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满船清梦压星河


3

 

夏至之日,鹿角解。

一干人面目严肃的抱胸站在电脑前,屋子里悄无声息。

孙翔和方锐两个人被排除在外,寂寞的蹲在一起吃西瓜,比谁的籽吐的比较远。

魏琛的眼神在左右开弓,法喜充满的迎风布阵身上盯了好一会,开口道:“小周啊,虽然叶修之前净干些没有党性没有节操的事,但我们现在这里已经从良了,你看看,我们的墙刷的多白,地砖中间都没缝,你这搞些三教九流的玩意来,祸害叶修就算了,连带着把我们这些正经人也祸害了,这不厚道啊。”

周泽楷:“……”

魏琛又说:“这东西总得有个源头的吧,你老实告诉我,轮回画风这么魔性,是不是有人偷偷修炼邪教大法,惹来了这个麻烦?”

周泽楷说:“这是黑科技。”

魏琛说:“有这么无聊的黑科技嘛?一定是邪教大法,上蛊,巫术之类的。”

周泽楷说:“有区别?”

魏琛顺水推舟的说:“要是巫术,那就是王大眼的业务范围了。”

周泽楷:“……”

包子路过,往里面瞅了眼,惊喜凑了过来:“魏老大,你怎么在跳大神,配曲是最炫名族风还是伤不起啊?!”

魏琛是个爱面子爱逼格的人,一怒之下撸了袖子:“不找王大眼了,我要亲自解决它!”

说着虎虎生风的拖了椅子泡了茶,把叶修按在电脑面前。

叶修尝试着操控迎风布阵,没动静,问周泽楷:“这事什么时候发生的?”

周泽楷说:“两天前。”

“轮回的人都有什么反应?”

周泽楷想了会,说:“都要说嘛?”

叶修颔首:“嗯,治水堵是没用的,得从头疏通。”

周泽楷这回停了比较久,酝酿大招般皱了十分钟眉头,缓缓开口:“我结算出来并且提交了代码逻辑分支,发现不可以从头运行另开分支来解决。实际上记录的逻辑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难点就是解决merge中道脑与荣耀系统程序的冲突。但从宏观来看这是一个悖论,具体办法只可能出现在哆啦A梦的年代。小江在应付期间的商业秀,方哥去老家找庙拜拜了,吕泊远在想办法从人性伦理方面解释这个现象,杜明说‘夭寿啦我屮艸芔茻’,吴启说‘你他妈再说一次脏话试试’……”

叶修说:“停,这个就不用记得那么严谨了。”又一指蹲在角落里的孙翔:“那他就什么惊讶也没有的,跟着你过来了?”

周泽楷:“唔……”

一众好奇围观的人都齐齐的望向孙翔。

孙翔“噗——”的一声,吐出了前所未有远的西瓜籽。

这事想不承认似乎也行,但坏就坏在孙翔自个儿心虚的很,被众人一围观,立马菊花一紧反问:“你们怎么知道的?!”

兴欣一群人把他架起来,喊着号子磨了半天的柱子。

“人间自有妖孽在啊1,2,3!恶人还需恶人磨啊1,2,3!”

放下来后,孙翔眼睛里挂着泪花,梗着脖子,颤颤巍巍交出了道脑的原代码。

叶修嫌弃他:“出息,这点事就挂尿泡了?做的时候怎么不想好,凡事也不过过脑子。”

魏琛作为事件里最大的受害者,评价只有四个字:“叫你浪,该!”

叶修和周泽楷坐一块,忙了一天一夜,逐条梳理道脑的核心代码,期间点烟送吃的都是使唤孙翔,终于找到了比之前的毒更加毒的一些病毒,把最不得了的部分集中在一起,做出了个终极的大毒霸。

这样集艺术灵感的产物如同智慧上开出的一扇特别小窗,带来了希望与光明,叶修就给它取了个名字叫智窗。

智窗和道脑被放在一台机子里,一机不容两毒,立马龙争虎斗,你来我往,打得风起云涌。

屏幕上的迎风布阵一会在空中劈叉,一会又像个穿山甲一样不停的打洞。

罗辑对于程序之争很好奇,凑过来问:“魏老大是在干吗?”

包子说:“在找穿山乙。”

魏琛快哭了。

在迎风布阵孜孜不倦的把最后一点形象也毁没了之后,他终于停在了从打出的地洞去往小溪的路上,不再动弹。

魏琛赶紧下了线。

叶修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小幅度的拍着心脏暗自道:“妈了个鸡,小孩的病毒还挺厉害,哥的万能形象差点毁于一旦。”一边站起来,冲围观群众潇洒一笑:“散了散了,大家都上网去吧。”

包子说:“老大你好厉害!”

叶修说:“那必须的,哥可是专业……”

话音未落,跑堂的小弟颠颠撞撞的跑进来。

“老板出大事啦,下面的电脑突然出毛病了!”

叶修噎在原地。

一行人匆匆的下了楼,网吧里跟炸了油锅似的。

放眼望去几百台电脑,屏幕上的所有角色都在小溪上来回劈叉,伏地高挑,辗转腾挪,整齐划一,气象恢弘。不停的有人被挤掉线,也有源源不断的无辜路人被拉去上工。

叶修:“……”

周泽楷:“……”

魏琛:“……”

罗辑:“这又是在干吗?”

包子:“你不懂,广场舞之争从来都是很血腥的。”

陈果挥着个菜刀出来了:“我操孙翔我他妈的跟你没完!!!!!!”

孙翔又被举起来去磨柱了。

叶修把放映屏拉了下来,啪啪啪的拿着衣架子拍上面展示的文明上网概要,大声说:“都镇定点,都镇定点,我们已经有解决办法的途径了,谁再嚷嚷不给治了啊,劈一辈子叉吧。”

人群里一个妹子大喊:“叶修,你要是折了我家闺女的翅膀,我定毁了你整个天堂!”

罗辑小声问:“这话听上去好文艺,荣耀里面现在有翅膀挂件吗?”

包子说:“可能说的是卫生巾的两翼吧。”

孙翔说:“叶修真不是个东西,这个也和人家抢。”

唧唧喳喳的争吵声中,道脑通过网吧这个公共媒介传播的更广了。无数的网民走进来携带上病毒,然后回头又把病毒在其他设备上散步开来。这种如同营销一样不断发展下线的安利姿势很快为道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时间道脑恐慌甚嚣尘上沸沸扬扬,作势要鲸吞整个联盟。

远在外省避难的发小知道之后,感慨的给孙翔发了条消息:要是咱当时研究出了破解程序的话,现在得多赚钱啊?

孙翔说:滚。

他至今还觉得裆部隐隐作痛。

道脑无法无天的嚣张了两天,终于惊动了联盟的最高层。

冯主席雷厉风行的在第一时间就采取了行动,把道脑的世界征途抑制在了半道上,不是找人研发破解程序,也不是以毒攻毒。

他把游戏里那条小溪删了。

道脑无河可跳,迅速的萎靡起来,被智窗SM了一通,锁进了一个小U盘里。

方锐说:“你不是问我冯主席和叶修谁厉害吗,现在知道了不?”

孙翔点头:“知道了,叶修次呗。”

 

“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别来了,就找jc,jc叔叔就是干这吃的,会帮助你们的。”

魏琛语重心长的交代完这句,兴欣一众站在门口,旁边摆着陈果新制的孙翔与狗不得入内牌子,目送周泽楷和孙翔出门。

回去路上孙翔小声说:“周泽楷你还挺厉害的嘛,算的真准,叶修都吃了瘪,你看见他被那女人追的差点跳窗子时的表情没。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求救来的呢!原来你是来找乐子的啊!”

周泽楷:“……”

装着道脑和智窗的U盘分别挂在他们的箱子上,随着步伐摇摇摆摆,远去了。

 

孙翔回到S市之后,威名更上一层。

坊间传言,这个第七赛季出道的新人深不可测,在继刚到轮回就把他们经理打出屎后,发愤图强的又带着轮回队长去砸了兴欣的场子,并且成为了第二个让联盟为他修改规则的男人。

 

吕泊远眯着眼睛,掐指作入定状。

“感受出什么了吗?”孙翔问。

吕泊远说:“嗯……嗯……嗯……”

孙翔说:“你呻吟个蛋啊,快点。”

“据我猜测,这个现象多半是某位仙人渡劫的前兆,或者是天上神仙做法,波及下界。”

周泽楷孙翔两人回到S市之后,台风登陆,天降大雨,连续浇了三天三夜,轮回众人都像花盆底似的渗着水,阳台上晾满了湿内裤。

吴启用ipad玩着节奏大师,凉凉的道:“难道是敬腾真人和建华上仙?”

孙翔奇道:“你也会巫术啊?!”

吴启不想吐槽他了。

过了两天,天气放晴。

周泽楷看到新闻里报道,部分地区洪涝灾害严重,还有多起坠机事件,心里提了起来,跟着X十字会指示,去买了几十床棉被准备送灾区去。

没过两天,X十字会被人挂墙头了,周泽楷的棉被就没能送成。

几十床特别实在的保暖羽绒被堆在储物间里发霉,经理想了个办法,把以前搞活动送的鼠标键盘之类的奖品取消掉,改成发棉被。

大家从疯着抢第一迅速的变为疯着让别人当第一,周泽楷很沮丧。

孙翔对这件事相当的嗤之以鼻,周泽楷那家伙平时太万能了,好不容易做一件蠢事,立马遭到了他毫不客气的嘲笑。

他说,大夏天谁用棉被啊,更重要的是防止疫病传播,消菌杀毒。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于是他跑去买了两大箱子盐。

再于是,轮回的储藏室的棉被还没分完,又多了两箱盐。

两人一没事,就坐在马路牙子上,招呼路过的乞丐,一个发床棉被,一个发袋盐。



我觉得此处打上Fin也可以!

评论(14)
热度(103)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