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满船清梦压星河

8月初的两个deadline终于搞完一个,感觉被暴打了一顿脱了层皮,写点东西乐一乐。。


1.


孙翔拖着行李箱走进机场大厅,被那齐摆摆的欢迎牌子激得虎躯一震。

一帮子半大不大的小孩,像聚众的邪教一样统一穿着企鹅色外套,高举着手里的牌子,上面写着热烈欢迎X翔同志来S市莅临指导!旁边站着几个人,江波涛杜明等没举牌子,正围在一块凑星星自拍。

要不是轮回的队服太明显,孙翔绝对不想承认这个被和谐之后会让人产生不好联想的名字是在说自己。

“啊,小孙来了。”

转头准备走掉时,江波涛眼尖的看见了他,孙翔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

“我不是说了自己过去吗,不用接。”孙翔说。

江波涛意气风发的说:“没事,正好展现一下S市人民热情好客和精神风貌。”

一群人割麦子一样整齐的喊道:“轮回欢迎你!”

一个推了个小车的小孩走过来,说:“先生,刚来上海是吗,买个毛片回去呗?绝对地道的上海妞。”

孙翔:“……”

孙翔:“这也是精神风貌吗?”

江波涛说:“这是热情好客。”

 

接机时人虽然不少,但是周泽楷没去,这让他在孙翔心里的boss等级又越了一层。

主角的登场当然和虾米登场不太一样,他们通常也不会把时间用在交际上,而是等着别人主动去交际他们。

孙翔去轮回俱乐部的路上想了半天要怎么酷炫的登场,才能对得起他和周泽楷的首次面基。

不过他失望了,周泽楷没在,问江波涛,被告知出门了。

“他喜欢的一个科幻小说家今天有签售会,早早的就排队去了。”江波涛如是说。

孙翔心想,这太奸诈了,周泽楷一定是深谙主角要最后出场的道理,迟迟不肯出现,好让他在自己的好奇心里淹死。

虽然知道这是敌人的阴谋,但孙翔还是没法克制的在来轮回的第一晚就辗转了。

一觉起来,孙翔早早的去了训练室,轮回集训时间是9点,8点半出头人陆陆续续的就多了,但没有一个是周泽楷。

直到9点,周泽楷才姗姗来迟。

他一副春日困迟迟的模样,不太清醒的晃荡进来,揉着眼睛应付着队员们的队长早上好,然后惊天动地的哐当一声,一头撞上了饮水机。

“对不起,对不起……”

周泽楷对饮水机道了两声歉,停了一会,抱着水桶,站着打瞌睡。

目睹了一切的孙翔惊gay了。

这和他想象中的命运中的对手差距太TM大了,就好像RPG游戏打了无数的小怪走到了终极boss面前,结果发现顶着无数光环的它总血量只有两滴一样。

孙翔多年以来作为I am the king 喝喝愚蠢的凡人怎么会懂王者的孤独of the world,身边的朋友清一色的都是些傻逼,每天做的事就是热血沸腾的集结在一起挑战世界,鄙视权威,让别的傻逼看到,究竟谁才是傻逼中的傻逼。

他一直以为周泽楷是属于权威,万万没想到他也是属于傻逼这一挂的。

这让他心情万分复杂。

毕竟如果要和周泽楷做命运の对手的话,他就应该站在傻逼周泽楷的对立面,可是如果他做个好人的话,那就不能明目张胆的殴打小朋友,比中指说脏话,嘘嘘的时候洒出小便池了。

那生活多压抑啊!

周泽楷睡了大概半个多小时,清醒了一点,晃晃悠悠的走到他旁边坐下。

“小周,这小孙,昨天刚到的。”江波涛拍拍周泽楷的肩膀,又转向孙翔:“本来新电脑要下个星期才送来,听说你提早来了,经理就自掏了腰包,配置你试试顺不顺手,有什么问题就找小周,他电脑很厉害。”

周泽楷这才如梦初醒的发现旁边坐着一个人。

他迅速的撸直了衣领和头发,腼腆的朝孙翔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

江波涛说完就查其他队员去了,孙翔打开电脑试了试,倒也一时间挑不出什么错。做完了一套基础训练之后,偏头看周泽楷已经完全精神了,眼神亮亮的在做同一套基础练习,一点要和他答话的意思也没有。

刷了会网页,孙翔上了qq,和自己的一个女粉丝打屁聊天。

对方是个脑残小萝莉,对赛场上辟易千军的一叶知秋迷恋的一塌糊涂。孙翔在论坛里看了篇洋洋洒洒几万字的告白贴,点了五次赞之后还有点意犹未尽,遂矜持的通过朋友把QQ号泄露给了她。

聊了一会,周泽楷练习做完了,主动问道:“帮你调下电脑?”

孙翔“嗯”了声,站起身来:“我去倒杯水,主要是那些乱七八糟的自带插件,帮我清一下,留个qq就行,哦还有荣耀。”

周泽楷用看饮水机都显得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他,认真的点点头。

孙翔被那眼神煞到,毛骨悚然的走了。

等他回来之后,周泽楷已经回自己座位了。桌面上干干净净的,只剩下荣耀和一只傲视群雄的企鹅。

孙翔试了试,过了会,卧槽了一声,拍案而起。

“周泽楷,你是不是碰我Q了!为什么聊天记录都没了!”

周泽楷停了下,思考了一分钟,说:“那个是骗子……”

“你瞎BB个球,那是我粉丝!”

孙翔心想搞毛啊,你算哪根葱,皇帝不急太监急,我认识她那么久都没发现,你就这么聪明了?周泽楷个死鸡婆。

周泽楷思考了一分钟,凑过来打开个文件夹:“我顺手查了下。”

文件夹里冒出一堆信息,人名地址还有各种照片,一个看起来至少有四十岁的大妈涂着和头像loli一毛一样的唇彩扭捏作态,那个颜色孙翔很熟悉,还是自己帮她挑的。

“和粉丝调情影响不太好,”周泽楷说,过了一会,又补了一刀:“况且又丑。”

孙翔:“……”

“注意网络安全啊!”

孙翔:“……”

孙翔心里大骂了几句卧槽,心想这太他妈邪门了,周泽楷简直是个妖孽,对付这种人,要不就要把他弄死,要不就把他变成自己朋友。

但他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和周泽楷做朋友呢?

孙翔郁闷的说:“你是个黑客?”

周泽楷赶紧摇头:“没有。”

“那你为毛会懂这么多?”孙翔说完更郁闷了,这夸周泽楷的心情太煎熬。

周泽楷说:“打荣耀前,是做网站安全的。”

孙翔吐了口气,换了个姿势:“哦,怪不得,那也没啥了不起的嘛。你做了什么网站啊,能干嘛,防止别人来在自家网站植入黄色小广告?”

然后,周泽楷给他展示了下怎么通过视频会议侵入中央xxx国家级xxxx机密信息库。

孙翔:“……”

 

这一棍子打的有点狠,孙翔回顾了下自己的人生,除了荣耀之外最辉煌的事大概就是开了个淘宝店,利用自己当时的校草身份倒卖了些自助餐餐券和手机贴膜。从水平来说设普通宅男都是战五渣的话,他勉强算十,周泽楷就是一个亿,压根没得打,不由得蔫蔫寡欢。

周泽楷察觉到了这位新来的队友有点蔫,主要是气场太渗人了,自带雨云效果,方圆一米之内都遭受着低气压影响,想不注意到都不行。

他掏了半天抽屉,摸了个糖,递过去。

“给你。”

孙翔想了会,不声不响的接过来了。

周泽楷表现的大度,他也不能丢了份。不过被人踩一头的感觉怎么都说不上好,孙翔清了清嗓子:“我们打一盘……”

周泽楷还没接话,江波涛去而复返,站在门边高声道:“小孙你出来下,经理找你。”

孙翔把糖揣口袋里,走出门去。

“小孙,呆了一天感觉怎么样,都好吧。”经理人很和善,是传说中的跨越两个时区的体型。

孙翔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虽然周泽楷让他有点闹心,但S市人民的热情也确实没什么挑剔的,遂道:“不错。”

“嗯嗯那就好,你那用的电脑小江和你说过了吧?我自己家搬过来的,你先用着,下个星期再换台专配的。”

孙翔说:“不用,这个性能也挺好。”

经理说:“啊这个还是换一下吧到时,电脑毕竟是吃饭的家伙,还是顺手点的会比较好用。”

孙翔有点感动,没想到经理还是个这么热心为人的人啊!手边也没有什么好表达谢意的,就把周泽楷那颗糖拿出来。

“3Q啦经理,我原来总觉得你只是个死胖子,是我误会你了。”孙翔真心诚意的说:“这个给你,电脑不麻烦换,周泽楷帮我调过,很顺手。”

 经理:“……” 

 

之后的下午相安无事,孙翔如愿以偿的和周泽楷打了几把,有输有赢,但总的来说是自己占了上风,不由得心情好了些。

周泽楷输了也不生气,只是笑,特别温软无害的样子。孙翔在心里盘算,要不就逼着他和自己签订友情契约吧!想他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正琢磨着是不是找个时间请这位未来的队长搓一顿,江波涛又喊他了:“小孙,小孙,你出来一下,经理找你。”

孙翔莫名其妙的走出去,经理一脸菜色的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夹着腿靠在门框上,见他过来,哭瘪瘪的说:“小孙,你那个糖哪里来的?”

孙翔说:“啊??”

“吃了之后感觉怪怪的。”

孙翔一惊:“干嘛,要变身了吗?”

经理说:“不是……”

话没说完,两个人一前一后蹦蹦跳跳的过来,打头的那个染了一头金灿灿的黄毛,进门时一把撞在了经理肩膀上,走进去了才回头说:“啊抱歉经理!”

庞然大物倾倒过来,孙翔想也没想就气拔山兮的掐住了经理的肩膀,把他叉在了半空。

经理悠悠的叫了一声:“啊!”

一个没崩住,肚子响起咕噜咕噜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噗嗤噗嗤的声音,尔后一股微妙的气息在空气里飘散出来。

孙翔:“……”

刚进门的杜明&吴启:“……”

杜明高声说:“夭寿啦!经理他妈的当街大小便。”

吴启给了他一个爆栗,吼道:“别他妈说脏话!”

杜明说:“哦……你西瓜心给我吃我就不说了。”

吴启说:“滚。”

然后两个人就手拉手滚了,留下口瞪目呆的孙翔一个人被众人围观。

这事后来越传越广,版本也越来越多,越来越玄乎。孙翔就在这种他本人极不情愿的情况下火了,被轮回甚至周边地区的居民熟知并津津乐道。

比如几百米外的两个老大爷一边下棋一边唠嗑。

“你阿知道轮回新来了个年轻人,特别能打?”

“怎么能打了?”

“他去轮回的第一天,就把他们经理捏出屎了。”



评论(24)
热度(164)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