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喻王/周翔】灵犀

*想了好久的周翔脑洞憋不出来,让我死在短打里好了……



喻文州拉开窗帘。

天气晴好,苏黎世的天空带着雪色的透明,玻璃上结着霜花,空气里有层薄薄的凉意,吹来的风却不让人觉得冷。

这是平凡而又不平凡的一天。

喻文州同往常一样,洗漱完毕,对着镜子整理好头发和衣领,余光落在旁边的衣架上。

上面挂着国家队的队服。

过了会,他发现镜子里的自己竟然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

国家队出征的第一天,兴奋和期待是不必说的,不过也没有形于色的必要,放在心里慢慢发酵的甜意就足够让自己回味了。

喻文州的好心情,一直保持到出门。

“队长,你好像长白头发了。”

黄少天抱着个抱枕,睡眼惺忪的对着即将出门的他的背影说道,说完,完全没发现自己说了什么晴天霹雳的话,揉揉眼睛进了卫生间。

喻文州走出宾馆,经过旋转门的时候,忍不住往玻璃里看了眼。

真有白头发了?

茶色的玻璃里自然什么也看不到,国家队的队长仍旧是温文尔雅,斯文整洁的好形象,就连日夜颠倒的时差都没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一直到抱着资料走进备战室,喻文州还在无法克制的思考这个问题。

等看了一眼桌子,他觉得这个问题好像有了答案。

这几天国家队连领队十四号人基本有空都窝在这里,没日没夜的分析对方的阵容和战术,桌上杂七杂八散了一堆东西,孙翔的棒棒糖糖纸,苏沐橙的唇膏,楚云秀的瓜子壳,甚至还有叶修的烟盒。

光对着这些,嘈嘈杂杂打地鼠机般的声音就迎面朝喻文州扑来。

国家队新上任的队长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吃完早饭,中国队的队员陆陆续续的出现在备战室,过会约了两场英国队与法国队的友谊赛,虽然不是正式比赛,但却是世邀赛的头次战役,说什么也不能输。

喻文州分了一半人给叶修,自己点了几个人迎战英国队。

周泽楷,孙翔,黄少天,还有王杰希。

远程近战均衡,既有前锋又有内应,除了两对最佳搭档,魔术师形态的王杰希想必也会对对方造成不小的困扰。

“对方队里也有一名神枪手,小周,你要注意盯好他。”

喻文州简要分析了下对方阵型和惯用打法,看见周泽楷点头,又转向孙翔:“小孙,我平时和你说的都是不要莽撞,但是这次我们的队伍没有治疗,可以稍微打的奔放一点,你不用担心,我和少天会为你打好策应的。”

孙翔这几天给他逮着,边边角角都磨了一遍,有点怵他,也不说话,学着周泽楷特别乖的点了点头。

黄少天跳过去架在他肩上,冲喻文州比了个你放心的手势,高声说:“队长你就放心吧!我打起策应来连我自己都觉得怕,翔翔在前面拉仇恨,我感觉发挥空间更大了!咱们还有神出鬼没的魔术师呢,到时候打他个措手不及,让英国人知道到底是仰望星空好吃还是酸菜鱼好吃!”

喻文州点了点头,没接话,望了眼王杰希。

对方双手交握正襟危坐,感受到他的眼神,抬了抬眉毛。

喻文州微微笑道:“微草的杰希大神没什么要补充的吗?”

王杰希说:“我要说话,不怕驳了你队长的面子?”

喻文州气定神闲:“队长的权威不是靠这个建立的,有什么好的意见,欢迎讲出来大家一起讨论。”

王杰希扫了对面一眼,板凳非要绑在扁担上的黄少天和死活不准板凳绑在扁担上的孙翔,眼睛亮晶晶的望着他们撕来扯去的周泽楷,觉得想和这群人讨论战术的喻文州简直异想天开。

“你的分析基本和我要说的没什么区别,对方实力不弱,但是我们发挥得稳定的话,我认为赢的几率是很大的,”王杰希说着,站起来:“诸位加油。”

“好!”黄少天举着手第一个响应。

孙翔好歹从他手底下挣脱出来,一溜烟躲到安静如鸡的前队长身边去了。

“加油。”周泽楷也应了声。

喻文州合上战术分析册。

“那我们出发吧。”

 

临上场前,喻文州发了条短信。

没一会,走在前面背脊笔直的微草队长手机响了。

他掏出来扫了一眼,头也没回,按了关机。

喻文州好心情的轻笑了下。

不至于为这种事生气吧,他想着,况且自己也没说错。

王杰希今天的袖扣真的很适合他。

 

切入地图,倒计时完成,喻文州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失策”。

一开场,黄少天不见了,嗯这很正常。

很快,他发现魔术师也不见了,连根扫把毛都没留给他。

接着,孙翔斗志昂扬的吼了句:“杀啊!”就如脱肛野狗般一骑绝尘直冲而去,枪王也没见得比他冷静多少,可能是组合打惯了,看见他上了,习惯性的跟着也就上了。

“那么我们就按照今天……”

喻文州话音未落,发现入口处只剩下了自己。

微风吹过,地图上的草地荡出一层浪。

喻文州的脑海里,也只剩下个浪字。

孙翔,叫你打的奔放点,不是叫你裸奔!这么兴奋干什么!

周泽楷,孙翔浪起来你tm就趁势划船啊?!有没有一点团队意识!

还有王杰希,说好的最有团队责任感呢!为了浪一把连人设都不要了啊!

黄少天……黄少天浪惯了喻文州已经懒得吐槽。

喻文州感觉头上的白发又在蠢蠢欲动,不过纵然脑内已经翻江倒海开天辟地,屏幕里的索克萨尔却还是如同每次上场时一样,平静,稳定,充满着势在必得的气势。

特别是在队里四个人都不见了的情况下,皮薄血脆的术士这么淡定坦然的走过来,更显得更加的可怕。

队友都没了还这么镇定,这是有大招的节奏啊!

英国队的队员集体打了个寒碜,仿佛透过液晶屏已经看见了对方队长高深莫测的笑容和漆黑的心。

 

黄少天埋伏在草丛里,悄悄的观察着对方的情况。

今天这个地图对他来说很有利,半人高的草原可以隐蔽身形不说,还有不少的树木遮蔽视线。

哼哼哼,自从发生某个不可挽回的黑历史,他已经就着森林地图练过无数遍了,没人会比他更熟悉这里的优势和劣势!

夜雨声烦猎豹一般缓慢移动,背脊刚刚贴到树上,突然身形一滞。

妖刀的直觉告诉他,树上有人!

黄少天迅速跳开,摆出备战架势,往树上一看。

王不留行蹲在树干上,戴着顶和树叶相同颜色的大魔法师帽,居高临下的望着他。

“……”

黄少天拍拍小心脏,疯狂打字:“我靠我靠我靠,王大眼你搞什么呢!躲在树上跟个贼似的,我差点就拔刀了你知不知道,误伤了我不负责啊!”

王杰希回他:“战术。”

黄少天点点头,说:“原来如此,不愧是微草的王大眼,果然和我一样一眼就看穿了这里的整个地图的关键点,在这里既能观察到对方的动向,也不会暴露自己的位置,即使有了意外情况,也能很快回防,像孙翔那个二货就没有get到这个点……”

字打到一半,孙翔轰轰烈烈的带着三个人从旁边的草丛过去,炫纹和子弹漫天飞。

“为了中华崛起而打荣耀!!!!!”边跑还边在公共频道刷着口号。

“what??”英国队表示看不懂。

“he said:don’t talk,just kiss me。”黄少天一边捶着键盘笑一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打字。

“卧槽哈哈哈孙翔太逗了,大眼儿你看他……”一抬头,树上哪还有魔术师的身影。

遥远的地平线上,一个飞在空中的小黑点把英国队落后的两个人截了下来,正准备带往某个未知的次元。

“我靠王杰希太贼了,风头都让他一个人出了我还打个啥,到时候路人只闻魔术师大名不知道妖刀的厉害,岂不是会有很严重的一块情报误区!这不行,我得好好的教教他们中国队里,最厉害的剑客到底是谁!”

黄少天大爆手速把这段话发给了喻文州,尔后追着王杰希的方向就跑了。

 

喻文州看到那句话时,刚刚加入孙翔和周泽楷的战圈。

双一组合虽然飚起来谁都挡不住,但是对方明显研究过他们的组合,专门上了个模仿张佳乐打法的弹药专家上场,所过之处炸得草皮横飞,烟雾弥漫,枪王的子弹没了准头,只得和套了无属性炫纹的孙翔且打且退,和喻文州回合。

有了控制系的术士帮忙,弹药专家的炮弹终于没那么无法无天了,战局被控制下来。

孙翔一回头杀了个回马枪,却邪划出一道银光,首先挑飞了那个弹药。

“周泽楷!”

他只打了三个字,后者心领神会,铺天盖地的子弹攻势重新展开。

几番交手,双方血线都有所下降,英国队也渐渐认出一个事实。

虽然输出伤害靠的都是战法和神枪手,但真正的控场是术士啊!不解决他,光拼输出根本拼不过啊!

对方也是打了很多年的老将,节奏立刻被调整,火力集中到喻文州身上。

迷雾散去,对方神枪手举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索克萨尔。

“队长!”

危急时刻,黄少天像往常那样,突然出现,以骑士之姿,霸道的挡在了索克萨尔面前。

“我靠!”

孙翔一回头,看见子弹,下意识一个横移,也挡在了喻文州面前。

挑战赛时的场景,他不知道在黑夜里默默咀嚼了多少次,这一看到,行动快于思考作出了反应。

要保护队友!

于是英国队的神枪手,就眼睁睁的看着夜雨声烦挡过来……

哇不好,打不着术士了!

一叶之秋扑过来……

哇两堵人墙,更打不着了!

结果两堵人墙火星撞地球似的猛地撞在一起,摔在地上滚作一团。

枪王及时的乱射打掉一部分,大多数的子弹还是噗噗噗噗的打在了索克萨尔身上。

也打在喻文州心上。

啊,好累,带国家队好累。

 

幸好接下来没什么特殊错误,喻文州顶着层血皮坚持了一阵,浪得飞起的魔术师施施然的解决完两个,回来了。

啪啪啪,一扫把按死剩下三个。

中国队获得了第一场胜利。

走下台的时候,双方握手。

英国队一群半大小伙边喊着“amazing!”边蹦蹦跳跳的过来,其中一个对上孙翔时,还殷勤的用生涩的中文说:“你很活泼,厉害,没想到脸也很漂亮……”

孙翔一脸莫名其妙,还没反应过来,周泽楷已经推开他握上了那人的手。

枪王笑得真心诚意,握手的力度也十分的真心诚意。

握完手,孙翔小声和枪王咬耳朵:“你握的那么紧干嘛。”

周泽楷:“嗯?”

“英国基佬很多的,我警告你啊,就算他们看上你了,你也不可以去外面打野食。”孙翔拧着眉头说。

周泽楷笑了笑,说:“去洗手?”

孙翔这才露出点满意的笑容,点点头,应了声好,两个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溜了。

黄少天出国前,为了将文字泡文化推向世界发扬光大,狠补了一通英语。国家队里要么不会英语,英语好的像楚云秀和张新杰又毫无耐心听他废话,这回对上英国队,叽里呱啦的拉着对方狠说了半小时,把所有会的单词都倒干净了,还有点意犹未尽。

一回头,队友全没了,对上张叼着烟看天的脸。

叶修手插在口袋里,见他回头,说:“讲完了?”

黄少天吓了一跳:“队长人呢,卧槽太没队友爱了吧,就这么把我丢下了?!”

“好意思你,打得叫什么样子,你队长彻底被你烦到心肌梗塞了,需要别的途径疏通一下,今天晚上你跟我睡。”叶修说完转身就走,黄少天跟在后面犹自愤愤不平。

凭什么啊,魔术师都能玩,还乱没形象的蹲在树上!凭什么光说我啊!

 

魔术师并没黄少天想的那么轻松,他也有自己要还的债。

王杰希靠在墙上,笔直的长腿支着,歪着头,脸上带着笑意。

“亲一个?”喻文州说。

王杰希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他便靠上去,把手支在他的身体两侧,嘴唇靠近。

湿热的气息近在咫尺,一个呼吸的距离,硬生生的停住了。

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睛,低声说:“我今天在场上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很想问你。”

王杰希多半料到了他要说什么,稍稍侧开头,一只手抵在他胸口,慢慢说:“就是你想的那样。”

“所以你拒绝完当国家队队长,我们见了那么多次,也不提醒我一声?”

王杰希沉默了片刻,说:“国家队里的大家都非常出色,磨合比在联盟打比赛时还要有难度,这中间肯定有个过程,没必要着急。况且……”

他停顿了一下。

喻文州说:“嗯?”

“我提醒了你,你就会知难而退了?”

喻文州失笑:“你用不着拿激将法激我,我只是想和你聊聊,没有到甩手不干的地步。”

“每个人摆在适合的位置上,才能发挥出最佳实力。我今天没及时回防,是因为站在那儿的人是你,”王杰希微微垂下睫毛,按住他抚摸自己脸颊的手:“无论是搭档多年的黄少天,还是锋芒毕露的双一,都下意识的会以你为中心行动,今天的失误是还没磨合完全,相信假以时日,大家会团结在你身边,成为无坚不摧的一支队伍。”

王杰希的瞳仁深且黑,带着奇异的,可以让人心情平静的魔力。

半晌。

喻文州舒了口气,笑了笑,隔着衬衫抚上他的腹部,嘴唇也压了过去。

“你这么信任我,让我用什么回报才好,魔术师先生?”

“回国了让蓝雨陪微草练练手?”

“这时候说这种话未免有点太扫兴,”喻文州咬住他的唇,耳鬓厮磨道:“这样吧,今天来几次,我就陪你练几次,练到你满意为止……”

 

黄少天至今还不知道自己回不了房,被迫跟叶修呆一个寝室,跟方锐李轩几个打了一晚上牌的真正原因。

不过世邀赛一结束,他就在队长的要求下带着一干小弟和微草打了很久很久的友谊赛。

久到之后,他一看见王不留行蹲在地上,都会忍不住由衷的感叹。

这下蹲的姿势太他妈的完美了。

所以,可不可以放过我TuT?



fin

评论(13)
热度(336)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