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药仙引(上)

设定和前篇狗粮君一样,懒得想设定了=v=带双花玩~


咔哒,咔哒。

两声手铐合起的脆响把孙翔挂在了墙上。

睁着双绿豆眼的男人抱着双臂站在一边,科科阴笑:“看你小子长得挺不错的,成天跟在周泽楷屁股后面,多没意思,怎么样,要不要给你指条明路?跟着我混,保管比你给警局那些臭条子跑腿好上十倍。”

孙翔呕了半天,一口唾沫喷在他脸上:“去你妈的绿王八!你大爷我天生只给自己干活,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你这种货色也敢骑到我头上作威作福?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熊样!”

绿王八是个毒贩子,还是列在重案组重点缉捕对象名单上的顶级坏蛋。

和周泽楷一起追踪他到南疆,湿热的空气让孙翔火气一路飙升,失误冒进与大部队丢失了联系。绿王八趁机扯起旧旗召唤了一堆小喽啰,把他们在深山老林里围了几日。

原本是可以逃脱的,可偏巧在这个关头,孙翔贪嘴吃坏了肚子,疼得面如死人只能在地上爬行,周泽楷一碰他,他就蜷成只虾米眼泪噗噗的往外冒,竖着淌进土里。

周泽楷没办法,招呼了绿王八过去,问这附近哪里有医院。

绿王八连忙热心的说,哪哪哪有个还不错的,挂号还比别地儿省五块,离得也不远兄弟们常去,一转念想,不对啊,自己已经不在警局了,干嘛还对着周泽楷点头哈腰做小伏低啊?表情一变,指使人把他俩五花大绑的捆回了老巢。

至于孙翔,绿王八原本是想丢在原地任他长成肥料的。

绿王八之所以叫绿王八,是因为长了双绿豆似的小眼睛,小得再小就要找不见,离远点看就成了两个3。孙翔第一次看见他照片,就哈哈哈哈的一通狂笑道这人怎么长得跟个对眼王八似的,从此毒贩没了自己的大名,江湖统一代号绿王八。

这口气绿王八咽了咽,没咽下去,日积月累结成了深仇大恨。

只是孙翔嚎的太厉害,什么做鬼也不会放过他,每天晚上都要到他梦里吃他的肉扒他的皮,吃饭就变成花椒呛死他,蹲坑时变成断了一半的擀面杖戳爆他菊花……绿王八被他烦得不行,只得找人把他抬进医院挂水,带着一批凶神恶煞的小弟陪了三天床。

对于绿王八来说,这就是个从天而降的瘟神。

悴不及防被孙翔洗了把脸,绿王八恼羞成怒,抬脚踹得他一趔趄:“还当自己是威风八面高高在上的高级警司?敬酒不吃吃罚酒,跟我横,现在是留着你还有用,不然迟早让你尝尝厉害!”

说罢气冲冲就要走。

孙翔喝道:“慢着!你们把周泽楷带哪去了?”

“现在还惦记着你的情人?”绿王八发出声很猥琐的笑声:“不是我说,你们两个alpha搞在一起有什么意思,是你插他还是他插你啊,菊花不会都黑了吧?”

孙翔把手铐摇的哗哗响,杀意大盛:“狗杂种!老子撕了你的嘴!”

“你来啊~你打不着。”

丢下这句,任凭孙翔连诅咒带问候祖宗叽里呱啦骂了一大通,绿王八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没多久,绿王八出现在另一个灯火通明的房间里。

“怎么样,有点进展没?”

小弟摇摇头:“一个小时了,半点反应也不给,老大,我看跟周警官比耐心,没用,他就跟锯了嘴的葫芦似的往那一闷,任谁也撬不动啊。”

“废物!废物!要是能随随便便给你们撬开了那还是周泽楷吗,还不是你太没用!”绿王八愤怒的削了小弟一记。

“哎哟,”小弟捂着头,停了停说:“要不咱们给上点货?他骨子再硬,总抗不过药仙引吧。”

绿王八这次连着削了他好几下,怒道:“出的什么馊主意,给我滚!”

小弟滚了,绿王八大马金刀的坐到床前,看着正垂着头闭目养神的周泽楷。

啧啧,这人果然还是……怎么看怎么好看。

这样的光线下,周泽楷依旧白的如同明月照雪自带高光滤镜。衣服上纵然还带着灰尘泥土,双手拷在背后,但丝毫没折了气度,和绿王八第一天见到他时那样,沉稳,平和,犹如贵族宫廷的锦绣丛中养大的翩翩王子。

就这么张脸,让绿王八气得牙痒痒,又下不了手。

“周警官,咱们的账什么时候好好算算?”绿王八调整了一下表情,露出个很尽责的反派邪笑。

周泽楷缓缓睁开眼。他的眼仁大而黑,像两汪摄人心魄的深潭,看得绿王八心脏砰砰乱跳。

停了十秒,问道:“你想怎样?”

“怎么样?当然是叫你血债血偿……”

绿王八话说到一半,停了。

妈的,说不下去,心虚。

想自己原来也是个来去如风作恶多端的正品坏蛋,被两尊煞神追了一个多月,不仅没想着怎么把对方千刀万剐,反而倒霉的被俊美得让人合不拢腿的周警官用丘比特小枪一枪爆了头。

尤其是他还老和那个看起来就很让绿王八很暴躁的孙翔秀恩爱。

好好个严肃的丛林围捕搞得和游山玩水似的,绿王八边瞎狗眼边喂蚊子,空虚寂寞冷,心感觉很累。

“算了算了,你让我坐了那么久的牢,我们的人也围了你好几天,算是扯平了,”绿王八清清嗓子:“你要是接下来乖乖的留在南疆,听我的话,好好干,我也不是不能放过你们……”

“哦。”

“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

周泽楷说完,一翻身继续闭目养神去了。

绿王八愤怒,又是这个态度!又是这个态度!周泽楷对着他,就老是摆出这种我不想和你说话也不想听你说话的架势,原来在警局就连正眼都不曾看过他,现在落在自己手里,居然还是这么傲!

他就不怕自己真用手段吗!

……

然而他发现他真的不舍得对周泽楷用手段,颜控的悲哀。

于是愤而又转回关孙翔的房间。

其实孙翔长得也很符合绿王八的审美,他曾想过把周泽楷和孙翔一块收了当后宫,过上早晨在枪王温柔的声音里被唤醒,晚上抱着大抱枕孙翔入睡的神仙日子。只是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绿王八连他的脸都没看清,就被孙翔一记佛山无影脚踢得差点不能人道,急急忙忙逃跑时又绊在石头上摔了个屁墩,导致他一看见孙翔就又是蛋疼又是屁股疼,一点性致也没有。

孙翔见到他进来,一扭头,整个人摆成个大写的哼字。

绿王八招呼小弟:“来来来,给这祖宗点颜色瞧瞧。”

小弟听命,拿出个瓶子,从里面倒了颗绿莹莹看着就蔫坏蔫坏的药丸在手上。

战战兢兢的走到孙翔面前,孙翔‘呔!’的一声,把小弟踹飞了五米,糊在了墙揭都揭不下来。

绿王八瞪大了眼睛,我操,孙翔他妈生这么长腿就专门用来踹人屁墩的是不是,怒道:“怎么搞的!把腿也给我系上,麻利点!”

众小弟面面相觑,谁也不想去挨羊蹄子。最后还是一边分了四个,又是抱大腿又是勒腰,好歹把腿也给捆上了。

“呵呵呵呵呵看你还跟头驴似的乱撂,”绿王八满意的笑笑,一挥手:“药呢,快给他吃了。”

这药仙引名字取得好听,其实也就是种高级毒品。不过因为是新药,绿王八也不太确定这货有什么效果,之前试的几个人反应各不相同,反正都是大差不离的心智不宁神经错乱,想必用在孙翔身上也差不到哪里去。

半天,没动静。

一回头:“楞什么呢,谁上赶紧站出来。”

众小弟齐齐退了一步。

虽然被拷得和岛国动作片里的捆绑play似的,那也是孙翔啊!谁敢把手伸进他嘴里?还不得连皮带肉的咬下来啊?

众小弟在绿王八走的这么几个月里,过上了前所未有的舒心日子,每天种药草割药草晒药草卖药草,小康生活指日可待,谁也不想冒险。

“一群怂蛋!我自己来。”

绿王八抢过药瓶,狠狠瞪了孙翔一眼。

孙翔毫不示弱,用比他凶神恶煞十倍的眼神瞪了回来。

哼!大爷我当年可是通缉犯排行榜的第一名,出来杀人放火做坏事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尿和泥巴呢,小巫见大巫,凶什么凶!

接下来他让绿王八感受到了三年蝉联通缉犯排行榜第一名和排行三十八名之间的差距。

他想按孙翔脑袋,孙翔就像甩水的大型犬状群魔乱舞。

他想按孙翔嘴,孙翔就朝他露出一排闪亮亮阴森森的大白牙。

他想捏孙翔腮帮子,孙翔就低头低到强行双下巴,让他找不到脖子在哪。

太烦了,这个对手太烦了!

眼见一个人搞不定,绿王八招呼几个小弟过来,抬脖子的抬脖子,按头的按头,好歹把宁死不屈的蚌壳翔掰开条缝,见缝插针的把药丸塞了进去。

药仙引沾水即化,进嘴还没三秒就被孙翔尽数吞下了肚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呸呸呸呸呸呸!!”

众人刚一松手,孙翔就连着呸了好几下,想把那药丸吐出来,再看笑得得意洋洋的绿王八,怒火中烧,大吼道:“气死我了!我咬死你!!”

绿王八也是和他混久了,反应变得快了那么一咪咪,但他这一咪咪还没快到能完全脱身的地步。

孙翔擦着皮肉咬住了衣服,随即凶狠的甩头,嘶拉一声,衣服连着里面大坨胸毛一块扯了下来。

 “啊——啊——”绿王八惨叫。

众小弟不忍见自家头儿的表情,纷纷捂住眼睛。

孙翔又是一通狂呸,把嘴里的东西吐了个干净,怒道:“解药呢!交出来。”

绿王八弱风扶柳的捂住胸口:“你他妈是狗和驴杂交生的吧!想要解药,做梦!……唉,快过来扶我一下,心口感觉好凉。”

“喂!绿王八!臭王八!别走啊,把解药给我,听见没,不然我跟你没完!”孙翔霍霍磨牙。

绿王八幽幽的转过身,留给他一个西子捧心的背影,走了。

 

孙翔被一个人留在房间里,有些忐忑的等着药效发作。

虽然听过药仙引的名字,但孙翔并不很了解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他所想做的只是怎么把对手抓住打败,这类资料,向来是周泽楷负责记着的。

唉,不知道那个笨蛋是不是也被喂了药,都怪自己太馋……

等等。

话说毒品吃了都会让人产生幻觉,欲生欲死,神志不清。酒吧里就常卖这玩意助兴,虽然不知道药仙引的具体功效是什么,但估计相差不远吧?

周泽楷那样英俊多金八块腹肌器大活好的alpha,岂不是会有很多beta和omega趁他吃了毒品不清醒的时候把他推倒,酱酱又酿酿?

孙翔脑补了个场景,周泽楷纸醉迷金的靠在帝王座上,眼睛爆爱心的男人女人们趴在他周身,他一会喂其中一个吃了颗葡萄,一会和另外的人亲了口小嘴。

再往下一看,排着队等小周皇帝宠幸的beta和omega队伍绵延到了天边。

好啊周泽楷,有我这么优秀的omega在身边你居然还给我戴绿帽子,这还能忍?

孙翔被自己的脑补气炸了,之前那么点小忧桑小情绪立马抛到九霄云外,恨不得一秒化身李小龙,泰拳太极拳咏春拳跆拳道天马流星拳,把那些觊觎周泽楷的花痴统统打扁。

屋顶突然传来响动。

孙翔抬头,一把消音电锯伸进来,缓缓的在屋顶画了朵花。

灰尘尘扑簌簌的掉了一脸,孙翔赶紧闭上嘴。

花的接缝最后没接好,扭曲成一道闪电的样子。闪电啪叽掉了下来,跟着跳进来一个人。

“我操什么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坏了爹一把好锯……”

扎着小辫子的男人皱着眉检查锯边,有几个地方磨得卷了刃,看来也是没法用了,随手丢到一边。

“喂,小子,我来救你了。”

“先把我解开。”孙翔认出来人,撇撇嘴,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对方抱着双臂:“你对着前辈,是不是得尊重点,臭小鬼?在我地盘上还敢撒泼?”

南疆作为无数江洋大盗的养老地,向来是最难管理的地方。南疆分部所属的重案组里,同样有两个威名赫赫的警察,一个挺巧,和孙翔一个姓,另外一个就是眼前这位长相清秀身材瘦削的张佳乐张警官。

南疆主张以匪制匪,孙哲平和张佳乐就是两号最大的土匪头子,上班都不在警局,而是占山为王有自己的‘山寨’。每天在领地上走走停停巡视一番,看谁不老实就捉过去狠狠打一顿屁股。两个匪头搭档已久,默契十足,经常把一些在外人看来闻风丧胆的通缉犯追得满山乱窜,一片狼藉,并以此为乐。

“张……”孙翔脸皮抽了抽:“前辈。”

“乖。”

张佳乐笑眯眯的伸手拍拍他脑袋,孙翔看准时机,嗷呜一口,牙齿咔蹦合在一起,力道太大差点没把自己震晕

千钧一发间缩了回去的张佳乐笑容可掬,拍拍胸口道:“哎哟吓死我了,嘿嘿嘿嘿,幸好哥反应机敏身手灵活,年轻人,服不服。”

孙翔气得翻白眼。

“不和你玩了,大孙那边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这半晌没动静,说不准人都在那边,我先把你放出来。”

“你行吗……”

“怎么不行,都是哥玩剩下的东西。”

张佳乐说着,不知从哪里变出个小铁丝,伸进手铐的锁孔里一倒弄,咔咔两声轻响,孙翔被吊了两天的手终于又恢复了自由。

“疼疼疼……”孙翔嘶的吸了口冷气,大鹏展翅状太久,扭住了。

张佳乐说:“把手背到脑袋后面,扯成麻花。”

孙翔问:“干嘛。”不过还是乖乖把手抬了上去。

张佳乐不答,想凑他身后,身高不太够,找了个脚蹬过来踩上去,道:“哥给你扯一下,不疼。”

“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操啊——痛痛痛!”

孙翔双膝一软,差点痛哭失声。

张佳乐得意洋洋道:“这手艺我不轻易露的,管你什么问题,一扯保管好了。你再把手放下来试试,是不是不酸了。”

泪眼汪汪的孙翔把手垂下来,咦,真的好了。

可还是很气,狠狠的瞪了张佳乐好几眼。

“走啦走啦,我们去看看大孙和小周副本刷得怎么样了,这么久没和人动过手,真有点手痒啊!”

张佳乐伸了个懒腰,露出很瘦很韧的小半截腰肢,孙翔瞄了眼,小声道:“骚包。”

“啊,你说什么。”

张佳乐又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他的爱枪猎寻,漂亮的转了个圈,嚓一声打开保险。

手无寸铁的孙翔:……没什么。

 

两人穿过走廊,这绿王八名字是王八,住所也修得跟个王八窝似的歪七扭八。不过这是遇上了张佳乐,在深山瘴气林里混过来的人,自然不会把这个放在眼里,迅速的领着孙翔在回廊里穿梭。

“你身上什么味道。”孙翔皱皱鼻子。

“药仙草。”

“……”

孙翔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是吃了毒品的人呢,怎么这老半天也没见反应。

“药仙引的的成分很特别,世界上能压住它药性的只有药仙草本身。这种类型的毒品也是近期才流行起来,我和大孙试了好几次,才发现这种香味有一定的缓解效果,”张佳乐补了句:“不过只有一会儿的效果。”

“一会儿是多久?”

“半小时吧。”张佳乐看了眼表:“现在还剩23分钟。”

 

周泽楷被绿王八格外优待锁在个高级单间里,两人赶到现场,果然是场大混战,孙哲平领着一大票人在屋外biu来biu去,周泽楷还被锁在床上,看到孙翔进来,眼神立马变得又无辜又可怜。

“周泽楷!”

他绝少在孙翔面前示弱,孙翔一看他的小眼神,就像正在河边乖乖喝水时被海藻缠住嘴的梅花鹿似的,顿时什么算账的心思都没了,赶紧过去上下摸摸他有没有受伤。

“我操!大孙打架居然不等我一起!还有没有良心了,”张佳乐瞄了几眼,一只脚踩上窗沿,扔了个什么东西过来:“孙翔,铁丝给你,我去刷人头了!”说罢干脆的一撑,从窗台跃了出去。

孙翔靠了声,手忙脚乱的去接,没接住,那根粗细堪比头发丝的小铁丝就消失在了异次元。

“……”

他真心有点想掐死张佳乐。

“那我也去帮忙吧!外面人挺多,我看光凭他们两个也应付不来。”孙翔说。

重新回到alpha的身边,他安心不少,其实有点不舍得离开

周泽楷没说话,直起身,轻轻吻上他的唇。

轻柔温和的吻在几个气息交换间逐渐升温。alpha缓慢而坚定的侵入他的口腔,每一丝粘膜和齿列都被温柔的舔过,孙翔在唇舌交缠的渍渍水声里听见自己的心脏砰砰作响,和周泽楷抵在一起,跳得快要失控。

两个人近些年同进同出,已经很久没分开过这么长时间。

吻接完了,周身却有点冷,孙翔不太爽。

他小狗扑食的扑到周泽楷身上,摸索到他身后与他十指相扣,闷闷道:“周泽楷,我现在特别想你能抱抱我。”

“……”

周泽楷眼睛亮亮的看着他。

“然后干我。”

“……”

两人大眼瞪小眼。

“……妈的,张佳乐可能要被他们打死了,我赶紧去救他。”

话音未落,孙翔落荒而逃。

我操,我操,孙翔简直想抽死自己,说的什么jb玩意儿,自己这是药效发作了吗!这药效也太奇怪了!

这次的战斗,或者说单方面的吊打并没有让周泽楷等太久。过不一会,头顶传来嗡嗡嗡嗡的刺耳声音。

啪嗒一块巨大的屋顶掉了下来,大盘绣球花,完美。

张佳乐:“漂亮啊大孙,这手艺快赶超我了,我给十分。”

孙哲平跟在他身后跳进来,手里拿着把没出鞘的宽刃长刀,脚下生风。

“呵,要没点压箱底的本事,怎么压你。”

“诶你这话说得我可就要有意见了,咱们你来我往,别说得好像我老是你手下败将似的。前几天就是我压你的吧,别说你忘了。”

“没忘,一个月也就能轮上一次,这么宝贵,我肯定帮你记着。”

“我靠你孙哲平,不服继续杠啊,刚我24个人头,你几个?”

“不多不多,25个。”

“什么?!”

张佳乐怒气冲冲的一扫视,恨不得从哪个旮旯里再翻出两个小喽啰来,周泽楷被他的眼风扫过,有点寒毛直竖。

“算了,这次算我输了,但我下次一定会赢回来。”

“呵呵,等着。”

张佳乐边拌嘴边不知道从哪又拿出根细铁丝,咔咔两下把周泽楷松开,道:“药仙草的味道快没了,我送你们到这附近一个温泉去,泉眼下面铺着好几千年的暖石,一定程度上能帮忙压制和缓解药性,药仙引效果不稳定,孙翔也没吃多,我看你们呆个几天也就够了。”

周泽楷活动着手腕点点头,张佳乐同样按刚才帮孙翔扯筋的法子给他扯了下,枪王这双手要是能用,可是安全的一大保障。

门碰的被人推开,绿王八抱着头连滚带爬的跑进来,扑到床边:“周警官,你赶紧管管你家祖宗,妈了个鸡,警察杀人啦!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孙翔追在后面,边撸袖子边凶神恶煞气势磅礴的大吼:“你个死王八,敢给老子下药!敢锁老子男人!老子自己都没锁过!脸他妈比木星表面还要大,今天不把你从王八打成王八饼,我就跟你姓绿!”

“你一个alpha就不能好好的找个omega啊beta吗!搞什么同性恋!”绿王八躲在床底嚎道:“周警官这样的跟你在一块那叫资源浪费!”

“哈???”孙翔气笑了,找了根棍子蹲在床边往里猛戳:“资源浪费?他配小爷我叫资源浪费?这叫良性资源的互相吸引你懂不懂懂不懂!不然他要和谁在一起,你吗?你他妈要不要脸,不行,敢打我男人主意,你给我出来,我要好好教教你脸字怎么写。”

绿王八当然不出来,滚到最里面贴着墙装壁画。

“我已经联系局里了,过会就会有人来把他们都带回去,”张佳乐说:“你俩也别磨叽,孙翔你还磕了药呢,能有点嗑了药的精神病患样子吗?”

孙翔扔了树枝,哼了哼:“那说明我精神力强大意志坚定。”

周泽楷喊了声:“孙翔。”

孙翔应道:“嗯,周泽楷,我在呢,我爱你。”

“……”

“……”

“……”

“药效发作了,”张佳乐说:“赶紧走,麻溜的。”



评论(27)
热度(175)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