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七期】此间葵叶



*写完这个就好好写谈恋爱去了( ´ ▽ ` )ノ老这么神经也不是个事儿呀~


唐昊说:这事说难难,说简单也很简单。别信什么恋爱指南,那个追女生可以,追男的行不通。收集他用过的篮球原子笔,舔他喝过的矿泉水瓶口,你说你像不像个变态?像不像?

他把自己的恋爱经历搬出来说服孙翔。

他最开始追妹子的时候,正处于对恋爱还抱着‘我们没有彼此就活不下去’幻想的年纪,哭花了一张蠢脸,不过还是从中汲取了不少有益经验。初恋是一医学院的学妹,不到150的个子,白裙子披肩发。弹跳力极强,扛着一桶水爬六楼面色都不发红,划醉拳输了能连着说两小时黄暴笑话。唐昊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叫反差萌,只有种命中注定般被煞到的感觉,少男心蠢蠢欲动,每天晚上给她发短信写酸诗。

“今天,想你,想你,想你。晚饭的时候,打了一两白菜,也许在别人眼里他们吃的只是菜,可我,吃的却是清风明月,怅然若失。”

“路过食堂时,发现一个肉夹馍被放在一群大饼中间,设身处地的为肉夹馍考虑了一下,它一定特别的彷徨和无助,就像人群中的你和我,除了互相汲取温暖,别无他法。”

“我们都是荆棘丛里的天使,纵然被扎得血流遍地,血压降低,白细胞含量变少,皮肤失去光泽,海绵体丧失活性……也要跪着把这条路走完。”

妹子连忍了几天,终于忍无可忍把他拉黑了,拉黑之前骂了句:一看就是个基佬,滚!

唐昊看完短信,心里像踹了只小鹿一样砰砰直跳,不仅没有被打击沮丧,反而激动不已,有种在RPG游戏里触发到了特定剧情般的快感。他给妹子发了条短信:喝喝,很好,女人,你用你特别的方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然后,为了摆脱妹子所指责的‘基佬’身份,唐昊在医学院的图书馆里借了好一些相关方面的经纶典籍回来读。书上说,当群体里的某一小部分进化到了更高的级别,变得更富有智慧而领导气质之后,会不由自主的有被同性吸引的趋向,比如狮群的首领雄狮会与和它实力相近的雄狮进行亲密活动,这种行为在人类范畴里就叫基佬。

唐昊坐在图书馆角落的地板上,看的心驰神往难以自拔,头顶上一个小方窗里日光映入,脸颊上的柔软绒毛熠熠生辉。第二天跑到妹子的教室门口柔肠百转的喊:“我不嫌弃你是低等的雌性,我可以不要我的族群,带你去没有狮子打扰但又有wifi的地方,好不好?”

结果当然是不好,还被妹子举着把手术刀从楼上追到楼下,骑着啪啪啪的甩了一堆耳光,打得差点让海绵体真的失去了活性。

“那是我这辈子最认真的一次告白……”

孙翔叼着橄榄歪着头:“我看你那洗床单频率,还是挺健康的。”

唐昊说:“艹,那是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你当巴掌是终身制的?”

被一个大耳光甩出几米远之后,唐昊又陷入了长久的沉思。我从哪里来,我是谁,我要去哪,为什么落得这么凄惨这么逊逼。有一日他面朝天空,太阳热辣烫眼,仿佛太祖圣光满面缭绕的脸。太祖问,你他妈的被个女的玩了就蔫得跟个腌萝卜似的,想过我吗?

“男人,怕个屁,这个城池打不下来,咱们就去下一个,有枪有马会火球术士气正盛,风势一起,咱们就能去征服新的大陆。追逐,是男人的浪漫。活着,就要对得起自己的QQ签名。”

唐昊最后如是说。

 

农历八月初三,宜撇条,不宜恋爱、触怒大人物。

干大事前架势要足,气派要到位,到时候就算自己不想干了,也得干下去。唐昊和孙翔溜到顶层的教授办公室,趴在窗台上观察了一会,没人,偷偷把王杰希案台上做实验的兔子偷走煮吃了。

唐昊说:“咱也不想的,谁让做实验的兔子都放楼上,咱们门口放的都是老鼠呢,这是学校逼咱们。”

孙翔抹了抹油兮兮的嘴巴:“追到了周泽楷,我再请你吃一顿,兔肉算什么,算配菜,吃一口呸一口。”

唐昊啄米式的点头,他自从额外收入来源被断了之后,穷困潦倒到吃草算吃菜的地步,对着解剖课上的尸体都咽口水。

孙翔又说:“那定个口号吧,行动开始时就说‘在号角声里醉吻我沉眠的肚脐’,事情败露时说什么,你定。”

唐昊‘……’的看了他一会说:“废话,就说跑啊。”

周泽楷是典型讨老师喜欢的类型。样貌好,竖瞳似猫,面无表情的时候也好像在含情脉脉的微笑,还有点可爱。成绩也好,是老师心里乖巧省心的首位。

晚饭过后,周泽楷照例跑了两圈长跑,沿着路灯慢慢踱到健身房。

健身房是建筑系专用的,不带医学院的玩。系主任作为一个工科男被医科的鄙视久了,心里总装着点淡淡的不平衡。在开业那天说,楼下那群平时里炼丹采药,已经能达到天人合一视万代如瞬息的境界,不需要锻炼。大家要积极去参加,提升逼格,争取站在学院的前列线上,好鄙视对楼的文科生。

周泽楷进到换衣间,把绕在手臂上的耳机线拿下来放进柜子。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肌肉上汗水莹然,正准备脱裤子冲个澡,突然感觉到背后一凉。

“跑跑跑跑跑。”唐昊捏着嗓子,语速快得像在说噗噗噗噗噗。

孙翔以被挑飞后受身的姿势扭曲的躲回角落。

周泽楷狐疑的四下看看。更衣室不大,摆满了一列列的柜子,时不时传来柜门pia上的声音。看了圈什么也没发现,又回头继续去对付他那绕得复杂的耳机线。

“冲锋号角还没吹你就上了,急着死是吧!”危机解除,唐昊小声说。

孙翔:“他他他脱脱兔兔兔吞吞……”

唐昊:“脱就脱了,没见过肉吗!meat!meat而已!你要冷静,calm down。”

孙翔:“meat是猪肉……”

唐昊:“……”

唐昊:“你再这么玩我走了。”

孙翔:“别,搞完请你吃meat。”

唐昊哼了一声,碎碎念了两句我会被这么轻易收服吗,就机智的转了话题。问道:“你东西摆好了没有?”

孙翔倨傲一笑,比了个OK的姿势:“就放在后面那个长椅上,自动拍摄,2秒一张……”

话音未落,他身子歪了歪,差点倒栽葱似的倒了出去。

唐昊吸了口气,赶紧拉住他,道:“你干吗呢周泽楷还没走……”

正说着,自己也僵住了。

孙翔艰难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腿突然麻了,动不了,手也……还有胳膊……啊,我的头……”

唐昊眼睁睁看他从自己的手里滑脱,慢慢倒向外面,如同电影慢镜头一样的动作,什么也做不了。他突然想到一个场景,就是王杰希拿着手术刀教他解剖的时候,被打了麻醉的动物在案台上挣扎,模样和孙翔如出一辙,嗷嗷叫唤卡在喉咙口,被无法抗拒的力量掐住,倒了下去。

“……快……跑……”

在同样僵硬之前,唐昊踹了一脚孙翔的屁股,借着反作用力倒向了角落的深处。

孙翔用面部表情直播了周泽楷一步步向他走来的场景。

简直傻逼透了,这样的开头还不如介绍自己叫孙小便呢。孙翔十万火急的想说点什么缓解这种末日来临之前的平静尴尬,但被周泽楷注视笼罩在他的目光下时,就像是被美色迷昏了头的君王,心里飘过的全是‘他怎么这么快就围上浴巾了太可惜’,其他什么有效的办法也想不出来。

周泽楷越走越近,孙翔急中生智,大吼一声:“太可耻了!以为你们工科生就了不起吗,哼!我也要用健身室!我要用游泳池清洗我沾着鲜血与刀光的刃口,用拉力器摩擦加热我青蛙和蛇组成的午饭。”

周泽楷:“……”

要不是动不了,唐昊真想捂住脸:这货为了在李大爷那里借电话到底背了多少中二病破诗啊?

周泽楷点点头,说:“好的,加油,再见。”

孙翔吞了口口水:“再见。”

一阵彩铃声响起,孙翔嗖的屏住呼吸。

卧槽卧槽卧槽哪个倒霉催的现在打电话给我!

周泽楷退后两步,走到长椅上被乱七八糟裹作一团怎么看都很可疑的衣服面前,拿出响个不停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毒舌刘,接了起来。

“喂是我,刘小别,你跟没跟唐昊一起?大王正到处找他呢,叫他早点回来啊,别说兄弟没提醒,过了晚上8点小心被大王吊打。”刘小别语速很快,跟他蹦豆似的敲键盘声音一块传进周泽楷耳朵里。

“我……”

“你在哪呢?”

“在……健身房。”

“健身房??那不是建筑系地盘吗,你还在追周泽楷?”刘小别咋舌:“你上次不是还抱怨他胸又小还闷骚吗,还追毛线啊,看你那样子也不是能neng他的,搞不好就被他neng了,赶紧回来吧,记得把唐昊也带回来。”

周泽楷沉默了5秒:“怎么……neng?”

刘小别说:“你在乎灵肉结合吗?算了,看你也不在乎,那你起码要在乎下实践知识啊,平时的拍的那么多小动物交配的照片呢?出去别说你是学医的,丢不起这个人。”

说着pia ji把电话挂了。

孙翔把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简直不敢去看那个画面。满心的‘此天亡我,非战之罪’‘人固有一死,或重于田森,或轻于卢瀚文……’

周泽楷把手机拿着,在孙翔对面的长椅上坐着。过一会抬手看了看表,道:“快8点了。”


评论(16)
热度(172)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