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周翔】你说不说,不说我说

刚刚ctrl+v一抖,复制了两次= =重新发吧……

 

秋天这样长膘的季节,就是容易引人愁思。

孙翔双目无神的拿着筷子敲碗,噼里啪啦一通乱打,嘈杂程度堪比挂在训练室里,据说专门用来练习对抗黄少天的话唠鹦鹉。

轮回的小霸王心烦意乱,周围一圈人都活得生不如死。

“翔哥,你是终于准备改行出道了吗,这什么,第一首出道曲?”

杜明在众人求救般的目光中坐到他旁边,笑嘻嘻的问。

“唉……”

孙翔少见的叹了口气,敲了半天也没什么意思,把筷子扔到了一边。鼻子眉毛耳朵都耷拉着,精神萎顿。

逗弄没遭遇到平常的激烈反抗,杜明有点意外:“来食堂不吃饭在这唉声叹气的,少年啊,你是欲求不满吗。”

孙翔凉飕飕的笑了声:“这你都看得出来。”

“饱暖思淫欲吗,不吃饭,又不冷,当然就是饥渴了。”

孙翔撇撇嘴角:“我想要女人的话外面排着队想上门呢,至于吗?”

“哦,那男人呢?”

“……”

“靠。”停了小半天,孙翔把他筷子抢过来,恶狠狠的扒饭吃。

杜明万万没想到随口撂的一句话让轮回小炮王顿时偃旗息鼓,没了动静。

嘿,不会还真给说中了吧。

好脾气的重新拿了双筷子,刚准备吃,又被孙翔半路截了胡。

“这个还你。”之前的筷子被丢了回来。

杜明手忙脚乱的接了,抱怨道:“祖宗,吃个饭能安生点吗,我给你找两根魔法棒吃行不?”

孙翔嫌弃:“沾了你的口水,还怎么吃。”

杜明噎了一下,心想你刚刚明明扒饭扒的很开心,嘀咕道:“那我看队长喝你的可乐你就没说什么啊……”

“哧!”

孙翔的回应是喷了他一脸的饭粒。

 

轮回的队长和王牌之间的暗潮汹涌早已经是人尽皆知。

孙翔初来乍到,每天绞尽脑汁的上门找茬,周泽楷呵呵一笑淡然转身只留下装逼的背影。队中其余成员一开始诚惶诚恐,生怕两个人某日兴致一起,造成什么血流成河不可挽回的局面。

时间长了,两人之间倒保持了微妙的平衡。

周泽楷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对谁都很好,对孙翔自然也很好。

而孙翔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居然,好像,有那么一点,怕周泽楷。

杜明发誓,至少有三次和孙翔一块解决自然问题时,但凡听到半点关于周泽楷的动静,孙翔都能腿软到扶不住小弟弟。

他归结为队长的佛光煞到了孙悟空。

这本来和他没什么关系。

但是孙翔每次扶不住小弟弟时候,总会有那么点溅到他的身上,这就很有关系了!

为了自己的新鞋子裤子乃至钱包着想,杜明决定积极修补孙翔和队长之间的关系,达到轮回之前那样以队长为核心团结一致共创辉煌的大和谐局面。

不过,周泽楷和孙翔坐在一块相谈甚欢的局面还真是难以想象啊。

抱着这个远大到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的理想,杜明时不时的在孙翔面前提到自家队长的名字,而且多以美化形象套近乎为主。

周泽楷对着孙翔走神,他说是在忧虑怎么拉近队员彼此之间的关系。

周泽楷对着孙翔冷场,他说是想更多的倾听来自队内的声音。

周泽楷对着孙翔打呵欠,他都能说成这是队长心焦未来以致彻夜难眠。

“等等,”孙翔耳濡目染了一个多月,难以忍受的打断他:“周泽楷原来这么鸡婆?”

杜明掩面而去。

“?”周泽楷刚好路过,头上顶出一个问号。

孙翔琢磨了一下,道:“你要想和我搞好关系?也不是不可以,晚上来训练室陪我多打几把。总是小打小闹的商业赛,无聊死了。”

周泽楷对于队员殷勤的小动作一无所知,不过pk对于他来说是件很有趣的打发时间的事,晚上时间一到,便欣然赴约。

一进门就看见孙翔老僧入定的背影,看上去早到了不少,正无聊到拿着手机切瓜。

“开始?”

周泽楷拉开椅子在他旁边坐了,一手熟练而利落的开机刷卡,一气呵成。

“等着,我这还没完呢。”孙翔嘟囔了一句。

周泽楷应了一声,顺手开了网站浏览网页,专心等他。

孙翔瞄了一眼,再瞄一眼,心底凉飕飕的。

大事不妙啊。

看来杜明说的真的没错,周泽楷这个闷葫芦虽然不说,但是想和自己处好关系想得不得了。不然怎么会乖乖来做陪练,自己把他晾着,他也毫无怨言的等着自己。

换了自己,敢这么嚣张,早就炸了!

不会训练完就正好找个什么灯光昏暗的地方来个促膝长谈,深入彻底的聊聊自己对他不自然的态度吧。

孙翔有点苦恼的磨着细牙。

论技术,周泽楷不输于他,论交际,周泽楷虽然性格也没比他好多少,但是人缘好到堪比人民币,就算论外貌,他都不得不承认周泽楷比他还要好上那么一点点。

这样一个人在面前,无论是谁,都会忍不住提起十二分的气势来应战。

而且对方好像没怎么把他当回事。

他各种没日没夜的挑衅骚扰没挠在周泽楷身上,就被他轻飘飘的闪开了,让孙翔忍不住有那么一点点的在意。

“好了?”

周泽楷突然转过头来,吓得满肚子鸡毛蒜皮的孙翔差点把手机都扔了。

“咳,开始吧。”

练是练了,打也打的你来我往很有气势,连赢五把之后,周泽楷有点走神。

这毫无章法的技能使用,乱七八糟的走位,连跑路都走S型扭曲路线的孙翔,是在放他水吗?

他扭头看了眼孙翔,对方也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

一时竟有点无言。

半晌,孙翔啪啪在脸颊上打了几下。

“再来!”

这次孙翔的精力集中得像在打冠军赛,最后结束时,一枪穿云被压在地上,一叶之秋还有将近10%的血。

孙翔哼了声。

周泽楷再迟钝,也察觉出他不对劲了。

“干嘛?”孙翔斜了他一眼。

“不高兴?”脸颊上两个红红的印子还没消。

“我有什么不高兴的,”孙翔一拉椅子,臭着脸站起来。没过多久,又小声道:“我要是因为乱七八糟的事连荣耀都能不认真打了,你才要不高兴吧。”

“为什么……这么想。”

“直觉。”

周泽楷停了下,没接话。

半晌,问道:“不打了?”

“我出去看看月亮。”孙翔说。

周泽楷看了眼外面一片漆黑的天。

“……出去吹吹风。”

一点细碎的雨丝飘到了窗户上。

“出去……”

“我陪你。”

周泽楷打断他。

 

孙翔到了轮回之后一直住宿舍,吃喝拉撒睡都在这么一小方天地里。这块天地里有他最爱的游戏,还有宿命的对手,让他觉得并不枯燥约束,反而每天都斗志昂扬,不过和周泽楷出来之后,在昏黄的路灯下乱走,突然也有一点透气的感觉。

他把套头衫的帽子戴上,周泽楷依样画葫芦。

“你干嘛?”孙翔问。

“嗯?”

“看上去像是要去打劫。”

“我们一起?”不知道是不是受雨景影响,周泽楷放缓了声音,凑近了低声道。

“这种天打劫业不景气。”孙翔下意识道。

“……”

“脑残才会下雨还出门啊。”

周泽楷无声的看了他一眼。

孙翔补了一句:“我是说下雨还出门打劫的人脑残。”

“……”

“算了,去吃点东西。”

下雨的时候虽然人烟稀少,但是也有人烟稀少的好处,两人很容易就在附近的麻辣烫店找到了座位。

等待麻辣烫端上桌的时间里,孙翔背着手,提着领子扇风,夏天的雨把衣服沾在背上,黏糊糊的并不好受。

周泽楷看得出来并不常来这种地方,他出镜率高,便很少有不戴帽子墨镜出门的时候。像这样毫无拘束的出来吃东西,似乎也是很久远的记忆了。

铃声响起,周泽楷走出门接了个电话,等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服务生把两份麻辣烫端上来。孙翔去接,那后背上的衣服也就轻飘飘的落了回去,粘回了那瘦削的背脊上。

少年发育中的身体虽然瘦,但是并不单薄,既没赘肉也看不见肋骨,夏季时晒黑了点,这会儿夏天快结束,又白回来了七七八八,显得很是青涩诱人。

周泽楷鬼使神差的帮他提了一下领子。

孙翔跟被电到了似的,想都没想的就蹭的站了起来。

“哗啦。”

一碗麻辣烫打翻在桌,有半数都泼在了他身上。

“烫烫烫烫烫!”孙翔龇牙咧嘴的赶紧拉起了衣服,周泽楷快步上前,刚要拿纸巾帮他擦,就听见他愤愤道:“靠,搞毛啊,这样老子前后都湿了!”

“……”

孙翔看见了他,又没好气的补了一句:“看什么看,什么眼神,都怪你。”

“……”

简单收拾完之后,打翻的碗丢在旁边,周泽楷自然而然的拿了筷子递给他,把碗也移了过去。

他没有晚上吃东西的习惯,动了两筷子就放下了,眼睛时不时的往孙翔胸口瞄。

孙翔余光往下瞄了眼。

那一块被油浸得彻彻底底的部分相当碍眼,他平时总觉得自己长得帅,穿个垃圾袋都光彩照人,不知怎么的在周泽楷面前就有点心虚起来。故作无谓的把拉链解了,敞了开来。

周泽楷瞄得更频繁了。

孙翔忍不住在心里大声骂。你好歹也是个粉丝千万的偶像明星啊,干嘛总盯着我胸口看,知不知道这样很变态?

“过会去我家吧。”周泽楷轻描淡写的道。

孙翔差点把筷子插到鼻孔里去。

“去、去、去你家,干、干嘛?”

周泽楷指着他的外套:“脱了。”

“……”

“换掉。”

孙翔吞了吞口水,镇定道:“我过会去宿舍换也是一样的。”

周泽楷坚持道:“我的错,要负责。”

“吵,吵到叔叔阿姨就不好了,都快半夜了。”孙翔还在努力的找借口,希望‘促膝长谈,深入彻底的了解彼此,让心贴得更近’等一系列示好活动的场所可以找个更安全的地方。

虽然他并不知道去有安保系统的周泽楷家这件事,为什么会让他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我一个人住。”

“哪?”

“海夜世纪城。”

“……”

靠,就在隔壁街,连太远的借口都说不出来。

“我还是回宿舍吧。”

“会感冒。”

“我壮得能吃十头牛,不可能感冒的。”孙翔信誓旦旦的说,停了停又道:“而且感冒不感冒也不关你事吧。”

“关。”

“又不要你照顾我。”

“有商演。”

“啊?”

“我要搭档。”

“……”

“你,”周泽楷停顿了一下,慢慢道:“不和我一起?”

那一瞬间,孙翔感觉周泽楷向自己投了一个特别幽怨特别委屈的眼神。

一晃神,眼前人明明还是风淡云轻。

两人走出店门,孙翔还觉得有点不甘心。

“副队明早起来叫床的时候看到我俩不在,他会乱想的。”

“不会。”

“说不定觉得我把你绑架了。”

“不会。”私奔还差不多。

“那,杜明那个大嘴巴也会乱说的。”

“不会。”可怜的躺枪帝杜明,点蜡。

“经理也会知道的,啊对了,就算我们明天一早回去,说不定保安大爷不会帮我们开门,早点也没我们的份……”

周泽楷停住脚步,回头,看他不知道是走路还是热得红扑扑的脸,道:“你怕什么?”

孙翔左顾右盼:“我怕什么?我什么都不怕啊。”

“吃宵夜?”

“切我都不知道翻墙出来几次了,会怕他们知道这个?”

“不回宿舍?”

“单间啊大哥,又没王大眼半夜查房。”

“和我一起?”

“……”

孙翔停住了,嘴唇抖了抖,最终还是没说话。

对啊,两个男人走在一起,有什么好顾忌的。虽然周泽楷好像要对他示好让他有那么一根小指头多的焦虑紧张和心跳加速,但是不说出来又没人知道。

就算血液上涌直冲头顶,胸膛里砰砰直响,眼眶都忍不住有点红,别人还是不会知道他在想什么。

周泽楷也绝对不会知道。

孙翔语调轻松:“只是怕你家没适合我穿的衣服而已,去别人家啊,总有麻烦的地方。”

“可以穿我的。”

“不行!”孙翔反应激烈。

“为什么。”

孙翔脱口而出:“你比我矮啊。”

周泽楷眯起眼睛。

“咳,至少内裤要重新买吧。”

“……”

“……”

两人走进超市,周泽楷牵着红扑扑的孙番茄,闲庭信步如同遛狗,后者牵哪走哪,一言不发,眼神乱飘。

“芹菜,吃吗?”

“嗯。”

“鸡蛋呢?”

“行,不过敏。”

“可乐?”

“不要,”孙翔犹豫半晌,作四处看风景状,若无其事的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那玩意你也少喝,据说杀那个啥。”

周泽楷默默的把可乐放回货架上。

买完食材,两人又走到了内衣裤专区。

“白色?”

“可以。”

“黑的呢?”

“……也行。”

“我喜欢黑色。”

“……哦。”

孙翔实在不懂为什么他要了解周泽楷对于内裤的颜色偏好。

“三角的?”

可怕的是还要继续下去。

“你决定吧。”

“嗯。”

周泽楷取了两条质地不错的到购物车里,孙翔道:“才一个晚上,一条就行了。”

周泽楷停了下,道:“还有我的。”

“你家啊大哥,你自己不准备内裤的吗?”

周泽楷笑了下:“想买。”

孙翔双腿发软,没有心情深究为什么周泽楷要和他买一个款式的内裤。

恰好第二天是周末,并不要求训练,周泽楷心想要不要留孙翔在家里吃饭,顺带把队里人也一块叫上聚一聚。

他虽然平时不常下厨,简简单单的家常菜还是会的,队友间没什么讲究,也不需要叫外卖。

拿了一大袋新鲜肉嫩的鲜活海虾,骨酥皮糯的卤肉爪,又拿了袋豆沙馅的糯米团子,他记得江波涛吕泊远都挺喜欢吃这个,还有刚刚上市个大膏肥的大螃蟹,最后又吩咐孙翔抱上扎啤酒。

一起坐坐,酒足饭饱后聊聊比赛,聊聊未来,或者划酒拳打打牌,累了就比肩抵足的睡着,弄脏地板也不要紧,可以第二天打扫。

轮回的队长因为预想到这样的场景忍不住微微笑起来。

恶魔般的笑容啊……

孙翔把自己埋在尖叫鸡的货栏里,冷汗直流。

回想一下老妈老姐奶奶阿姨大姑大婶经常给自己发的微信,蟹黄!那东西吃多了壮阳,啤酒!更是引人犯罪的祸端,这人把自己带回家还带着这么些东西,又唱的是哪出!啊,好想乱丢垃圾好想殴打小朋友好想犯罪啊!

冷静,我要冷静。

周泽楷虽然在游戏里无所不能,但是现实里不也是个渣游戏的死宅男吗,虽然之前一块去健身房时,他面不改色的玩转各种器材的架势有点不妙,但自己也不差啊,打小掰手腕就没输过,有什么好怕的?周泽楷就是羊癫疯了自己也有自信能把他打晕。

况且话说回来,这人平时总是很好相处的样子,光站在那就能和空气清新剂似的让一圈人如坐春风,没表情时也像在微笑,其实,还挺好看的……。

孙翔脑海里模模糊糊的冒出几个圆滚滚的Q版周泽楷,熙熙攘攘的站了一片,眼睛里骨碌碌的冒着水泡,蹦跶来蹦跶去的撒娇,一水的纯良无害。

没事喏……我很乖哒……抱抱我好不好……啵啵啵啵……

孙翔捂住鼻子。

靠!居然觉得有点可爱……

“喵!!”

一声变了调的猫叫把沉醉在幻想里不可自拔的孙翔拉回现实。

一抬头,脑海里正要凑过来献吻的Q版娃娃‘噗’的一声,又变回了不爱说话的俊美青年。

周泽楷拿起一只尖叫鸡挤了挤,过了会,又凑到孙翔面前挤了挤。

“喵。”尖叫鸡弱弱叫道。

孙翔想了半天:“……汪?”

周泽楷:“想要?”

“不想。”

“哦,”周泽楷放下手里的玩具,又拿起一样东西:“那这个呢?”

孙翔一看,画满企鹅图案的婴儿口水围兜。

周泽楷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孙翔赶紧擦擦嘴角,不会是刚刚想到Q版小矮子流口水了吧。

靠!明明什么都没有!这人又骗他。

“也不要!”

他脸一黑,周泽楷倒是乐了,笑得特开心。

 

不管心理斗争多么激烈,孙翔最终还是跟着周泽楷到了他家。

孙翔窝在客厅的大沙发里,在埋伏敌方雷区似的,正襟危坐,特别安分。

夏天还没结束,他大半个屁股陷在沙发里也不吱声。周泽楷丢了块冰垫给他,他就挪了挪,把自己团在冰垫上。

“喝什么?”

“哦,随便……啊,不喝酒。”

周泽楷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冰镇好的梅子汤,倒进瓷碗里还冒着丝丝的凉气,丢几个冰块,一路当啷当啷的递给他。

孙翔本来打定主意啥都不喝,一看到那梅子汤,立马自己叫啥都忘了,没忍住诱惑,口水滴答的接了过去:“谢了……”

周泽楷笑了下没说话,径自拿了睡衣进了浴室。

不一会,水声响起。

伴着隐隐约约的水声,喝着梅子汤,吹着冷气,孙翔眯着眯着美得鼻涕泡都出来了,差点歪进沙发里,突然脑子里想起什么,又猛得坐起来,挺直腰杆。

周泽楷的示好,到底是已经来了,还是还在酝酿?

如果已经来了,那这种示好,总觉得和队长队员之间的那种有那么一点差别。

孙翔想象了一下和经理吃一份麻辣烫,穿同一款内裤,到经理家听他洗澡的声音,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最奇怪的是这种剧本男主角换周泽楷来演,一切都顺利成章到有些旖旎起来。

孙翔脑子一热,掏出手机,打开常用的QQ群:“半夜独处是示好的哪一步?”

本来寂静的群一下子炸了锅。

“半夜!!独处!!翔翔你和谁半夜独处!!!”

“终于要摆脱魔法师身份了,恭喜恭喜。”

“是全垒打的前一步。”

……

孙翔看着一条条刷过去的消息,忍不住有点心烦意燥。

每一条和他现在的情况都对不上号,但又好像相当符合。

于是又发了一条:“又不是妹子!!你们瞎起哄个什么劲!!”

孙翔没想到的是,这句话如滴油入水,炸的更厉害了。

“孙翔,半夜,和男人,独处,即将,表白,鼻血,我的鼻血。”

“戳楼上鼻孔,克制点,毕竟生米还没煮成熟饭,我们不能把小麦吓跑了。”

“啊,我好想为小麦剥壳,我要舔小麦的大长腿。”

……

之后的对话孙翔看得有点半懂不懂的。什么攻啊受啊,姿势啊,压倒啊,这是要干嘛,大半夜教他玩相扑吗?

过了一会,激昂的群情终于冷静了一点,群主跑出来打圆场,呼唤已经被晾在一边很久的主角。

“翔翔,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具体点我们帮你分析分析。”

孙翔想了想,支支吾吾:“也没什么,就是我一粉、粉丝,好像,也许,我是说可能,想讨好我……现在在他家。”

“那他呢?”

“他在洗澡。”

“……”

群里久久没有人说话,过了好一会,才有人道:“我的脑海里刚刚过完了一本两万五千字的小肉文。”

“五万字,你败了。”

“这梗我可以写一辈子……”

孙翔又看不懂了,不耐烦道:“外面下雨,我们都湿了才洗澡的,想什么呢。”

“……”

“对于这么正直的翔翔,我感觉灵魂都得到了洗涤。”

“我想成为翔翔外套上的雨丝。”

群主目测也是被震撼到了,许久才接道:“既然是说过话的粉丝,那和朋友也差不多了,你说的讨好又是什么呢?”

孙翔琢磨了一下,写道:“我另一个朋友说他一直想和我搞好关系,但是不好意思开口,我就先约了他出来。”

“那你想和他做朋友吗?”

孙翔想也不想的道:“切,我天天想怎么把他踩在脚底下。”

“哦——”意味不明的拖长语调:“那肯定不是什么值得交往的人吧。”

“是啊是啊,翔翔,想和你表白的人多了去了,你要谨慎对待别上当啊。”

“翔翔在恋爱方面就是个小白啊。”

“我已经可以想象翔翔因为回答不出来‘一只鸭子掉进河里被冲走了5米请问它有几只鼻孔’之类的问题,迷茫着双眼被人拐走的场景了。”

孙翔感觉自己的眼光受到了侮辱,不满道:“瞎说什么呢,他这人还是不错的,技术挺好,叫他来陪我练习每次都会准时到,还偷偷给孤儿院寄过钱和书,哦对了,俱乐部外面的流浪猫也是他在喂,我的电脑坏了他还会修,你们别乱污蔑人啊。”

“哦——”

又是意味不明的一堆感叹。

“炸毛了,炸毛受为了维护(哔——)而炸毛了。”

“为毛我有种嫁女儿的感觉。拭泪。”

孙翔说完,自己也愣了半天。

周泽楷在自己心里形象有这么高大吗。

“咳咳,”可靠的群主道:“那就是说你想接受他咯?”

孙翔又被难住了,停了停:“可是,我们之前关系不是很好。”

屏幕上,下一句话已经弹了出来:“那你就直接问问他呗,男人嘛直白点,说不定他也等着你先开口呢。”

正好这时,浴室门打开,周泽楷下半身围着条浴巾走了出来,边擦拭着头发。

四目相对,孙翔的眼神视死如归。

“?”荣耀第一人挑挑眉,漆黑的发丝贴在脸颊上,赏心悦目。

孙翔脱口而出:“周泽楷,我忍不了了,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表白?”

“……”

 

一直到换他进浴室洗澡时,孙翔都还是红得像只煮熟的虾米。

一进浴室,他就忍不住拼命用头无声的撞墙。

浴室里残留着上一个人在这里洗澡的湿热水汽,孙翔想了两秒,脸更红了,忍不住又拼命拿冷水冲脸。

周泽楷那震惊又有点微妙的表情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孙翔作为一个平时完全不懂察言观色的人,怎么都觉得他好像在尽全力忍笑的样子。

即使后来巴拉巴拉解释了一堆关于口误和队内和谐的问题,对方却还一直保持着这样微妙而克制的笑容。

孙翔在蒸腾的雾气里茫茫然的想,这样的笑容,和周泽楷为杂志拍硬照时很不一样,和他带领大家赢得比赛时,也很不一样……

心情复杂的洗完之后,孙翔又发现一个问题。

周泽楷给他买的内裤,他忘记拿进来了。

孙翔蹲下来,抱着头思考他十九年来遇到的最重大人生危机。

轻轻的敲门声传来,周泽楷道:“好了?”

“嗯……”

“衣服。”

“啊?”孙翔干巴巴的回他:“什么……”

“出来拿。”

周泽楷听见里面哐当一声巨响,伴随着孙翔的惨叫,好一阵子才停下来。

孙翔艰难的爬起来,脑子里轰轰作响,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好。

他向来骄傲自己个子高,腰细腿长比例完美,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自己要裸着见周泽楷,他就恨不得一辈子关在周泽楷家的卫生间里不出去了。

过了半晌,浴室门打开,他探出了一只手。

“拿给我吧。”

那只手骨节分明,带着少年人特有的年轻柔软,指节如葱如玉,像一只小猫爪似的突然在周泽楷心上挠了一下。

他觉得突然很想坏心眼的咬一咬那指尖的自己,有点奇怪。

 

套上内裤,再把衣服裤子全副武装完毕,孙翔心里没那么虚了,昂首阔步的走出浴室。

看了一圈,没看见人,倒是厨房里传来声音。走到门边一看,周泽楷正收拾刚买回来的食材,该冷冻的冷冻,该洗的洗,分门别类的放好,脖子上挂的围裙孙翔还记得,是轮回去年出的企鹅色周边。

“够吗?”周泽楷问。

“啊?”

“大家一起吃。”

孙翔摸了摸鼻子:“哦,应该够了,吕泊远他们几个还嚷嚷要着减肥呢,心机狗,听说杂志要来采访,这几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出个门恨不得浪成支秧歌队。”

“你呢?”

“我什么……我俩不都拍好多次了么,才不和那群土包子似的,上个杂志跟要上天一样。”

孙翔想到那画面,忍不住笑了。

周泽楷也笑了。

“在一起吧。”

“……什么。”

“我俩。”

“啊??”孙翔的声音可说得上是在嘶吼。

周泽楷无辜道:“上杂志啊。”

孙翔若无其事的偏过头,耳尖悄悄的泛起一点红。

“靠,那我们不是一直都一起的吗,王八蛋……”

 

 

Fin

Ps. 迷仙引后面的H到时候直接把链接更新在上后面啦~虽然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望天


评论(25)
热度(634)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