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周翔】甜心的烦恼5

我朋友说她不想看到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这个词 


“轰天雷!”

孙翔大吼一声,如出鞘刀锋离弦弓矢般窜了出去,先是咬了口孙哲平的大拇指,然后跳到女生的头顶上叼住她的头绳,脚下乘风,一眨眼就冲出棚去。 

张佳乐停了半天,眨眨眼说:“什么山寨玩意,我明明记得是轰天炮,每天下午六点半,准时相约荣耀幼儿卫视。”

孙哲平甩着手,面无表情:“轰天炮能弄断牛筋绳吗。”

张佳乐沮丧的说:“败了。”

杜明捧着的相机差点没摔出去,颤颤巍巍的举了个手指:“那好像是幻、幻——”

“别乱说啊,先把咱们模特找回来,有什么事之后再讲。”

张佳乐风淡云轻的打断他,说着就把那个女生赶出去了,自己埋头回去翻电话薄。


孙翔倒没觉得自己多危险,他像个移动金库似的四处溜达,不开口,就没人知道密码,甚至都不知道这里面藏着金山银山宝石夜明,如同汇入了茫茫人海的独行侠,鞋底缝里藏着谁也看不见的雪花银票,逛的还挺悠闲。

玩了会,尿急,跑到小树林去解决。

出来时听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就在学校小树林旁边的长椅上,四五个穿着本校制服的男生或坐或站,领头的那个有些痞气,扣子只扣到了倒数第三颗,眉目间神采飞扬。

“刚听人说学校里有幻兽,还是犬型高等种,怎么也得弄到手。”

旁边一人问:“消息可靠吗昊哥?”

“赵禹哲的马子亲口说的,你问我我ask your mother啊?不过她说的信誓旦旦的,应该不会有错。”唐昊噼里啪啦的捏着矿泉水瓶子:“还是个幼年体,估计拆装不久,带去洗一次应该问题不大。”

洗是幻兽界的黑话,和叶修所做的恢复出厂值差不多,只不过一个是官方,一个是民间黑客多年孜孜不倦打对台的智慧结晶。 

“这要是卖了,能赚很多钱吧。”

唐昊啪的拿矿泉水瓶砸到那人头上:“钱你大爷,这种东西有价无市懂不懂,自己养大才拉风。”

众人面面相觑,不说话了。

唐昊一眼扫过去:“怎么了,觉得分不到钱了就不想跟我干了?”

不是,怎么会呢,你想多了。

稀稀拉拉的回话,说的也并没有什么底气。

唐昊冷哼了一声:“爱做做,不做滚,父母给你的钱还不够多吗,能吃能喝就行了,自己有本事把得到妹就把,没本事别给我在那虚张声势的装逼!”

一群人垂头丧气的应了。

孙翔倒是上了心,钱这个东西,他没什么概念,但也约莫知道是个好东西。周泽楷妈妈生病了,寄了钱回去就能好了,楼下大叔想找美女,花点钱就有了,简直就和最牛逼的幻兽一样,想变成什么就变成什么。没有虽然苦哈哈的也能喝点凉水填肚子,但总是有肉吃的日子更快活啊。

不然人干嘛要长张嘴呢?

周泽楷租的那栋楼不安静,当大门上一个拆,拉一溜的挂衣绳,洋洋洒洒层层叠叠跟热带雨林似的,什么声音都埋在里面,孙翔耳朵好,比别人听得清楚,无非也就是骂骂发改委,呸呸凑婊砸。

他听的一知半解的,也懒得管那些闲事,就埋着头吃自己盆里的菜,周泽楷说了,这比什么都重要。 

他打了个滚,变成人形,用之前叼来的头绳把耳朵捆在一起,凑过头去。

“你们能赚钱是吗,怎么赚,能不能教教我?”

唐昊本来背对着树林坐着,被这声音吓的一个踉跄差点没头对地冲出去。

“哎老大还是怕鬼。”

“男人的肋骨。”有人嘀咕。 

唐昊一个眼刀扔过去,抬手准备拨开灌木丛。

“唉别,我尿尿呢。”孙翔连忙阻止。

唐昊一晃眼间就看见两片白生生的小锁骨,立刻触了电似的把手缩回去,心头火起,大骂道:“我靠你谁啊,出来尿个尿至于裸奔吗?”

“你要不要一起来?”孙翔说。

“我擦,有病。”

孙翔叹了口气:“唉是啊,所以我要赚钱治病。”

“你这什么玩意。”唐昊看着他的白发。

“病白的。”

“……这上面这个也病出来的?”

“哦这个,Cosplay,童话风。”孙翔刚路过文娱部学到的新词。

唐昊无语了:“这年头行为艺术的业务范围越来越广了……你走吧,我们这有事呢。”

孙翔道:“不走,我要赚钱。”

“你赚钱,你这小身板能赚什么钱,卖肉都卖不了几两。”

“我一匹金刀闯过大江南北,从茫茫雪山杀到杨花江南,上砍天王菩萨诸天神佛,下斩妖魔鬼怪市井小人,砸了次元壁就能屠龙救公主,肩上跑群马,胸口碎大石,两手能拎、拎……。”

孙翔说到一半卡词了,前两天周泽楷带他去看的那评书怎么说的来着。

“拎什么?”

“拎……两台X翔挖掘机!”

唐昊扯扯嘴角:“你先把那胸口碎大石的活亮给我看看,看见那边的教室没,需得三房门面的大石,一锤头上去碎成粉末那才叫本事,其他的你就再吹也都只是渣渣。”

孙翔连连摆手,表示不干:“把人家教室弄坏了多不好。”

其实也不算他吹,以后能恢复完全形态了,幻兽的潜能确实不可限量,有的擅长动脑子有的擅长动手,说不定他就是个体力型选手呢?反正现在是没在智力型方面挖掘出什么特长,随便啦。

“那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这样吧!我表演一个绝技给你看。”孙翔说。

“什么绝技?”

“学狼叫,我叫的特别像。”

当然特别像,本色演出,爱怎么叫怎么叫,张口就来,谁管得着啊。

说着就对着明晃晃的大太阳张口嚎了一声,那一口中气悠长,喝了三罐红牛似的,恨不得连夸父都喊回来了,恢弘嘹亮如座头鲸群出海足足叫了三分钟,唐昊等人都捂住了耳朵。

“行了别叫了,我承认你像!”

孙翔停了口,说:“那你相信我了不?”

“信了。”

“我哥说了,高手那都在民间,那些大道上的练成了葵花宝典玉女心经四川麻将的名家是挺风光,但多没意思啊,街坊市井,网吧储物间,那才是卧虎藏龙的真高手。”

唐昊说:“你这例子怎么就这么别扭呢,你想说庙门口的扫地僧吧。”

“nono,要紧跟时代发展更新自己的数据库。”

唐昊给他说跪了,半天道:“成吧,跟我走,带你去个让你的潜能能找到伯乐的地方。”

“你先给我买支水雪奇缘。”

“什么东西?”

“水雪奇缘,冰棍,蓝的那种。”

唐昊气死了,大怒:“去你妈的,爱走不走。”

最后孙翔还是得到了他的水雪奇缘冰棍,他说要出去裸奔,一边跑一边大喊唐昊有糖尿病,唐昊就忍辱负重的屈服了。

水雪奇缘是两根,设计灵感来自某动画,自古红蓝出cp,它也就出了一粉一蓝的。孙翔拿了那根蓝的,把粉的掰给了面有菜色的唐昊,末了拍了拍他的屁股(只拍得到这么高):“知道为什么wifi这么流行吗,因为快乐源于分享。”

唐昊没好气的:“我耳鸣,什么也听不到。”

市里特别热闹,熙熙攘攘众生万象,唐昊感受到了溜哈士奇的心累。孙翔就像个刚下了山的小和尚,青茬茬的发根还没掩住戒疤,就等不及想要一二三四五挨着把戒破下来了。有摆摊大汉战城管,和平执法暴力执法轮了一遍,那汉子左手抱着哇哇大哭的小女儿右手抄起一袋面粉,双目如电,和了多少年的面力道都浸透了火油,掌掌带风,一糊一个白。

每打中一次,小女儿哇一声,围观群众拍掌叫好。 

孙翔津津有味的站着看了会,偷了张饼吧唧吧唧的咬,又捡了把店家女儿的塑料小宝剑。

“看什么呢,快走了。”唐昊说。

孙翔又拿了一张:“给我哥也带一个。”说着又拿了张饼塞口袋里。

幻兽的自我修养里让幻兽尊称供食铲屎官叫主人,孙翔还想学学呢,可惜周泽楷脸皮薄受不了。 

两个人越走越鱼龙混杂,最后在一个貌不起眼的小店前停下。

店子小,背后是一护城河河脉上最细的一条,背着光看起来风水不怎么样,店门口里了个人坐在阴影里,白净,和那条汩汩流动的河水一样不动声色,出尘的风骨,一本书看了好一会也不见翻下一页,封面上水彩涂的四个字,瓦尔登湖。

孙翔大声说:“老板,你这面馆上应该挂鸣人的头像,挂乔巴的没用。”

那人推了下眼镜,慢悠悠的:“挂个‘此处有wifi,巷内有恶犬’最有用。”

孙翔哑炮。

唐昊噗了一声,忍住没笑出来,越过那人,径直带他走大堂。里面暗黑幽深,四面窗户都紧闭着,竟把外面大好的日头全遮蔽住了。一方天地里沸反盈天,人声鼎沸,当中立了一块大石头,足有两三个孙翔那么高,一道半指宽的裂纹从上而下撕裂,流出点迷人眼的翠山碧绿。


评论(21)
热度(87)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