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七期】此间葵叶


孙翔喜欢上他们学校一个人。

他之前从没觉得自己是个这么羞耻心这么强的人。喜欢了就去表白啊,做朋友有个屁用啊这一类的话也在听到别人恋爱烦恼时说过,临到自己头上了才发现这简直太难了,比唐昊考年级第一大概还要难。

他一见到周泽楷,就像只猥琐的苍蝇一样,只会不停的搓手。心理戏又臭又长,以周泽楷为基点像脱缰野狗一样八匹马都拉不住:我要躲起来吗,躲哪呢,柱子太细了角落太小了万一被看见了说不定还以为我在随地小便。要不来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交流?我侧脸比较帅还是正脸,眼神犀利点好还是收着点好让他能读出点欲言又止的东西?或者摆个帅气些的姿势,靠在走廊上,不不那样看上去好像站街……

周泽楷渐渐走近,孙翔心如擂鼓。

要做点什么吧。

要做点什么呢。

要做点什么啊。

要做点什么……

到最后一句时周泽楷已经脚下生风走的远远的了。后来听人说,他当时表情狰狞,眼神不怀好意,看上去像是要大开杀戒炸学校,继而又迅速转变成死了舅舅或者是数学题做不出来一样的苦大仇深表情。他也不确定周泽楷当时是不是被他吓跑的。

刘小别劝他说,你要是实在说不出来,就曲线作战吧,咱们学校不是有个恋爱报名热线吗,你去用试试。

孙翔的手机早在进学校之前就被没收了,目的就是防止他乱搞男女关系不好好学习,现在孙翔觉得自己是没太可能走这条路路子了,但手机仍旧拿不回来,只得另辟蹊径。学校自从来了新学生但新的教学楼没建好之后,就像养羊一样把所有的学生都圈在了一栋教学楼里。楼上是孙翔他们医学系,楼下是周泽楷的建筑系,周泽楷比他高两届,说起来孙翔还要感谢下学校那个建了很久还没建好的新楼,不然即使周泽楷很耀眼,他也很难在万千孤星里找到他这么一颗。

医学系和建筑系在一个楼的原因是这两个系器材多,器材室在一楼,自习室二楼,然后是建筑系医学系的教室。看器材的大爷姓李,他那小传达室里有一台老式的挂型电话机,用来给各个领导老师通知信件消息,甚少给外人使用。

孙翔本来也没想过要打它的主意,只是借抱器材为名下楼看周泽楷时,恰好见到系里的漂亮女生正倚在那柔情万千的打电话,语气酸得一听就是男朋友,便想即使美男计对李大爷不管用,这么久每天至少过来十次的交情,怎么也能蹭个一次。

李大爷是个有原则的人,话听了一半,摆了个覆手定国安邦的姿势——搞学习可以,谈恋爱不行。孙翔气呼呼的说,我们学校的女生被其他学校的勾搭走你不管,我这积极拉拢资源你怎么就不愿意了呢?

老大爷说,你对象是别校的女生吗?

孙翔想了想,周泽楷既不是别校的,也不是女生,连对象都算不上。只得讪讪的说不是。

李大爷说,滚粗。

孙翔不仅没打成电话,还掉了点李大爷声望,抓耳挠腮的想了几天办法。觉得还是要见缝插针,不说是搞对象,就说是要学习的不就成了吗。

遂又跑了趟传达室。李大爷上上下下看了他一遍,就差直接说我怀疑你了。最后电话是给打了,但给他设了个卡,隔一分钟提示一次傻逼别贫了。

孙翔在此等嶙峋困境里打电话给恋爱报名热线,现在单身狗太多,孙翔这样不敢表白的怂逼更多,导致恋爱热线生意奇好,一直占线,听了十几次傻逼别贫了才打通。

“嗯我想报名那什么……就是那个,你们这不是提供精神交流与灵魂叩问的平台吗……”孙翔苦苦的想用念八荣八耻的口吻来表达出自己要和周泽楷表白的意思:“我需要一个人来和我分享学习道路上的彷徨和伤痛……偶尔也能探讨一下人生的快感、哦不快乐……”

李大爷眯着眼睛看他。

孙翔艰难的说:“嗯……就是那个意思,你想歪的那个意思……我的名字?我叫……我叫孙小别……就是那个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的别……没听过?我日……”孙翔想说就是那个‘别他妈给脸不要脸’的别,但鉴于自己抱着友好学习交流的目的过来,更多是因为李大爷在旁虎视眈眈,实在说不出口。加上隔一会电话骂一句你别瞎逼逼了,挂上电话之后他还有点恍惚,不知自己表白成功没。

隔了两天,李大爷叫他去接电话。

周泽楷沉默了挺久,但他知道那是周泽楷。他知道周泽楷喜欢喝mojito,喜欢画画时坐在靠窗的位置,打篮球时候自带的盐水瓶上有很Q的维尼熊的图案,他收集了好多关于周泽楷的信息,单凭呼吸声就可以认出他来。

“那个,请问是……”周泽楷用非常犹豫和不确定的声音说:“是孙小便同学吗……”

孙翔啪叽挂了电话。

捧着小心脏泪流满面的回了宿舍,一方面是挂了周泽楷电话太心痛,一方面是挂了李大爷的电话被打的太痛。

经这事之后,孙翔很是匿了一段时间。也不有事没事去周泽楷面前晃悠了,主要是担心周泽楷上来和他搭讪,他没法说出名字。刘小别说了,一旦某个人对你的印象有了先入为主的认识,他就会把你之后的行为都和第一印象扯上关系。况且你那个名字又很能让人和之前的名字产生联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兄弟呢。

孙翔又受了致命一击。刘小别嘴巴太毒,聪明的人也许都这样,会对他人怎么能傻到那个程度感到疑惑,然后就不自觉的刻薄起来。孙翔平时和他论战就从来没赢过,更不要提暗恋之中的智商,遂不再找他商量,跑去找唐昊。

唐昊原来是上一届的,在校外成立了个组织专收保护费。其实也并不是多缺钱,只是他性格痞,尤其爱大哥罩小弟的戏码,认为这是强者的象征。他们的辖区是学校隔壁的那条街,开满了为野鸳鸯服务的汽车旅馆,大家都叫那儿淫街,后来为了紧跟潮流风气,改了个名字叫赢街,鼓励大家积极进取,为赢得(和扫黄打非抗争的)胜利艰苦奋斗。

风一起,唐昊的小队就从街这头到街那头,有钱的多收点,生意差的管顿饭也行,收摆摊老奶奶一块钱帮忙赶了一个星期野狗的事也是有的,随性得很。他说这辈子有两种人不招惹,一种是无产阶级,尤其是老年的,整日倒卖盗版碟片,听信传播谣言,一无所有,时日无多,也就无所畏惧。还有一种就是孙翔这样的,锤一下两下锤不死,看着就是个有债必偿的邪性面相,惹了后患无穷。

唐昊收了三年保护费,马上要毕业走了,临了东窗事发,摆摊老太被城管抓了,理直气壮的说我背后有人撑腰,把他供了出来。唐昊陷入了我果然还是不能做个好人吗的长久沉思,憋屈的解散了自己的人马,灰溜溜的背了个处分被降级观察。

孙翔请他在赢街上吃卤子。

唐昊看着他曾经的国土唏嘘了半刻,就埋头吃卤子了。自降到他们这一级换了个带班的教授,他的痞气几乎连根拔除了。那教授原本是刘小别的老师,唐昊背着个盖世太保的名号空降之后没人愿意要,就被一并收监在了王杰希门下。

唐昊交过好几任女朋友,虽然他觉得没什么意思,对于碰碰摸摸什么的有时候还有点烦,但大佬都是这样的,他也就按教程一样交了几个。但是他很不会说话,以下克上这样反面角色flag也是后来林教授气咻咻的让他降级的一个原因。死了几次情缘之后,他就换成走深沉冷酷风,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即使说话也只是蹦字,果然相处的顺利的很多。

结果某次约会时,女友突然提起想要结婚的话题,唐昊大惊失色说道,你别这么冲动!女孩撅起嘴巴问,为什么呀,你是不是嫌我任性脾气不好?唐昊脱口而出:怎么会,吃相丑的女孩一般脾气都挺好!

这个毫无意外的也吹了之后,唐昊对于恋爱有点兴致缺缺,加上淫街之首的封号被褫夺,自觉到了人生低谷,很有点从此无心爱良夜的意思。不过很快他就遇到了他真正的人生低谷。

第一次去见王杰希时,王杰希正拿着个小银壶伺候他的那盆蜘蛛抱蛋,唐昊受了林教授的教训,有心要和他打好关系让自己之后的日子好过点,就很狗腿的夸了句:王教授的爱好真风雅,不像别个办公室里没事就揽镜自照要不就吃吃吃的俗人。

王杰希起了兴致,问道:“你也懂花草?”

唐昊用那可不的语气说:“咱们学医的怎么也能懂点啊!您这盆看着就很好,啧啧,看这草,绿得像个王八一样。”

王杰希:“……”

刘小别说,王杰希生活规律,每日饭前便后刷个牙就去长跑,唐昊虽然凭借自己曾经给秧歌队领舞的本事在意识到不妙的当口就窜出了老远,王杰希还是跟着他穿越了好几个教学楼,把他按在无人的角落教训了一顿,让他从此之后看那盆蜘蛛抱蛋都如看自己心爱的恋人般热望殷殷。

唐昊挨教训的那天孙翔没在,回来之后听刘小别一本正经的用医学院术语形容被(——)了一顿的唐昊,十分惊悚,他说,一滴精,十滴血,唐昊那次回来就像是血槽全空了一样。



评论(9)
热度(254)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