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翔周】Keep In(2)

什么都阻止不了我苏翔翔了!\(≧▽≦)/


全明星活动第一天安排并不紧凑,主要的选手走完过场后就放了自由活动。江波涛有心想先回宾馆(开小号和表情包大军战斗),可在休息室蹲的快长毛,自拍塞满了手机,也没见着车后草来接。

孙翔和周泽楷比赛猜拳,约好谁输了谁出去拉个人进来搓麻将。

周泽楷平时看着呆呆的,在这方面杀伤力异常凶猛,孙翔从一开始说好的一局定胜负,到死皮赖脸的缠着要三局两胜,五局三胜,居然一把也没赢,被秒得渣都不剩。

孙翔望着自己的手,简直要怀疑这是只沾满了剧毒的爪子,但真猜又猜不过,只好厚着脸皮耍赖,缠着周泽楷再和他猜几把,以数量取胜。

周泽楷顽强抵抗,笑着闪躲:“输了就是输了。”

正闹哄哄的乱成一团,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王杰希一手插在口袋里,扫了一眼在进行贴身搏斗的两个人,说:“你们这是有自己的……娱乐项目?”

江波涛看他如同看救星,忙不迟迭的把手里的拼字游戏杂志丢了:“王队是来?”

“带你们去宾馆。”

原来黄少天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个烧烤架,致力于要把五好青年的好讨嫌品质发扬光大,教唆众人找个山头寺庙烤肉。王杰希看难得有活动,把几个跟着来帮忙的小年轻都放出去玩了,回过神才想起来这还有几个人还可怜巴巴的正等着接送。

“王队是好人啊……”江波涛上了车还在感慨。

突然听见有人笑着说:“你看你出去才多久,就被发了卡了。”

江波涛一看,讶道:“喻队!”

懒洋洋的放松了四肢靠在副驾驶座上的正是喻文州,放着舒缓的音乐,眼睛上还盖着个蒸汽眼罩,一派的悠闲自在。

自从表情包事件之后,江波涛看见喻文州都有种如水见鱼的亲切感。尤其是瞧他在经历过那种骤风暴雨之后,还泰然自若的参与了整个活动流程,与闪光灯们谈笑风生,心里不由得很是敬佩。

外形一表人才,做人和善亲切,无论什么事都能冷静的观察形势,轻而易举的解决掉……这才是男人的理想形态啊!

怀揣着迷弟的小心思,江波涛一路上找喻文州说了不少话,喻文州也是来者不拒,侃侃而谈,甚至还有点话唠倾向。说个一他能顺着来个二三四五六,好在都很有趣,一路上你一言我一语,唧唧呱呱竟也没冷场。

王杰希明显是在B市的混了许多年的类型,在各种小巷和特别通道里穿梭,车开得如同飞碟,一路风驰电掣的到达了目的地。

微草这回给职业选手准备的宾馆相当有个性,不是宾馆,是个休闲用的bar,主题就是荣耀,楼上休息住宿用,楼下则是公共的大厅,四散着不少窝在圆形沙发里打荣耀的选手,有些不同战队的也勾肩搭背,没有一点儿火药味。

“这里离会场近,设备也齐全,我就自作主张的订了这边,”王杰希说着把房卡递过来:“就是房间数不太够,两个人住一个标间,介意吗?”

“不介意不介意。”江波涛接了,心想,即使我说介意,你也不会给我单间吧……

办理入住手续时,前台的妹子突然“啊”了一声。

王杰希:“怎么了?”

“我忘记跟您报备了,234水管前两天给冻住了,用不了了。”

“没找人检修?”

妹子特抱歉的说:“试了,有人拿热水去浇……然后管子爆炸了,阿黄都给吓到了。”

王杰希停了一下:“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及时和我说,阿黄没事吧?”

江波涛一群人在旁边都听得云里雾里的,喻文州笑着解释:“他养的猫,这儿十几只猫都是他捡回来的。”

江波涛:“( ⊙ o ⊙ )”

……可我我想问的是我的房间啊!

王杰希踌躇了一下。全明星参加的选手不在少数,本身在这样的旺季要占一大片房间已经很难得,其他间早早的订满了,一时半会也腾不出别的空房间来。

“这样吧,我在这里有个休息室,你去那儿住,我平时也不常来,一直都有人打扫的,”王杰希说,停了一会又补充了一句:“湖景房。”

江波涛大喜,刚准备说好,突然听见一声猫叫。

王杰希皱了皱眉。

喻文州说:“阿黄叫你,好像是。”

王杰希停了下:“我去去就来。”说着站起身就走了。

众人目送他离开,孙翔突然说:“我擦,喻文州你居然还会口技……”

喻文州笑了下,又“喵”了声。

这一声江波涛总算是听清了,虽然发出声音的是喻文州,但是那声猫叫和平时听到的猫几乎一模一样,足可以假乱真。

所以男神为什么要点这个技能点……=A=

喻文州换了个坐姿转向他,和蔼可亲的说:“小江是吧?”

看他这样正经,江波涛赶紧坐直了身子,点点头。

“是这样的,我一般也不在人后说闲话,只是我觉得为了对你负责,我得把这事告诉你。”

江波涛迷茫:“什么事?”

喻文州压低了声音,神秘而陈恳的,凑到他的耳边:“其实王杰希这人吧,睡觉会磨牙。”

江波涛揉揉耳朵,有点惊讶:“真的?”

喻文州严肃的点点头:“嗯,前后左右上下都磨,声音很大,他还有犬齿,你知道吧?犬齿磨起来跟电钻一个级别的。中间夹杂着梦话,天南海北都说,原来出去比赛和他住一间的都知道,轻易不能跟王杰希睡一个房。道行低一点的都挨不到打呼噜的时候,真打呼噜,没两下就给他震晕。”

这回就不止惊讶了,江波涛如遭雷击,半天喃喃道:“王队……看不出来是这种人……”

“大家都没告诉过他,你也要保密哦,”喻文州微微笑了笑,举起一根手指竖在嘴前,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毕竟这种事也不是他能控制的,我们得体谅他。”

江波涛心有余悸,也不知说什么好,正在这时,王杰希看完猫回来了,把外套拿起来搭在手上:“那就先这么定了把,我先带你去看一下房间,文州,麻烦你把另外两个带去他们的房间。”

江波涛赶紧尔康手拉住他:“王队!”

王杰希:“嗯?”

江波涛现在有点没法直视他,眼神放空,笑容可掬的说:“刚刚孙翔说他晚上还有事想找我聊,我还是跟他们住一块算了。三个人挤挤也没问题的,冬天还暖和!”

“哈??”孙翔隔着三条街挨了一枪,被踩到尾巴似的转过身来:“副队你说谁呢,你别瞎说啊你!”

江波涛笑得很卖力,额头上蹦出一根青筋:“聊聊呗,现在出来的就我们三个,我不想一个人住,不然晚上很寂寞的。”

孙翔急了:“副队你快别这么笑了,给人看见又要做成表情包了。我不能和你聊的,周泽楷还在这儿呢!”

江波涛半天跟他对不上电波,眼睛眨得都快抽筋了,心里的意念小人恨不能破胸而出把孙翔撕成八片。

好在周泽楷适时的冒出来,为这位老友解了燃眉之急。

他拍了拍孙翔的肩膀:“一起聊。”

孙翔瞪大了眼睛:“……!”

不过周泽楷发话,他也就不好说什么,房间的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收拾行李时,孙翔犹在不满,像只被抛弃的大型犬般,一个人躲到角落里愤愤的嘀咕:“我靠,他说你就同意了,你能不能有点立场和自觉啊,他给你发钱了吗?难道下次他叫你脱裤子你也脱吗?还一起聊,和他有什么好聊的?他有我帅吗?有我有魅力吗?……”

江波涛表面装作没听见,把他文质彬彬好青年的形象一直保持到和喻王二人分手,心里止不住的马景涛式咆哮。

你以为我很想和你住一间吗!

不过……

江波涛的阴暗面跳了出来,哼哼,也好,既然你要秀我,那我就做一只巨型的电灯泡好了,用1200瓦的亮度普照佛光!来抑制凡人心里蠢蠢欲动的邪念!

 

三人回了房间,江波涛把行李一丢,先跑到隔壁去探查那个可怜的水管,争取在第一时间从这儿搬出去。

他这一路已经想通了,人犯不着和自己过不去嘛!

灯泡什么的,还是等吕泊远的‘豹纹内裤癖好’被观众忘记之后,让他来当好了。(注:轮回的吕泊远选手因为发表“穿内裤不穿豹纹款和咸鱼有什么区别”的言论人气暴跌,暂时掉出全明星=L=。)

事无巨细的把情况问了一遍,确定明天就可以修好正常使用之后,江波涛才稍稍放下心。

一回去,当头看见一个高大的人影,穿了件奶牛连体睡衣靠在卫生间门口,正在玩手机。

江波涛喉头一甜,“啪”的甩上门:“孙翔同志,关于这事儿我必须和你聊聊。”

孙翔抬起头:“啊?”

“你在轮回队内穿这种睡衣我没意见,在外就穿个正常点的不成么,外人看了会怎么想我们轮回的王牌?一只奶牛?”江波涛痛心疾首的控诉。

他真的想不通孙翔在想些什么,以他可以读懂周泽楷的敏锐心思,竟然都搞不懂孙翔。

难道人脱线到了一种程度,反而成了绝顶的智慧?

孙翔刚来时,热爱健身的好身材在一群白斩鸡游戏死宅里非常显眼,胸肌发达,比公关妹子还大,于是得了个外号叫奶牛——起初他对这个绰号羞愤非常,谁敢提就揍谁,走路背也不像只小天鹅一样挺的笔直笔直了。

但时间一久,在死不完的花痴的吹捧和赞美之下,渐渐的,他好像有点get到这事儿……

其实还挺值得骄傲的。

于是他顺理成章的接受了这个外号,并且逐步发展到热爱的地步。

奶牛色的马克杯,奶牛色的睡衣,甚至和周泽楷一块出门喂流浪猫,奶牛猫的得到的猫粮都会比较多。有时候同类的种族荣誉感一起,他还会拿着扫帚帮奶牛猫跟其他色的猫打架。

这种匪夷所思的事,绝对不能让其他战队知道……=L=#

孙翔有点生气,说他可以,不能说他的奶牛,粗声粗气的反驳道:“奶牛怎么了,他们打荣耀还打不过一只奶牛,难道很光荣?”

“……”

江波涛震惊了,他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一天会在嘴炮上输给孙翔。

但是一时间也找不到更装逼的话反驳回去,只好说:“哎,你就不能和队长学着沉稳点吗,这个关系到咱们战队形象,你要是个萌妹子,穿一穿也就算了,你说你一一米八的彪形大汉,穿这个萌得起来吗你……”

正说着,卫生间的门打开,穿着绿油油恐龙睡衣的周泽楷走出来,边擦着头发,边特别无辜茫然的望着他们俩。

“在聊什么?”

“……”江波涛把后几个字咽下去。

事实证明一米八的大汉也是可以很萌的= =。

遭受到剧烈打击的江波涛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头,暂时阻隔孙翔笑得快岔气的魔音。

 

江波涛原本只想眯一下,没想到这一眯就眯到了大晚上。

一天以来又是被表情包又是拖着行李到处跑的,他睡得还挺香。

醒来时,恐龙和奶牛窝在沙发上,正靠在一块儿看恐怖片,房间里黑漆漆的,只有荧幕发出幽幽的光。

江波涛按亮灯。

孙翔快速先把周泽楷眼睛按住了,猛眨了几下眼睛,皱着眉头道:“江副你是想闪瞎我狗眼吗。”

江波涛清清嗓子:“先说好啊,我睡这张床,你俩睡一张。”

孙翔:“这不肯定的么,我总不能让你睡沙发。”

江波涛面无表情道:“你俩晚上不能做些少儿不宜的事。”

孙翔脸顿时红了,结结巴巴道:“我、我、我靠,我什么时候说要做……”

江波涛:“你敢说你没想过?”

孙翔猛地闭上嘴,过了半晌,气冲冲的说:“那你知道你还来住我们房间?!有毛病吧你,想看现场GV自己租碟去好吗?”

江波涛怒:“我是直的!”

孙翔大怒:“死直男,你想看现场GV自己租碟去好吗!”

江波涛把被子一卷:“晚安!”

孙翔在他背后吐舌头:“略略略……周泽楷你又笑什么!”

裹在被子里,后面的声音就渐渐低了下去。

但是一低,人就更有了想象的空间。

被子毕竟不是专业隔音道具,断断续续的交谈还是无孔不入的穿了进来。

比如孙翔抱怨连体睡衣没法伸手进去。

比如孙翔好像想趁机挠周泽楷痒痒。

比如孙翔好像没挠成功,嗯没错,周泽楷在这方面也是个点满了技能点的高手= =队里讲笑话只有他能全程不笑!轮回当之无愧的盐神!

比如说周泽楷反扑了,把孙翔挠得满沙发滚,边滚边笑边骂:“我靠!周泽、周泽楷你!我靠哈哈哈哈你想死吗——你放手!——哈哈哈——”

……

在这种背景音嘈杂的环境里不知道沉沦了多久,孙翔和周泽楷也钻被窝睡了,两个人躲在被子底下小声说话,这回隔了两层被子,江波涛这边终于不用受荼毒,立刻被爆头般瞬间撅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江波涛又是被声音闹醒的。

他晕乎乎的睁开眼睛,第一反应是进贼了,看了半天小清新的碎花墙纸,才想起来这是在B市,和孙翔周泽楷住的一间。

冬天里的空气干净,也很冷。他感到一丝尿意,想起身解决,一小缕风顺着缝隙钻进去,他便立马又倒了回去。

_(:з)∠)_B市好冷啊……

隔壁床的被子里像是养了两只戏水的小龙,在底下鼓捣来鼓捣去,一阵狂魔乱舞的动静。

隔了半晌,孙翔首先钻出来,骂骂咧咧的跳下床,拉过裤子就穿。

“我受不了你了周泽楷!”

周泽楷手一伸,准确无误的拽到被角,把自己掖成一只蚕茧。

“不去算了!你以为我求着你你去吗,你去不去我才不在意!”

 

孙翔每天早上有晨跑的习惯,在轮回时总是第一个起,顺路帮大家排轻易买不到的珍贵早点,送温暖般准时的送到每个人的门前,光这事就刷了一大票小队员的好感。

经理看着那一身爱好运动的小少年特有的健康身材,广告代言接到手软,再看看训练室里几只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白斩鸡,心里迅速的打好了小算盘,勒令众人也早起跑步。

大部分人坚持了一个星期就跪了,到后来,只有周泽楷陪着他跑。

在这个方面,两人算得上是难得的志同道合。

孙翔刚到的时候,眉梢眼角都是年少轻狂的戾气,浑身上下散发着‘打谁说话’的气场。他实力过硬,单挑又是战法长项,所到之处人仰马翻,直到他遇到了周泽楷。

两人连续打了一天,后来双双手抽筋,胜率半斤八两,周泽楷作为远程略胜一筹。

孙翔不服气,约他文斗变武斗,篮球场见。

结果可想而知,最后孙翔大字型瘫在地上,连说话嘲讽的力气都没有,调动了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颤巍巍的朝周泽楷比了个中指。

周泽楷趴在他旁边,使出全力伸出手。

然后轻柔的握住了那根手指。

长到快二十岁的孙翔,从来没握过女生的小手,在那一秒,突然心脏漏跳了一拍。

与他势均力敌的,让他移不开视线的那个人……

周泽楷手腕用力,往外一掰。

“……”

即使后来得到了周泽楷的道歉,并且让他伺候了一个月份量的手操,孙翔心里还是拴着个小疙瘩,变着花样把周泽楷约出去,要和他一决胜负。

后来的后来,连动机都变得不那么纯粹了,一起运动的习惯却保持了下来。

不过到了冬天,连周泽楷也不陪他跑了。

原因很简单,冷。

如同一些有冬眠期的哺乳动物一般,周泽楷到了冬天,十点之前起不来床,即使起来了,也常常是魂飞天外睡不醒的样子。他一开始违背自身生物规律坚持着跑了几天,经历过连撞树,撞电线杆,撞轮回大门等一系列车祸事件后,干脆的拒绝了孙翔,回归本我,每天甜甜的睡到自然醒。

孙翔开了门,吃了载冷风,想了想又不甘心,跑回床边把手从被子底下伸进去。

冰凉凉的手一碰到皮肉,就像吸铁石一样啪的贴上去,陷在那暖融融滑溜溜的触感里,拔都拔不出来。

“问你最后一次啊,起不起来?”

周泽楷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把他的手包在怀里揣着。

“我靠,睡傻了吧这是……”

孙翔原本只是想逗逗他,真冻着他还是心疼的,赶紧把手拿出来,把他包包好,又回到一开始手捏饭团的形状。

“你不想跑的话,起来吃点东西总行吧?吃完我就陪你回来。”

手捏饭团又动了动,简洁精准的表达了noway。

“你忘记咱们上次玩单杠时你答应我什么了?你就这样保持身材?你的尊严呢,人格呢,枪王的偶像包袱呢?全都不要啦?”

周泽楷说:“不要了。”

孙翔差点气死,抱住他一阵抖:“不成,我不能看着你这么自甘堕落,快起来!”

周泽楷不愿意,像上了发条一样,拼命往被子里钻。

孙翔看不下去了,把鞋子一踢,跟着上了床。

“周泽楷!”

隔壁床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声响。

这回持续了足足有十来分钟,床板可怕的吱呀声才渐渐停止,转为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

孙翔手肘撑在两侧,把周泽楷压在身下,顺着他漂亮的眉眼细细看了一遍,喘着气低声说:“那你真不想出去的话,咱们在这里运动一下也可以。”

这样一通闹,被子里暖得和小暖炉一样,直烧额头,周泽楷脸上绯红一片,清醒倒是彻底清醒了。

他拿手背贴了贴脸,小声说:“还有人……”

 

隔壁床的江波涛猛翻白眼。

队长,谢谢你,真心的感谢你居然还记得我!

江波涛感觉自己的膀胱快要爆炸了,但是等了一路竟然都没等到时机可以起来,只能对着墙壁翻白眼分散注意力。

他现在特希望和王杰希住一间,被他一个呼噜给震晕过去。

 

孙翔完全没注意到这边澎湃的山呼海啸浪打浪,勾起唇迷の自信的笑了笑:“没事,江副没醒呢,我就亲你一下,就一下,好不好?”

说着,他拂开周泽楷的额发,毫不犹豫的吻下去。



评论(17)
热度(128)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