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满船清梦压星河

2


之后孙翔走在路上,总有人窃窃私语。

你看,那就是刚来第一天,就把经理捏出shi的那个。

那就是把经理捏出shi的人。

那人捏过经理的shi。

那个shi……

期间疑似经历过核爆炸发展处了各式各样的版本,孙翔每天追人追八条街,逮到了就照着脑袋呼一顿,更加坚固了他曾经把经理打出过shi的这个传言。

后来大家都被打怕了,shi这个词成了禁词,就换了种叫法,叫那个翔。

吴启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消化系统好是件好事。”

杜明附和:“是啊是啊,总比不翔要好。”

孙翔气死了,蹦起来把杜明打了一顿。

杜明说:“我又没有说禁词!”

孙翔说:“我就是想打你,谁管你说没说。”

 

孙翔蹲在树下,刺溜刺溜的吸棒棒糖,想怎么才能不惊动社会和联盟的和谐掉周泽楷。

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周泽楷远远的望着他,有点忧愁,拿了瓶酸奶颠颠的过去,意图讨好。

孙翔心想以为我这么好哄吗,任那手在空中停了半天,才矜持的接了。

刚准备撕,周泽楷又嗖的拿了回去。

孙翔:“……”

周泽楷完全没感受到孙翔【竟然有人敢在朕的龙爪里抢东西】的震惊,仔细的研究了下,过了会说:“啊这个也过期了。”

喜滋滋的揣回怀里:“留给经理喝。”

孙翔遥望着他往经理办公室走的背影,冷汗如雨下。

更让他不解的是,过了两天周泽楷还是活的好好的,没有像他一样被最顶上的boss捉去喝茶,也没有吃饭时被橄榄噎住,连经理看见他,都还是会笑眯眯的和他问好。

这让一出事就第一个被拎出来削的倒霉蛋孙翔觉得很不可思议。

就像以前抗战年代,大家都是汉奸,结局的时候他被打死了,对方却活得风生水起、两边吃香一样。

简直是社会公害,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为了社会也要和谐了他。

孙翔发现自己的画风又要往打反派的好人变了,差点克制不住要去扶老奶奶过马路,给灾区小朋友装太阳能电灯的冲动,这不能够啊,立马拉回心神,给发小打了个电话。

那边一接起来,比孙翔嘴还快:“你好,这里是你想买啥我们都有的xx营业部,不管你是要保险还是保险套,按摩还是按摩椅,法国大餐还是沙县小吃,我们都送。”

孙翔一愣,看了眼电话,没错啊这就是小时候一起偷萝卜被罚站的发小啊,现在都发展出营业部了?

就犹豫了这么半秒,对方说:“抱歉,我们不提供特酥服务,再见。”

孙翔赶紧大喝一声:“你等等!我还有话要说!”

扯了半天淡,对方终于搞明白了情况,一拍胸脯说:“成!咱们谁跟谁啊,有什么坏事带我一个。”

发小又问:“是哪个兔崽子,你都搞不定?”

孙翔说:“周泽楷,知道不?”

发小没混过荣耀圈,说:“不知道,他敢在马路牙子上撒尿吗,敢手机不贴膜出去吗,敢在电影院里脱鞋吗?”

孙翔说:“……估计不敢。”

发小说:“操,那怕个蛋,干他!”

两个人秘密接了头,商量怎么干周泽楷。

几天之后,孙翔请发小在轮回门口的大排档吃了顿。

放了筷子,发小深沉的说:“我觉得从肉体上打败他那是没有意义的,我们要从精神方面下手,才能彻底的击溃他。”

孙翔说:“……你之前不是说套个麻袋堵巷子里打得他妈都不认识他吗?”

发小说:“那是之前的我,太肤浅了。”

孙翔说:“清醒点,说人话。”

发小思考了一会,说:“是这样的,古人云谋定而后动,干架也是有原则有纪律的,为了制定周详的计划,我百度了一下他。”

孙翔:“……”

发小:“我觉得吧,要是我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他了,我估计不能活着呆在S市了,you too。”

孙翔本想拍案而起,但是没有由头又不好怎地,琢磨了下,觉得发小说的也没错。他刚和周泽楷结了梁子周泽楷就被人打成doge了,还不第一个就扯到他身上了吗?

精神攻击,也不错。

两人在房里埋头了一个星期,想出了个绝好的办法。基友凭借着原来卖盗版光碟的经验,在网上找了些据说毒的不能再毒的病毒,把它们最毒的部分提取出来,组合在一块,就成了他们最终的秘密武器。

发小把这个毒命名为道脑,听上去有些禅意又不失霸气的名字,取自于你知道我们的脑袋被门夹过了吗。

只要把这个装了道脑的U盘往周泽楷的机子上一插,他的电脑就百分百会感染上这个病毒,清理起来非常麻烦,麻烦到他们自己暂时也没有清理的办法。

这个毒有多毒呢?孙翔为此报废了一台电脑,还在后来逛某些社交网站时看见了自己聊骚时拍的裸体上半身,微信的签名也被自动改成了:深夜寂寞找我,两毛一晚。

孙翔一脸血的换掉了手机号。心想,这至少说明毒有用,只要能整到周泽楷,自己也不算亏了。

某个清晨,他趁着周泽楷没在,把罪恶的手伸向自己旁边的那台电脑。

到了9点钟,没睡醒mode的周泽楷准时来了,双目无神的做起了基础训练。

孙翔瞄了一眼。

孙翔瞄了一眼。

孙翔又瞄了一眼。

周泽楷清醒mode咦了一声。

孙翔大喜过望,知道是病毒产生作用了,连忙凑过去看。

周泽楷开着荣耀,顶着至尊沉默ID的小号正卡在一堵墙上。

孙翔问:“它在干吗?”

周泽楷说:“找河。”

孙翔没懂,不过小号很快就用行动解释了枪王的话。

它花了五分钟翻过了墙,又花了五分钟踩过了一片广袤的菜地,终于找到了一条河——或者叫做小溪,在溪面上欢快的跃到岸那边,又从那边跳回来,往复不停,脸上还挂着45°望天的慈悲笑脸。

孙翔:“……”

道脑深不可测的变异能力让孙翔这个生产者都震惊了,之后让他更震惊的是,这玩意居然还TM的会自我复制,通过网络迅速传播。

孙翔作为离周泽楷最近的那个,第一个就被他传染了病毒。

一叶之秋在他极力阻止之下,还是和至尊沉默走到了一起,在小溪上来回劈叉。

孙翔从来没这么快的感受到过,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他试了试下线,道脑不给,只好找了江波涛,想让他用工会召唤把自己拉离这条小溪。

江波涛没见识过道脑的厉害,爽快的同意了。

很快,无浪也一起来小溪上劈叉了。

道脑就带着这股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魄,如同中欧世纪鼠疫侵略拜占庭一样侵略了整个轮回,所有人的账号都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牵引着,从荣耀各地跑到小溪边,在空中来回劈叉。

经理满脸菜色的找人来修,未果。

但是事情的发展总是会有转机的,到了某个时刻,轮回上上下下包括看门大爷的号都跑到小溪边劈叉之后,屏幕上的人达到了一种饱和状态,人太多,孙翔就被挤掉线了。

周泽楷作为第一批劈叉的,也被挤掉线了,开了一屏幕程序正在检修。

孙翔悄咪咪的戳了发小,问:“这怎么办,收不了场了,难道以后出去打比赛,就让别人看轮回体操团吗?”

发小沉默了会,说:“我这还有钢的平底锅,给你寄过去吧。”

孙翔问:“干嘛,天热,我最近不想吃饼。”

发小说:“事情败露之后,你能拿着挡一挡。”

孙翔怒气冲冲的摔了电话。

两天之后,周泽楷确定自己也解决不了道脑了,收拾了下行李,说是要找个朋友去。

孙翔揣着心虚,自告奋勇的也跟着一块去了。

去的高铁上,两个人面对面的坐。孙翔玩了会手机,周泽楷掏出本书专心致志的看。

封面烫金的四个大字,时间简史,逼格要多高有多高。

孙翔坐了会,没忍住,问:“你能看懂吗?”

周泽楷说:“还行。”

孙翔:“那你看出了点什么?”

周泽楷思考了十分钟,说:“不能随便和外星人说话。”

孙翔不说话了。

周泽楷埋头看了会,发现孙翔气哼哼的,有点不忍心,便说:“你真的想知道吗?”

孙翔说:“什么?”

周泽楷:“我喜欢的东西。”

孙翔说:“你喜欢什么,有时间就捡屎吗?”

周泽楷也不想和他说话了。

 

两个人一路沉默着来到目的地,兴欣网吧正在搞夏休免费上网活动,门口的人络绎不绝,孙翔拖着龟背绿的旅行箱和周泽楷的基佬紫并在一起,总觉得有点不合群。

陈果守在门口,过一会放进去一小批,过一会放进去一小批。

周孙两个人在烈日炎炎下排了一个小时队,过了会,叶修出来了,快步走到跟前:“哎哟,还真是你啊,从楼上看到了还以为看错人了。”

周泽楷从箱子里掏出条软中华,递过去,叶修眼睛一亮,碎碎念说,来就来啊带这个干嘛,太多礼了。

说着就把烟抱在怀里往屋里走,周泽楷跟着,孙翔也想跟上去,叶修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回身比了个止步的姿势:“年轻人,排队呢,没看见吗,先去领个号。”

孙翔大怒:“我和周泽楷一伙的!”

真不想承认,但是他也TM的不想在这儿晒太阳了。

叶修说:“那不行,官方盖章了吗,得按制度办事。”

孙翔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从嘴里蹦字:“你他妈就是看我没带烟……”

叶修立马打断,叫的比他还大声,义正言辞:“我让小周进去,不是因为他的烟,是欣赏年轻人的朴实!”

说着带着周泽楷走了,孙翔气得头顶冒烟,但还是得被迫在太阳底下继续排队。

排了快两个多小时,终于把他放进去了。一群人把周泽楷围在中间谈笑风生的,一点没被道脑可怕侵害的样子。

叶修看他进来了,指着个小马扎让他坐,说:“听说你们遇到点问题,想找我帮忙?”

孙翔心里卧槽了一声:“找你?!你原来也是黑客?”

叶修的反应和周泽楷如出一辙,谦虚道:“哪里哪里,没有没有,功劳属于团队不属于个人。”

孙翔说:“周泽楷能入侵国家xxxx情报局,你行吗?”

叶修没接话,方锐也拖了个小马扎坐过来,边扒饭别说:“不是我吓你,小周那是叶修的后辈,小周进那行的时候,叶修已经混到人人喊打的地位了。”

叶修配合的吐了个深邃的烟圈。

孙翔震惊:“什么地位?”

方锐说:“就七武海,六道,中央一百零八将前十席差不多吧。”

孙翔又问:“那他和冯主席比谁厉害?”

方锐被花生米噎住了,想了想,问叶修:“你自己觉得呢。”

叶修目不斜视:“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问我回答不了的问题。”

 


评论(31)
热度(120)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