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周翔】甜心的烦恼2

昨天看了篇写【和尚怎么受戒】的文,行云流水妙趣横生愣是把篇说明文写成了清新小品文,看两行就抖着腿哼起歌和素手鲜橙的姑娘荡漾在芦苇间了,深深感受了把什么叫剧情不重要文笔才是王道的恶意…… 

————————————————————————————


* 一句话杜唐

 

 

周泽楷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不然迟早会出现诸如‘恋童癖愈发猖獗,荣耀ZF的体质该何去何从?’‘一个吃大米小麦的我,如何拯救吃电能喝汽油的你。’之类的惊悚报纸标题。

他又给名片上的号码打了个电话。 

“王不留行幻兽服务中心,我是保育员叶修,要机器服务请按1,电脑服务请按2,机械服务请按3,人工服务……没有那个选项,哔——声之后可以操作。” 

这个人简直和之前写那本狗皮膏药书的人一样不靠谱,周泽楷忍了忍,才没把下一个电话打去消协。 

还要攒钱给小孩买牛奶,不能把钱花在这么没意义的地方。

他这边一分钱逼死英雄汉愁得阴雨连绵,那边一派风和日丽盛世昌泰,孙翔扬着白净的小脸蹬蹬蹬的跑过来,要他削苹果。

他穿着周泽楷的旧衬衫,两条细白光裸的小腿露在外面。跑过来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啪叽一声直接从三米开外摔到了眼前。

周泽楷一闪,接住了苹果和小孩,水果刀雪光锋利,噌的插进了旁边的墙里面。 

“周可爱!”

经过一段时间的矫(枉过)正,孙翔已经能清晰的念出他的名字了,虽然和原本的有些偏差。

周泽楷从墙上拔下刀子,心里幽幽的唱,幻兽不是你想退,想退就能退。 

孙翔三两下爬到他的腿上,这个动作他做来已经很是熟练,支着腿说:“吹吹,吹吹。”

周宿主被绿莹莹的大眼睛晃的头晕,意识到之前已经在朝他摔疼的地方温柔的呵气了。

小孩小脸上飘着淡淡的红,过了会,把脚缩回去藏在屁股底下,眉目灿烂的腻上来,在他额上吧唧了个带着牛奶味的亲吻。

这有时候一不见就能让他觉得世界都被拉灯了的小怪兽,理所当然的带着一屁股浩浩荡荡的烦恼。

他在周泽楷睡着时候咔擦咔擦的磨牙,在周泽楷的图纸上画涂鸦,冷了就把手塞进周泽楷的衣领里——真的很讨人嫌,周泽楷不止一次的想怪不得你会被退货啊——可就算是这样的烦恼,只要染上小孩灿烂天真的笑容…… 

怎么好像又有点甜蜜呢?

周泽楷觉得自己有点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二货者弃疗了,得找个有经验的人请教请教,遂打电话进行场外求助。

方明华接到电话时正好在外面喝酒,听了两句就一口酒哧了老远。

“小周,你是说你有孩子了?!”

背景音一片嘈杂,杜明不可置信慌慌张张的凑上来:“神马老大你有孩子了!!不,这不是真的,老大快告诉我你是被人盗号了,你是谁!偷了我老大的手机快还回去!”

周泽楷用手指抵着唇咳了下:“不,是幻兽。”

“幻兽怎么会有幼年体型?!再发展一下作者都要被抓起来了好吗,”江波涛接过电话:“小周你能不能开下视讯,让我们看看是什么情况。”

周泽楷只好去隔壁借了台笔记本,刚一打开视讯,对面四个人齐齐抽了口凉气。

江波涛艰难的说:“小周,你真的不打算给他买点合适的衣服吗,这要是给人看见了……”

“就是活生生的GV现场啊。”吴启补完。

小幻兽洗完澡,正坐在边咔擦咔擦嗑瓜子边看电视。 

他穿着周泽楷的旧衬衣,领口斜出了半片奶白色肩背,两只腿悬在空中晃荡,脚趾白净,只脚跟处有一点点稚嫩的淡红。 

“荣耀电视台最新报道,王不留行研究所近日成功繁殖出七只草泥马原型的幻兽……”

也不知道能不能看懂,但那模样还是很乐在其中的,尾巴悠闲的晃荡来晃荡去,像一团小小的发光体,又嫩得像一块刚刚出炉的甜心蛋糕。

周泽楷道:“叶修说,随时可能长大。”

“呵呵呵但这都一个多月了吧,”江波涛的视线随着草泥马上下起伏:“要不变回兽形试试?按照那位医师的说法幼体化和自身虚弱有关,恢复兽形能让他轻松一点,养一养可能人形时就能恢复了。”

周泽楷摇头:“他不愿意。” 

“啧啧啧,小孩子还是不能太宠了,现身说法啊,否则以后要无法无天的。”方明华摸着下巴说。

“现什么身说什么法,老方你只是结婚了还没养娃好么?”

“哦,我说养媳妇啊。” 

“……” 

江波涛摆摆手:“媳妇领进门,养成在个人,性格这个东西,难说。”

方明华说:“可我也没加力量的属性点啊?怪我咯?”

方明华家的媳妇,是他从小养大的一只云雀型幻兽,美则美矣可性格无比火爆,高跟鞋一跺地板都能踩塌了,是只有方明华才消瘦得起的美人恩。 

新闻放完了,孙翔跑过来,递过来一只碟子,上面的瓜子仁堆成了一座尖尖的小山。

“这个给你。”他偏过头去,酷酷的说。

过了会,装作不经意的,又回头看了看。 

围观众人把同情的目光投向了方明华。

“尼玛,这不科学,这是在干吗啊这是在干吗!不是说是个大笨蛋吗为什么还会剥!瓜!子!呜呜呜我家柔柔都不给我剥瓜子。”杜明抱着屏幕挠,把那一小撮瓜子截图来截图去,恨不得拉几个角度倒出个模。 

吴启淡定道:“如你所见,这是卖萌。”

杜明西子捧心状:“完了,被萌到了,快要不能呼吸惹。”  

江波涛两只手交叠在一起,敲着圆润的手指,打断道:“再萌肯定也有问题啊,一直维持幼体半兽形态好玩是好玩,可你想一辈子把他关在家里?这个事不能儿戏,小周你多留心留心,按照人形幻兽逗比心的发展思路,可能在哔——那个位置有开关。”

方明华附和道:“确实,这要是给某种特殊癖好者的看见能疯你信么?幻兽毕竟还是机械产物,即使他不情愿,开关肯定也是有的,我媳妇的开关就是在哔——的位置,不过也不尽然,也可能在哔——,哔——或者哔——的位置。” 

杜明哀怨的说:“我家柔柔的开关为什么不在哔——的位置,而是拍拍头顶就好了啊。”

周泽楷坐在电脑前,静静的陷入了沉思。

这些被哔——的部分就像是某种神秘的提示音,不动声色的昭示着持续了二十一年的魔法师生涯即将结束,把梦境的光辉映照进了现实,恍惚中甚至还能听见命运的齿轮缓缓转动的声音。

咔擦,咔擦。

孙翔抱着甘蔗磨牙,莫名其妙的看着突然散发出忧郁气场的青年。

 

 

关了视讯,周泽楷把孙翔抱到床上。

孙翔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以为他要做什么有趣的游戏,刚碰到床单就扑到被子里滚了一圈,脊背软得像夏日里懒懒散散飘在海面上的柔软海草。

过了会,想到什么似的,爬过去从枕头下翻出一本小册子。

那是神笔马泽楷自己做的,中英注释甚至插图皆有,编成了一连串的睡前小故事,专门用来教他认字。孙翔宝贝得不得了,每天都要翻开来咿咿呀呀的念。

“play!play!play!” 

每次这个时候,周泽楷就会无奈的说:“study,study,study”。

孙翔不想study,只想play,play周泽楷以及被周泽楷play。

但这回孙翔等了好一会,那个一向默契的年轻人并没有回话。他抬头一看,青年只是单手支着下巴望着他,英俊的眉目搭搭的,看上去有点超脱,又有点惆怅。

 “……”

孙翔伤脑筋,以为他对这日日重复的把戏已经不感兴趣了,垂头丧气了一会,又摸出一个魔方来,递到他眼前。

“play,play?”

那是孙翔唯一的一个玩具,邻居家的小女儿不要了扔在门口,孙翔就偷偷的捡回家了。

他捡回来多久,就试着拼了多久,天天像个学者一样拧着眉头研究,但还是一次都没成功过。就像别人家的幻兽似乎一出生就能言善辩,他至今还念不清楚周泽楷的名字。

周泽楷有次无意中看见了魔方,就拿起来随便转了转。

过了几天,他在自己的画箱里发现了那只魔方,上面还缠着一根丝带一样的纤细的白毛。

虽然我有的不多,但是如果你喜欢,就全都给你。

小孩当时又舍不得又强装无所谓的模样,让周泽楷再一次被莫名的柔软的心酸击中了,像是钝刀细细的沿着纹理割开滚烫心脏,又像是一颗对空式核能导弹呼啸着砸进深水潭里,炸出排山倒海千层雪涛。

他拿过魔方,很快就拼了个同色的面出来,递还给孙翔:“play。”

小孩欢呼一声,扑到了他背上。 

周泽楷驮着孙翔在屋子里转悠,后脑勺抵着他的头顶和犬耳。 

他想,以后得赚很多很多的钱,买个很大很大的院子,即使小怪兽没法走出去接触这个世界,也能看到及膝的杜鹃花灯笼草,潺潺的流水绕竹塘和春日里萋萋不息的芳草地。

孙翔说:“这样像是乌龟。”他想起了周泽楷给他画的画。

周泽楷说:“嗯。” 

孙翔说:“那我是小乌龟吗?” 

周泽楷轻笑了一声:“不,你是壳。”

要背很久很久,让我感到沉重又觉得安心的壳,既是负担,也是归宿。

不好,不好,画风变得这么文艺就说明不太妙。 

可周泽楷此时正面对着可预见的,未来至少几年或几十年的魔法师光阴,从此千人一面弱水只喝一瓢还特么是超高浓度糖水,实在是明媚不起来,放任一生浪荡不羁爱白痴的自责血液在身体里汩汩流淌,心中大起大伏了几下,最后也只是寥寥索然的在小房子里踱步。 

转得孙翔都快晕了,周泽楷才把他放下来,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他好几次,对上那双透明海洋绿的眸子。


唉,这只招人烦的小怪兽。 


就算你一直是小孩,就算你总是给我添麻烦,就算你是最笨的一只幻兽,我也——

他倾下身,在那看起来笨笨的,但白得和软豆腐似的脸颊上印下了一个吻。

砰的一声,一团粉色的雾悠悠飘起。 

周泽楷怀中一轻,孙翔已经不见了,一个蓬松柔软的毛团子颤颤巍巍的趴在他的腿上,小爪子抱着耳朵和尾巴,害羞的缩成了个粉色的球。

 

 

tbc


看萌系的看官就此止步吧,后面画风突变如同经历过核爆炸熵裂变,每一次更新都是在写第一章的同人,还不是一个作者写的同人,没什么看头,别看啦别看啦。XD

评论(27)
热度(183)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