翔……”

一般的幻兽是没有名称的,主人带回家自行取名,但鉴于这家伙是个‘翻新货’,周泽楷也省去了这么一步。

把小狼从盒子里抱出来,没费一点力气,它柔软得像是一团羽毛,周泽楷臂弯稍微松一点,它差点就漏了下去。

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些旧衣服,垫在送货过来的盒子里,就算给小狼做了个临时的小窝。

周泽楷又热了一些牛奶。临时租住的地方没有厨房,一个二十来平米的小房间被巧妙的分割成了三块,厨房,洗手间和起居室,作为建筑学三年级的学生,周泽楷设计改装全是一个人来,把这个平凡的小地方改造得很有家的味道。

牛奶咕噜咕噜的沸腾起来,冒着泡,电话的声音又响了。

周泽楷擦擦手拿起电话夹在耳边,还是叶修:“哦还有一件事忘记告诉你,因为这只幻兽有那么一点难搞,大眼,啊就是王医师,给他注射的是鲸类的麻醉剂,导致他的能力会被抑制住一部分。随后的副作用有那么一点,但也可能不是什么坏事,就提醒你一声。”

一段话讲完,周泽楷还是云里雾里,对方倒是干脆,说完就挂了。

盒子里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想来是小家伙醒了,过没多久,盒子倒了,一个白色的雪团子骨碌碌的从里面滚出来。

它一张嘴,发出清亮的一声。

“嗷!”

周泽楷想把它抱起来,雪团子却不愿意似的,连退了好几步,可拜鲸类麻醉剂所赐,这几步走得东倒西歪,像是喝了坛陈年的老酒。

“嗷嗷嗷嗷!”它又叫了几声,抬起一只爪子,不可置信的看了看。

周泽楷想到了电视上所播的,这是一只沾满剧毒的刀子,雪团子的眼神就像是看沾满剧毒的爪子一样。

它一边叫一边摇着脑袋,突然把自己团了几团,变成一只完全的小雪球,只留下两只尖尖的耳朵颤颤巍巍的立着。

周泽楷没太能理解它唱话剧一般的变化,灶上煮着牛奶的锅却在这时发出了抗议的声音,便赶紧先去关了火,盛了些牛奶出来。

可再一转身,周泽楷差点没能拿住手里的小碗。

雪团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浑身赤裸的少年,以失意体前屈的姿势伏在地上。

幻兽的化形,他还是第一次看见。

少年头顶上戳着的两只兽耳和并没有消失的大尾巴让他确定这就是他领回来的幻兽,大概只有……七八岁的年纪。

这回是周泽楷主动打电话过去了,即使是刚出产的幻兽,变成的人也一定是成年之后的形态的,从来没见过幼年体的幻兽在市面上流通过。

“你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吗?我刚刚已经提醒过你了,可能会有麻醉剂的副作用。”男人懒洋洋的说。 

周泽楷翻了翻说明书,问道:“不完全变形也是副作用?”

“嗯这个嘛,问得好,”叶修把话筒拿远了点,朝旁边喊:“大眼你登场的时候到了,这孩子犀利的戳中了我的华点。”

电话很快被另外一个人接去,与叶修相比,王杰希的声音柔和了许多,带着医职工作者特有的冷静:“请把具体的症状描述一遍。”

“有耳朵,尾巴。”周泽楷硬着头皮把少年翻过来,却被嗷呜一口咬住了手臂,他细细抽了口冷气道:“不会说话。”

“这个应该可能是恢复出厂值时出现了某种差错,导致一些内在的系统程序被破坏了。”

男人有条理的分析着,旁边还传来叶修的声音:“就像刷机啦,刷机,搞不好就会刷成块砖。”

王杰希没理他,走远了一点,说:“幻兽本身有自我修复的功能,一段时间之后可能会好的,但我也得提醒你,它也有损坏的可能性,所以你要是真的觉得麻烦的话,还是把它及早送去幻兽中介所吧,”他顿了顿,又道:“反正它已经被转手好几次了,应该也习惯了。”

周泽楷视线转向正趴在他腿上的小人。他四肢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嘴巴咬着小臂,可嫩嫩的牙齿一点杀伤力也没有,肤色和小狼的毛发一样是纯正的雪白,眼睛紧闭着,光影在他身上缓缓晕染开柔软的奶白色。

他咬了两下没咬动,又舔了舔,大概是周泽楷略有薄汗的味道让他不喜欢,又一口吐出来,还伸出了一丁点浅红色的小舌头。

“不麻烦。”周泽楷回答。

王杰希笑了笑:“那最好不过了,经常更改程序对幻兽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幻兽是为了驱散孤独而被创造出来的生物,最需要的就是一个家了。”

周泽楷摸了摸孙翔毛茸茸的脑袋,他头发很长,雪鸦羽似的铺了一背,像是抵抗不住困意又沉沉的酣睡了,小手还紧紧的攥住了他的衣服下摆。

王杰希说的没错,即使是他这么小,这样毫无意识的幻兽,也与生俱来的渴望和他人亲近。

“我会给他的,”周泽楷握住他的小手,轻声说:“一个家。”


麻醉的后遗症持续了不短的一段时间。

孙翔对于这样腿软脚软易推倒的自己非常不满,在意识到自己在今后可以预见的一段时间里都必须保持幼体之后,更是表现出了出离的愤怒,撕坏了周泽楷一大叠画图的纸,并示威似的把他的棉拖鞋叼着到处跑。

幻兽是可以在人兽两种形态之间自由切换的,如果什么时候做不到这一点了,就像是能力被质疑了一样,会让他们觉得非常羞耻。

这条程序写在核心主板上,即使被格式化了的孙翔也未能免俗。

周泽楷为此感到了忧郁,但还不至于心塞,他从图书馆里借了本宠物饲养指南,试图和新的同居人构建良性的交流沟通方式。

第一条,轻轻的叫他的名字让他适应。

“孙翔。”

孙翔趴在窗台上,那儿正晾着一双周泽楷沾满晨露的板鞋,他把鞋带从孔里抽出来,又戳回去。

“孙翔。”

孙翔把两条鞋带系在了一起。

“孙翔。”

孙翔不小心把长发也系进去了,急得嗷嗷叫。

周泽楷把卖假药的书扔了,过去给他解头发。

又过了几天,周泽楷无意中看见了孙翔喝水的样子。小小的人跪在水槽边沿上,把舌头往哗哗的流着水的水龙头凑过去,脖子伸长了像只笨鸭子,但怎么都够不着,尝试了好几次,气的哇哇乱叫。

他想那些不见成效的宠物训练可能不该怪无辜的书,而是应当归咎于这只幻兽的智商。

“翔翔,翔翔,翔翔……”

把关键词人性化的简化到了一个,吃饭时叫叫,睡觉时叫叫,就连出门之前也叫叫——周泽楷觉得这下应该能有点用,反正他完全有能力一天只发出一个单一的字节。

这回确实有些用了,周泽楷观察到,即使孙翔还在在自己叫他名字时候流露出了不屑一顾的酷酷神情,但他立刻竖起来的耳朵和不由自主开始摇摆的尾巴无情的出卖了他。

周泽楷家的一台老旧小电视,只能收到十个台,再往后都是白花花的雪纹,但孙翔很喜欢,只要周泽楷一扭开电视,他就算上一秒还昏昏欲睡,下一秒就会三步并两步的跑过来,顶着周泽楷的下巴,聚精会神的看。

特别是播出挖掘机找X翔的广告,他对于一个小方盒子里会传出来自己的名字感到很新奇,脸上不动声色,只有眼睛像是倒映着璀璨的繁星银河,亮晶晶的。

周泽楷给他录了那条广告,一旦找不到他了(虽然这在二十来平米的小公寓里不常发生),他就翻出来反复播,孙翔就立刻会跑出来了。

他像只真正的小宠物狗一样,爬过来爬过去,周宿主又感到忧郁了,把小孩抱起来时候,细嫩的膝盖和手肘上都是大片的淤青。

他轻柔的朝那吹气,小孩就像受了刺激的草叶一样,猛的蜷缩起来,只露出耳朵尖尖上一丁点朱砂似的嫩红。 

周泽楷心疼了,把每天早上面包里的那根火腿肠省掉,攒了点钱给他买了一大盒婴幼儿专用的爬爬垫。

孙翔先是对着那个五颜六色的拼图似的垫子研究了一阵,但很快他就不感兴趣了,因为天气很热,他还是比较喜欢趴在很凉快的地板上,四肢摊开,像一坨化掉的麻糬。

周泽楷折半卖掉了只用了不到一个月的爬爬垫,痛定思痛,决定教孙翔走路。

他拉着孙翔的大尾巴在客厅里转圈,孙翔要是想把手放到地上,他就拉一下他的尾巴,拉得他嗷的一声又直了起来,像某种经常性漏电的吸尘器。

孙翔又不高兴了,他呜哩哇啦的说着听不懂的词汇抗议,还想咬人,但要对这个人好的程序写在他的核心主板上,咬不下口,所以只能象征性的狠狠地,含着吮了下。

麻麻痒痒的,刚长出来的乳牙就像冒着青茬茬的白菜芯,周泽楷忍不住轻轻笑起来。

当然同居生活也并不是总一帆风顺。

白天周泽楷要去上课,孙翔一个人呆在家里很无聊,不能看电视,因为周泽楷会交不起电费,只能抱着尾巴在地板上滚过来又滚过去,把他专用的牛奶碟舔一百遍。

这样也没啥不好,孙翔唉了一声,握住天牛的角塞进周泽楷的鞋子里,至少他想爬就爬,没有人会来拽他的尾巴。

绕着小桌子爬个几百圈——孙翔没有装数学程序数不清——周泽楷就会回来。

穿着学生制服挎着画箱,显得很学生气,有时候会带点意外的小惊喜。

“翔翔,吃西瓜。”

孙翔知道他买不起西瓜,不过好看的人,总是会得到某些特权的。

“复习下昨天学的,”周泽楷盘腿坐到和他差不多的高度:“我的名字。” 

“周——泽——嗷嗷嗷!”

袋子被打开了,露出了水灵灵的一汪果肉,孙翔眼睛腾的就冒出绿油油的小火苗,拿了一根筷子,喜滋滋的戳了块就要塞进嘴里。

啪的一下筷子被打掉了,周泽楷说:“我的名字,念完才行。”

小孩可喜欢吃西瓜了,周宿主很懂,用这个做诱饵无往而不利。

“周泽靠。”

“楷。”

“靠!”

 没有教会自己的名字,但教会了他说脏话,周泽楷被可怜天下父母心的心酸击中了。

他弯下腰去捡筷子,孙翔就拿了另一支筷子啪啪啪的敲他的头:“靠靠靠!”

周泽楷放弃了,露出了苍天弃吾吾宁成魔的画风,幻兽研究界的专家都觉得无可救药的家伙,他哪里来的信心觉得可以感化他呢?

不受这个气了。 

接下来孙翔的日子,在同居人非暴力不合作的消极抵抗下变得有那么点不好过。

他的专用的毛毯被收走了,换成了一件周泽楷的旧大衣,一想趴在地上舒舒服服的睡个午觉,周泽楷就要拖地,搞得他浑身湿漉漉的,孙翔不喜欢吃豌豆黄,每次吃饭都要挑出来,周泽楷就连做了三天的豌豆黄炒黄豌豆。

他很快就意识到了,并且有些没有察觉的害怕起来。

他开始抱着周泽楷的大腿,周泽楷走到哪里他就抱到哪里,以示他今天也没有用手在走路,周泽楷早上一睁眼,他就把拖鞋叼过来,而不是藏在床底下。

他觉得这样周泽楷就会高兴起来,至少之前都是这样的。

不过这次显然没那么好解决。

周泽楷早早的就去上课了,下课之后还要去打工,很晚才能回来,他根本没什么做腿部挂件的机会。

他又觉得一个人呆着又没之前那么好了,走路时没人拎着尾巴,摔了好几个狗啃泥。

一直到入夜,周泽楷终于回来了,风尘仆仆的,带着一身沉重的夜露。

睡得模模糊糊的小孩抱着他的大衣外套,见他进门,立马打了个激灵翻身醒了过来。 

他嘴一瘪,想要哼两下发泄一下心情,可是不会说话,只能嗷嗷的愤怒的叫了两声。 

家里养了只幻兽怎么能这么晚回来呢?简直太不负责了! 

但周泽楷没读懂他的脑电波,只当是饿了,匆匆的戴上围裙给他弄吃的。

孙翔看着熟悉的饭盆子,哼不出来了,反而很难过,跌跌撞撞哭哭唧唧的就跑过去抱住了他的大腿。

“周泽可……爱。”

他还是发不好那个音,可刚出生一个月,他已经学会离不开人了。

周泽楷摸了摸他的头,眼神无奈又温柔,把洗碗布叠了几叠,放在他鼻子下面。

“呼哧——”

眼泪鼻涕都留在了上面,周泽楷又叠起来帮他擦干净,等一放下毛巾,孙翔又举着两只白藕似的小手要他抱。

“呜呜呜。”

周泽楷闹心死了,把他抱起来。小孩熟门熟路的挂在他脖子上,嘴一张,轻轻的咬了他一口,眼睛肿的通红,像两颗烂桃子。

刚沐浴过的,带着并不太高档的洗发水味道的雪色长发缠缠绵绵的披到脚踝,像一场五月的落花春雨,铺满了周泽楷心湖的湖面。



tbc


评论(34)
热度(245)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