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七期】此间葵叶


搞笑文的情怀就是搞笑,如果写主题写意义那就是耍流氓。

所以只能取个文艺名字耍耍流氓。

——————————————————————

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窗台上飘着层水色。

周泽楷走到窗边:“好像有青蛙叫。”

孙翔附和:“是的是的,叫的我都饿了。”

唐昊被搬过来摆在他旁边,纠结的翻过来翻过去。他想王杰希找他是要干嘛,是不是要责怪他把做实验的兔子宰吃了,可自己就因为他的破兔子麻痹得半身不遂,说起来也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要怪就怪他摆在那么显眼的位置而自己又正好没吃饭……

想着想着又忍不住唉声叹气起来,总觉得和王杰希示弱求同情起不到什么作用。

“咱们的约定还算数吗,孙翔。”他说。

孙翔瞪了他一眼:“你说呢,我这都要吹了。”

唐昊转向周泽楷:“小周,学长,你要不就可怜可怜他从了吧。我就一酱油啊,酱油这么辛勤努力,总能吃上一顿鸡吧。”

孙翔费力的拿两只脚去勾他脖子,唐昊拼命仰着头,说你干嘛你干嘛,孙翔说你不是想吃吗我的给你吃。

唐昊连骂了他几个滚字,两个人以小儿麻痹症的模样在地上扭动来扭动去,幅度不超过几毫米,孙翔把脚丫子往唐昊脸上凑,唐昊就拿中指勾他的皮带,嚷嚷着让他见识下光着屁股骑木马的快感。

“可我……不会。”

周泽楷一句话让两个人都停了。

不会?不会什么?光着屁股骑木马?孙翔的思维一时没转过弯来。

“之前,没有人表白过。”周泽楷略略有些苦恼的抵住额头,像是很艰涩的动了动嘴唇:“不知怎么应对。”

孙翔张大了嘴巴。

“你男神这么纯情?他不会连在超高层的房间里对着钢化玻璃和整个城市打飞机的经历都没有吧,那该多空虚啊。”唐昊有点难以置信,蠕动到孙翔旁边咬耳朵。

孙翔还处在又惊喜又觉得你TM这是在逗我的心理挣扎期,连鄙视他都顾不上了,急急忙忙问道:“那你怎么想呢?”

“嗯?”

“你觉得我怎么样?”

周泽楷停住了,瞬也不瞬的看着他。

孙翔突然间热血沸腾。

这样似乎和他之前所臆想过无数遍的场景重合了。他耳边听到呼呼战栗的风声雷鸣,再仔细一听又像是自己的心跳,连绵不绝,初始有起有落,后来却如同擂鼓般越来越快速,越来越迫切。一时间好像站在风口浪尖上,对着千军万马的敌人扬鞭示威,又像是初见风浪的幼鲸般快活肆意,到此为止了,谁也别想过去,这会是我的女人。(哪里不对)

他听见自己大声说:“周泽楷,你跟不跟我好,你要是不跟我好,你就别想好了。”

周泽楷不说话。

周泽楷没憋住,噗的一声笑得连手机都没握住。

“靠靠靠靠靠,你几个意思!别笑,我准你笑了吗!”孙翔暴涨的勇气在一瞬间被戳漏了个洞,迅速的泄了气。虽然想拼命维持住表面上的一生傲娇气魄,但四脚朝天乌龟翻车一样的姿势实在没什么说服力。

“你真是个悲剧。”唐昊怜悯的望着他。

孙翔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还想吃肉吗你。”

唐昊赶紧改口:“不对,刚说错了,是个喜剧。”

孙翔连瞪他的力气都没了。

周泽楷慢悠悠的把手机捡起来,挂了一只在耳朵上,微微垂着头看着孙翔,收敛住了笑意:“你只是想和我做吗?”

孙翔没反应过来:“……啊?”

“像……”周泽楷没能记住唐昊的名字,指尖点了点他:“你朋友说的那样。”

要不是动不了,孙翔要使劲摇头。但此时他只能把脖子往左边艰难的挪动了2毫米,再往右移动4毫米,脸上碰见杀父仇人似的苦大仇深,以示此心天地可鉴,绝对没有只是约炮的意思!

约炮有用吗?没用,他是追求灵肉结合的人!

“那为什么?”周泽楷好奇。

孙翔酝酿了下,深情款款的看着他说:“第一次看见你,我就想和你好了。”

孙翔第一次看见周泽楷,是个春花烂漫的午后。周泽楷刚拍完了学校里新的制服硬照,知名度猛增,方圆百里都知道了R大建筑系有个穿着天朝校服都帅哭了的男生,一时间像个电影明星似的,走到哪都有人要签名。

“那次也是,好几个妹子围着你,她们拿到签名之后又要了合照,尖叫着发微博分享朋友圈,然后就走了。就留你一个人在那,我看见你想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来,只是落寞的站在那看着之前兴高采烈的人潮渐渐散去,那时候我就想,我要护着你,我想了解你,”孙翔说着说着,被自己感动哭了,两滴泪珠子顺着龙虾须往下滚:“我很有用的啊,和我交往绝对不会吃亏的。夏天帮你打蚊子捉苍蝇,冬天能抱着取暖,菜多了我能吃完,不会说谎也不会变心。而且我查过了,咱们星座和血型也都是很配,听说你家里还有三个妹妹,带着拖油瓶也不好嫁人不如从了我……”

越听越不对劲,周泽楷比了个停止的姿势,单手支着下巴:“那是什么时候的事?签名。”

孙翔眨巴眨巴眼睛:“半年前吧。”

唐昊忍不住插嘴:“半年前那是冬天,哪来的春花烂漫。你今天又没按医嘱吃药吧?”

孙翔嘴硬道:“自带背景不行吗,我现在看周泽楷身后还春花烂漫的呢,背景音乐还是欢乐颂呢,你管着吗你。”

唐昊被他说得白毛汗都起来了,默默的挪到角落里去搓。

这时候,要是有谁把我从这个弱智身边救走就好了……

王杰希推开了换衣间的门。

唐昊:“……”

“唐昊,你没有什么话想和我解释吗?”王杰希说。

唐昊:“……我解释你就信么……”

王杰希看着他吃了麻醉兔之后麻痹得生活不能自理的样子,说:“不信。写份检查报告,好好交代一下过程。”

唐昊也想哭了,人生怎么这么艰难,做个好人怎么就那么艰难。

以后再也不助人为乐了。

“雨下得有点大了,”王杰希说着,从纸袋里拿出两把伞来:“你们两个准备怎么回去?”

孙翔总觉得他来了之后就有点丑事败露的感觉,脊背凉凉的,硬着头皮说:“过会去便利店买一把,要不跑回去也行,反正宿舍也不远……”

王杰希不置可否,丢了把伞给周泽楷,道:“记得还给医学系603办公室的韩老师。”又把唐昊像拎包大米一样背到了背上,道:“你来打伞。”

唐昊抱着他也不是,不抱着又觉得要掉下去了,只能以可笑又僵硬的姿势挂着。在他长离青涩可口小正太范围并且离标准越来越远之后,就再也没人这么背过他。他背上倒是背过不少人,从小弟到嫩模,只是从来没想到还会被人像小孩子一样这么背着。

“喂王杰希……你比我还矮啊,这个体位搞不好会摔狗吃屎哦。”唐昊总觉得自己会被一个过肩摔扔出去,不禁有点担忧的说。

王杰希把他手掰成撸管姿势,插了伞柄进去,道:“你闭嘴就不会了。”

唐昊摸摸鼻子:“哦。”

王杰希推门出去时,把唐昊的头狠狠在门梁上撞得砰一声响。

唐昊捂着头觉得他这绝对是报复,但是又不敢讲,只好含着一大包眼泪回头问孙翔:“你现在看我,是不是也觉得是个悲剧?”

孙翔笑得呼哧呼哧:“不,是个乐子。”

王杰希就这么把唐昊背走了,像雨天池塘里的大青蛙背着小青蛙。伴随着蛙鸣声,两个人头上顶着一方小小的蓝色的伞如同海面上的一小片孤岛,渐渐漂远。

周泽楷铿锵一声把伞从伞袋里抽出来。

孙翔弱弱的说:“这韩老师的伞怎么也跟剑似的……”

周泽楷说:“我背你?”

孙翔说:“你也比我矮……”

周泽楷把孙翔扶起来,在他面前蹲下。

他还赤裸着上身,单套了个休闲款的运动短裤,头发上的水珠还没干,有一滴顺着背脊的线条滑下来,隐入引人遐想的缝隙里。孙翔上一秒还在纠结被他背着如果BQ了顶到他会不会不好看,下一秒就狼血沸腾感觉提了枪就能上了。

而且他这样,把菊花对着我,光着上身,是在暗示什么吧?一定是在暗示什么吧?他果然还是想接受我的告白了吧!

孙翔心花怒放,一时间竟然冲破麻醉药的阻力,麻溜的扒拉下了周泽楷半边短裤把手贴了上去。

周泽楷无声的回头望着他,把裤子提了上去。

孙翔又扒拉下他另一边的短裤。

周泽楷说:“周末,准备回一趟S市。”

孙翔兴致勃勃的和他玩扯裤子游戏:“so what?”

周泽楷说:“你再扯就不带你去了。”

————————————————————


我觉得我得把写这个的初衷贴出来。起因是得知男生在健身房的更衣室里一般什么都不穿,就脑补了下周翔一块上健身房,在更衣室里圈圈叉叉的段子。

周泽楷:要是有人进来,怎么办?

孙翔:就说咱们不搞3P。

周泽楷:真的好吗……

孙翔:管那么多干嘛啊!快来艹我……

¥!¥!%!%#¥%¥%……%¥……

就是这么个段子。

评论(12)
热度(187)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