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周翔】甜心的烦恼4

听说下星期群作业是麦乐鸡块!惨绝人寰!


4.


老师接过厚厚的一沓文件,戴起眼镜:“你真的想好了?”

周泽楷点点头。

建筑圈里有所谓的枪手,每当挂名的建筑团队没法给出甲方满意的设计方案的时候,会四处搜集些名不见经传的设计方案,署上自己的名字,至于设计者,给点小钱就可以打发。

老师翻了一遍,时不时的就拿出几套方案扔到桌上,嘴里嘀咕:“这个不行,这个也不行……”

最终留下的稿子只有不到三分之一。

老师把两叠分开整理好,拍了拍被挑出来的那部分:“即使是那些我觉得可能无法通过的方案,也会一并交到顾客手里让他们挑选,意思就是它们没法出现在你的毕业作品集里,你明白吗?”

周泽楷嗯了声。

“而且,说实话,我说不行的方案,并不是说它们真的不好,只是你现在还只是个学生,那些设计不仅不会让对方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反而会觉得你轻浮,但是,”老师顿了一下:“如果你以后可以成为有名的设计师,那这些设计,会成为你的代表作。真的让它们躺在文件袋里不见天日,老师都有些于心不忍,你呢,就舍得吗?”

周泽楷抿抿唇,没有答话。

自己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伏在案前,为每一次的修改绞尽脑汁夜不能寐,怎么会舍得?

建筑设计是一个非常自由的职业,虔诚而专注的画图时,满心都是各种迷人的线条和布局,每当想到一个更好更方便的设计方案,或者找到合适的材料让灵感具象化时,都发自内心的感到快乐和满足,这样创造出来的东西被别人随意挑选,周泽楷当然不愿意。

“我已经想好了。”他最终还是这么说道。

比起梦想,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走出办公室,手上没有来得时候拿的那么多纸张,有些轻松,但也不可避免的有一些失落。

不过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呢?想要让自己和对方都活得很好,但什么也不付出的事,对幸运的人来说是小概率事件,对他来说是不可能事件。

拐角处站着一个人,看样子已经等候多时了。

周泽楷默默走过去,跟他一起靠着墙,支伶着两条长腿。

“我还想劝劝你,看来是来晚了?”江波涛说。

周泽楷表示默认。

“当初知道你养幻兽的时候,就该阻止的。”江波涛苦笑了一下:“我还以为我这辈子都会跟在你身后,说不管你做什么决定都无条件支持这样的话,看来得收回前言了。”

周泽楷说:“抱歉。”

“和我有什么好抱歉的。算了,你肯定想的比我要多,你都不心疼我操什么心啊,”江波涛把手臂背到脑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老师办公室的走廊上学生寥寥,从巨大澄亮的玻璃窗看出去,是一碧如洗的晴空和夏日荫荫的操场:“不过你想好以后怎么办了吗,孩子卖过这次可就没下次了。”

周泽楷“嗯”了声,道:“准备去网上找找。”

“接私活?那个报酬更低吧,”江波涛有些无奈,又有点想掐死他:“而且还得重做作品集,你都大三了,真当自己是超人一天48个小时全年无休啊?”

在网上的设计私活和之前的方案外包差不多,设计院或者事务所广撒网式捞大鱼,要是能中标还好,中不了,就几十上百的参与奖金,甚至没钱。

参与者一般都要为这样的稿子反复修改数十上百遍,但实际上,大部分相差无几的设计稿里,有门路的会拥有优先权,即使挺出色的小虾米都会沦为陪衬品。

“试试看吧。”周泽楷也望向远方。

江波涛伸出一只手,道:“不要硬撑,说句矫情点的,还有兄弟在呢。你的设计稿一直是系里最优秀的,以后肯定能成为很出色的设计师,不要为了眼前去透支以后的设计生命。”

周泽楷和他击掌,笑道:“只是全力以赴罢了。” 

 

孙翔利落的窜过女生的裙底,留下一阵轻微的风和一道白色的光影。

周末,原本约好一块去超市采购的周泽楷突然临时失约,说要来学校一趟,嘱咐他在家好好呆着。但周泽楷一回头,他就钻进周泽楷的帽子里被一同带出去了。

周泽楷下楼,上公交车,晃荡了几十分钟来到学校,穿过周末闹腾得热血沸腾的广场,孙翔头一嗑就睡着了,各色欢呼尖叫声都没把他弄醒。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周泽楷把外套丢在教室里,人不知道哪里去了。

这可把孙翔高兴坏了,跳下桌子,像只初归山林的小狮子般开始四处探索起来。

走过涂着绿漆的走廊,一头是茶水间,连接着另一头的卫生间。午后人影稀疏,暑气浓重,篮球赛打了几个小时,男孩子还是乐此不疲,加油鼓劲的人都躲到了荫凉处,因为失球而懒洋洋的抱怨what the hell。

教学楼一侧挂着巨大的电影条幅,今年新出的后时代片,叫寂寞的胡萝卜。 

旁边的小卖部有人在纠结到底是买冰棒还是买汽水,后来得知汽水不是冰的果断还是选了冰棒。

那冰蓝的冰棍看上去很好吃,叫‘水雪奇缘’,晒没多久就开始从尾部滴水,男生伸出舌头从下往上舔。

孙翔跟着他的舌头转动着头颅,上下上下。

没有冰棍,也没有钱,方圆一米内能舔一舔的就尾巴一条,还有自己的蛋蛋。

孙翔只好望冰兴叹,并且不合时宜的思念起他的宿主。

前阵子周泽楷的老妈在超市里大抢购,结果把脚崴了,周泽楷吓得连夜准备买票回去,虽说后来没去成,但把存折直接寄回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两个人穷得连叮当响都叮不起来,周泽楷只好带他去外面‘试吃’,把每个摊子试吃一次就基本能饱了。 

摊子的老板笑眯眯的招呼他:“年轻人,要不要再来一点啊?”

周泽楷摇头说:“没钱了。”

老板说:“没事没事,你站在这吃,我赚的钱比你吃的多。”

孙翔知道后,在他喜欢的那个口味的薯片旁边站了一下午,无果。 

 

后面就没那么奇妙了,他遇到了上次在视频里看到的那个家伙,叫杜明的,和他一起的还有几个男生。

对方三下五除二的拿拖把把他压住,捉起来塞进口袋,兴奋的大声:“捉到了捉到了,结业宣传片就用这只吧,不知道是哪个老师养的,特符合!”

几个人把炸了毛的孙翔绑到了摄影棚,反光板举着,咔擦咔擦的360°拍了一堆照片。

张佳乐放下相机,皱眉道:“结业到底选好题没,还搞不定我没法准备海报和演讲稿啊。”说着拍了拍身后的柜子:“我觉得我这一柜子都是精品佳作,随便拿几张出去都是要说感谢致辞的节奏,你们到底纠结什么啊。” 

杜明说:“苏学姐说太直白了,想用人和动物创造出那种‘两情相悦但无法在一起的痛苦,和剪不断理还乱的相思羁绊’的意境,嗯,原话。”

“愚蠢——愚蠢!”张佳乐夸张的嘁了一声:“一个男人,一只狗,怎么表达两情相悦?用狗毛织一件黑色毛衣吗?”

“得看男人是谁,是你,那就是两禽相悦。”

“靠孙哲平你不吐我槽会死?”

“不会死,但这是我人生的一大乐趣,你得尊重我说话的权利。”孙哲平耸了耸肩。 

“我不想尊重装逼的人,”张佳乐一边说着一边看回镜头里,调了一会,不满道:“喂大孙,你那摆的什么鬼姿势啊,这不是你的解剖台好吗?不要让它看起来像在捡肥皂行不。”

为了摆出指定的姿势,孙哲平把孙翔扭成了一个超高难度的弯,孙翔死命挣扎了半天还是没能逃脱魔爪,两眼翻白,舌头伸得笔直笔直。

他被捉来那么久,酷酷的不肯说话,只一个劲的嗷嗷叫,张佳乐和杜明便也没想到这居然是只高等幻兽,毕竟那种和极品珠宝一样放在展柜后面,高级保安系统和防弹玻璃保护着的东西,一般谁会当普通狗拿出来遛啊。

于是孙翔就被掰出了各种他觉得下一秒核心主(ji)板(zhui)就要断裂的姿势。 

愚蠢的人类!为何我要在这样强大的躯体里感受这种弱小生物带来的痛苦,我的躯体竟然可以感知到感情吗!

孙翔脑子里愤怒的飘过各种中二弹幕。

孙哲平又把他像捏橡皮泥一样掰过来掰过去,换了好几套体位,等孙翔感觉要吐机油了的时候,张佳乐总算满意了,招呼杜明孙哲平过去看片。

“这张不错吧,纯真的诱惑啊啧啧。”张佳乐翻着相机说。

孙哲平说:“你别说得和拍AV似的成不,现在严打。”

“我这是专业术语……等等孙哲平,你身上味道怎么不一样了,”张佳乐把相机扔到杜明怀里,抱上他脖子仔细嗅了半天,大怒:“这不是你家的沐浴露!你是不是在外面过夜了,老实交代。”说着朝他比了个中指:“果然天气热了,荷尔蒙就像脱缰的野狗一样管不住!” 

杜明虚弱的说:“张学长,咱们要不先把主题讨论了吧。” 

孙哲平平静的说:“张佳乐你大爷,智商被狗吃了,上次谁去我家嫌沐浴露起的泡泡不够多全丢了的?”

张佳乐说:“来小明,我们来讨论一下下一张照片。”

两个人凑着头挑选照片,聊着聊着还就真沉进去了,孙哲平把他的裤子拉链拉上拉下都没反应,涉及到专业领域,张佳乐比谁都较真,只好跑去逗孙翔。

他找了个小兜把孙翔放里面,只胡噜露了个头,扎着爪子挂在墙上。

孙翔在兜里翻江倒海,朝孙哲平龇牙咧嘴,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

孙哲平拿了个电蚊拍‘啪’的拍了下他的脑袋:“啊呀有蚊子!”

孙翔气死了,像只摆钟一样在墙上左摇右摆。

过了会,一个女生走进棚子,问道:“请问这里是kay学长的后援会吗?”

杜明抬起头来,应了一声:“是的是的。”

女生涂着孙翔觉得很难看的粉色唇蜜,蹬着双高跟鞋:“哦,我想要两套‘夏末情怀’和五套‘冬日暖阳’。”

杜明说:“那还真不凑巧,冬日暖阳完售了。”

张佳乐在一边嘿嘿笑:“你还在卖偷拍的照片呢啊,还完售,怎么不拓展下销售思路,印个周泽楷牌内裤什么的,保证比照片卖得好。”

孙翔的耳朵一听到周泽楷的名字,立马竖了起来。

“哎学长你能不能别坏我生意了,”杜明哀嚎:“我这是‘kay官方后援会’发售的正常周边,哪能搞得那么龌龊!再说肯定没人买的好吗!”

女生扑过去握住他的手:“什么时候出,我先预定十条。”

杜明:“……”

张佳乐笑得惨绝人寰。



tbc.

评论(12)
热度(92)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