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周翔】群作业#03 麦乐鸡块

写着写着有种在为麦乐鸡块打广告的错觉=。=



孙翔微微垂着头,面前的可乐杯子已经被捏出了一圈圈的皱褶。

他有些紧张,还有些兴奋。人第一次表白的时候,总是会紧张而兴奋的,他也不能免俗。

坐在他对面的人长得很好看,英挺纯良的样子和初见时一样,就连撕条鸡腿的姿势也充满从容不迫的优雅。

孙翔推了推眼镜——他原本是从来不用的,但听说对方有些方面的特殊嗜好——张口:“今天麦当当半价,随便吃,别客气。”

对方没说好,也没说不好,继续撕鸡腿。

隔壁桌传来巨大的咳嗽声。

“队规第一条,禁止队内谈恋爱。”轮回经理戴着个墨镜,装作四处看风景。

另外几个有的拿着报纸,有的带着宽沿的帽子,像某个聚众闹事的黑帮团伙,面前的圆桌上只有一杯可乐。

“队规,有这条吗?”杜明小声问吴启。

“有。”

“什么时候有的,我怎么不知道。”

吴启拿起可乐吸了口:“经理说出口的那一刻。”

经理说得情真意切,但麦当当太吵,孙翔没听清。

这是他想了好几天才想出来的绝佳表白场所,喧嚣的世界隔绝在外,有利于他和周泽楷进行更深入坦诚的交流。

“旁边这群人,不会是什么邪教组织吧。”他压低了声音。

周泽楷想了十秒:“不会。”

杜明捏着嗓子说:“壮哉我大轮回男神教!”

孙翔支起耳朵:“我好像听到咱们战队的名字了。”

吕泊远喝了口可乐齁在嘴里,瓮声瓮气的说:“他说的是,壮哉我大广场舞东朱雀大妈教。”

孙翔切了一声:“神经,明明是北白虎大妈教比较牛逼。”

众人缩头收颈,作耳聋状。

孙翔把桌上那盒麦乐鸡块推过去:“都给你吃。”

周泽楷大早上的还在被窝里打着小呼噜,就被孙翔敲得震天响的门给闹了起来,这时候双眼放空肚子真空,听到这句感激的看了孙翔一眼,打开了盒子。

“吃完了,咱们来聊聊星星月亮人生大事。”

周泽楷默默的又把盒子关上了。

“队长你没女朋友的对吧,喝喝,我就是问问,没别的意思。”孙翔状似无意的打开麦乐鸡块盒子,丢了个到地上。

太明显了,太明显了吧!以为队长会弯下腰去捡吗?!隔壁桌各个在心里蒙克状呐喊。

周泽楷看了眼掉在地上的那坨麦乐鸡块。

嗖的一声,不过眨眼之间,塑料小叉飞了出去,精准的命中那坨鸡块,然后被路过的保洁小妹扫走。

“唉唉唉,好好说话,别动手别动手,没什么问题吧。”轮回经理抚摸着儿童套餐的价位牌语重心长的说。

杜明低声说:“拈花摘叶均可杀人,这真是个美丽而又残酷的江湖。”

吴启说:“快别说了,如果剧本这么走,你要活不过两行半了。”

孙翔挑起一抹微笑。

他并没有气馁,追男人难,追男人中的男人周泽楷更难。周泽楷作为改革开放以来最接近冯主席的男人,一直处在粉色风暴的中心,见多了大风大浪,就如同一片见惯了烈火肆虐的草原,即使再猛烈的东风吹来,他也能保持处变不惊。

麦乐鸡块只是一个开端,被扫进垃圾箱意味着结束,也意味着新一轮战斗的开始。

风声萧瑟,麦当当的玻璃幕墙上映出两人冷厉的侧脸。

孙翔笑了笑,含着春风化雨的暖意,拿起一包番茄酱:“今夜我不想关心人类,只想要你——这里的番茄酱,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我要让全世界的麦当当知道,番茄酱,被你周泽楷承包了。”

孙翔也并不一直是这么个邪魅一笑艹尽众生的人物,在他会为了叶秋愚蠢落泪的年纪,他也曾为了主动开口要一包番茄酱而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他坚信一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么装逼,总是会被雷劈的。

但这一次,他不想收敛自己的王霸之气,这是背水一战,关系到以后他这只价值千万的右手的命运。

周泽楷并不为所动,他只是轻轻一笑,刹那间天地失色,麦乐鸡块扑簌簌的掉了好几个在地上。

“我是蛋黄酱党。”

他这么说。

孙翔大惊失色。

“咸豆花,还是甜豆花?”

“咸。”

“红豆粽还是红枣粽?”

“豆。”

“黄金脆皮鸡还是吮指原味鸡?”

“脆皮。”

孙翔瞪大眼睛,摇摇欲坠。克制住心底汹涌滔天的暗潮,才勉强在位子上坐好。

周泽楷竟然避开了他所有的偏好,他是想通过这表达什么?就算是cp观再不一致的两个人,在圈子里总至少有一点相似的地方,只要抓住了那么一点,就能和平商讨获得生命的大和谐,周泽楷是想借此来表达两人绝对不同路吗,就如同东朱雀大妈派,和北白虎大妈派,绝对不可以在一个广场上跳舞一样。

他周泽楷,也绝对没法和孙翔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五仁月饼还是莲蓉月饼?”

孙翔使出了最后一个杀招。

他在赌,周泽楷这么骄傲的人,会不会为了生存抛弃尊严。

穿堂风过,清冷,万象之中又似乎只剩下这么一方的宁静,天地肃杀,乌云蔽日。

保洁小妹扫走了掉在地上的一些麦乐鸡块。

周泽楷星眸微炀,吐气如兰:“五仁。”

孙翔捂住了胸口。

轮回经理捂住了胸口。

“我真傻,真的,还去别队推销五仁月饼,万万没想到原来小周就喜欢吃。”他老泪纵横的对吕泊远说。

吕泊远把可乐吸管塞进他嘴里,拍了拍他的背。

“厉害,厉害,”杜明喃喃:“于无形之中化解了杀招,不费吹灰之力,队长还有后招!”

周泽楷慢条斯理的拈起一块麦乐鸡块,作势要沾蛋黄酱。

一只手压住了他。

那是一双薄而韧的手,白皙,但竟充满了千斤的力量,让他无法再动分毫。

孙翔冷冷道:“请恕在下先行。”

说着另一只手疾如闪电的夹起一只麦乐鸡块,又带着不可阻挡之势插入了蛋黄酱之中。

雪花飞溅。

周泽楷瞳孔紧缩,偏头,但还是逃不过这一次,左眼眼镜片上啪啪两声,沾上了一树蛋黄酱。

他揩了些送入口中。

有狂霸总裁爱上我的味道。

孙翔面无表情的把那块沾了蛋黄酱的麦乐鸡块吃掉,又夹起另一个,塞进他手中:“吃了这交杯鸡块,礼就成了。”

杜明小声道:“不好!我男神要被嫁出去了。”

吴启低声喝道:“不要冲动!队长自有对策。”

周泽楷也并未让他们失望,他在千钧一发之间扯过轮回经理挡在脸前的报纸,挡住了那颗麦乐鸡块。

像一条游刃有余的蛟龙,潜伏在他最擅长的水流肆意摆动。

“据悉,王不留行幻兽中心的三个精神病患逃出围墙寻找信仰,流浪到世界的尽头……”

他一口气不停的读完了报纸上的那句话,语调平稳,连尾音都没有卖萌的上扬,看上去淡定至极。

但旁边桌的人都知道。

他已经乱了,他原本,是不会说这么多话的。

孙翔心中已有七成把握,自信一笑,手指比成V形,霎时就在那报纸上噗噗刺了两个窟窿。

一个窟窿塞番茄酱,另一个窟窿塞的,赫然是阴魂不散的麦乐鸡块。

“我去下洗手间。”

周泽楷终于坐不住了,他霍然站起,有意无意的把那一盒麦乐鸡块都洒到地上。

吃了他的鸡块,就成了他的人。

可鸡块若不在了呢?

那人还有什么法子能挽留住沾染了世俗尘埃的鸡块和保洁小妹雷厉风行的手?

他在心中叹了口气,飘然而去。

孙翔长身而起,就要追去,不料此时眼前风影一闪,一个人挡在了面前。

反正遮掩的东西被周泽楷拿去,自己的身份也暴露了,轮回经理觉得这是一个暗示,是一种五仁月饼控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

自己是该为小周挡上一枪了。

“你谁?”孙翔说。

轮回经理悠悠的捂住了胸口。

不过,还不能这么早倒下。

“我是轮回的经理,小孙。”

“说重点。”

“这个,队内禁止谈恋爱,而且你看小周他吧,好像也并不是gay呀,你看你上次邀请他去健身房,扔了无数块肥皂他不是都没捡么。”

“说重点。”

“还有把小周背上贴‘五万块半两,买不起者滚’的猪肉条形码也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说重点。”

“……小孙,队里觉得你上半年表现很不错……”

“哦,你也不错,继续加油。”孙翔摆手表示懂了,抬脚就走。

“等等!”轮回经理挡在他面前,风萧萧易水寒的悲壮:“我还有话要说!”

孙翔说:“经理,你今天怎么和我说这么多话,你不是想潜规则我吧?”

轮回经理捂住胸口,软软的倒在了吕泊远怀里。

孙翔大步流星的走了。

杜明戳戳经理的人中:“没救了。”

吴启说:“想起那天夕阳下关于麦乐鸡块的纷争,那是我们消逝的青春……”

 

周泽楷被堵在麦当当厕所单间的墙角。

这不是一个适合谈情说爱的地方,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让对方的威压纤毫毕现。

“冷静,孙翔。”

他无惧的望着比他和他呆毛站起来一样高的年轻人。

他确实也没什么好怕的了,那一整盒麦乐鸡块都被洒在了地上,估计此时已经进了麦当当的垃圾箱,孙翔再也不能用那个威胁他了。

吃得饱的人能克制住胃口不算什么,唯有在饥饿的困境里苦苦挣扎,还能抵抗麦乐鸡块诱惑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王者。

他是可以成为王者的人,不会在这里倒下。

“你得不到我的。”

“话说得别太满。”

孙翔扬起下巴,从口袋里摸出一样东西,摊在他眼前。

那竟是吃了一半的麦乐鸡块。

周泽楷皱起了眉头。

这是他入江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受到可能会败。

“你早料到了?”

“什么时候都不能随便打掉最后一张底牌——巴鲁莫里切斯基。”

麦乐鸡块被抵到了唇上,退无可退。

周泽楷被迫张开了口。

“从此荣耀这片辽阔的疆土上,有我随行。纵风雨雷霆,吾心不改。你是这儿的王,而我将化为前进道路上的光,为你披荆斩棘,等待你君临天下——”孙翔附耳轻道。

囧,我才不想做厕所的王好吗。

周泽楷噙住麦乐鸡块,拥住孙翔贴上那两片薄唇,舌尖一抵,喉结挺动的幅度伴随着孙翔被噎到的表情让人心情格外愉悦。

“现在,你没有砝码了。”

他勾唇一笑。

 

 

小剧场

孙翔突然跪倒在地。

“怎么了!”周泽楷赶紧去拉他。

真的受到重创了?要不就答应他吧——

“我,队长,我好像发情期要到了,来之前,没有吃,抑制剂——”孙翔痛苦的道。

“等等我们这不是ABO世界观的文。”


什么鬼啊!


评论(22)
热度(137)
  1. 炎舟_总之我就不更x炎舟_总之我就不更x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啊……转的东西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