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北

希望你会觉得有趣^^

【周翔】按剧本的来

*含叶王喻黄肖戴私货,注意避雷~ 


事情一直到周泽楷走出门遇见孙翔都很正常。

夏休期的前几天,正式的队员大多都懒洋洋的拖着没回家,孙翔作为头一个闲不住的,担任起了每天早上给众人带早饭的要职。他喜欢先绕着轮回跑一圈,和他那些猫朋狗友打个朝气蓬勃的招呼,再直冲轮回附近最富盛名的烧麦铺子,买那儿新鲜出炉的限量版烧麦。

周泽楷不回家的原因是有代言在身,他这几日起的早,很容易就会遇见住对门的孙翔出来买早餐,两个人没事就一块出门跑跑圈采采购,轮回队员一觉醒来就能吃到自家两位赏心悦目的摇钱树送来的早餐,几天来都活得恍如仙境。

周泽楷看到孙翔出门,自然的弯起唇角冲他笑了笑。

枪王的笑容看了多少遍依旧充满杀伤力,孙翔愣了愣,也朝他扬唇一笑。

事情,也就是从这儿开始不对的。

“宝贝儿,昨晚睡得好吗?”

“……”

话音没落,两个人都被按了暂停似的愣了。

孙翔回过神发现自己还靠在门上摆了个特风骚的姿势,要是面前是个姑娘,这妥妥就是流氓调戏现场……不对!看周泽楷这微微瞪大眼睛的错愕模样分明就是被调戏到了啊!

孙翔赶忙解释:“什么跟什么啊,别摆出这张楚楚可怜的脸,你这磨人的小妖精,就是故意让我心疼是不是?”

周泽楷:“……”

孙翔惊恐的捂住嘴。

他刚刚明明是想解释下他突然抽风的行为,结果脑子里想的话一出口就变了,像个刚出院的神经病似的一抽不回头,简直越描越黑。

“你……认错人了?”周泽楷有点犹豫的问。

“呵呵,我怎么会认错,你是不是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你只是我的……”孙翔咬牙切齿神色狰狞的把“情妇”两个字咽了回去。

他掏出手机,打了行字给周泽楷看。

“我好像被玛丽苏萝莉附体了!”

周泽楷也吃了一惊:“怎么回事?”

孙翔一时忘了自己的毛病,悲愤的道:“你知不知道现在你说什么,都是在玩火?”

周泽楷默默的站远了一点。

孙翔羞愤欲死,噼里啪啦的按手机,凑到周泽楷面前。

“现在怎么办???!??”

感叹号和问号混合的强烈情绪几乎破屏而出。

周泽楷一抱胸,是啊,怎么办呢?

他这种一年说不到两个字并且相当坦然的人,理解不了别人没法正常说话的苦恼,便带着孙翔去找了江波涛。

轮回的副队长打着呵欠开了门,一见两人,还以为早餐到了,欣喜的道:“今天这么快啊。”

孙翔如见救星的握住他的手:“副队救我!我今天早上一起来就被玛丽苏萝莉魂穿了现在不管想到什么说出来都是霸道总裁的语气还一会飘樱花雨一会飘玫瑰雨的看着就是个大写的傻叉……诶?”

孙翔眨眨眼睛,瞳孔里映出江波涛不明所以的脸。

“诶我好像好了!”

站在一边的周泽楷出了口气:“没事就好。”

“呵,这么关心我,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吗?你成功了。”孙翔说。

江波涛:“……”

周泽楷:“……就是这样。”他镇定的和江波涛解释道。

 

孙翔愁眉苦脸的坐在训练室里,他在那之后又试着和队里的其他人说话,无论是和谁都很正常,唯有对着周泽楷才会表现得宛如一个智障。

可是就算周泽楷每天说话数量十指都算得过来,他也没可能一辈子不和周泽楷说话啊!他们对外可是最佳搭档,要是半毛钱交流都没有的话,说不定又会传出“双一内部貌合神离,轮回营销何去何从”之类让经理要冲他下跪的惊悚新闻。

“小孙你这毛病,是今早开始的?你回忆一下过程,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孙翔皱着眉想了想:“没什么特别的啊,我就昨晚想睡觉前,和平常一样拿了本书看……”

孙翔正是给个炮仗能上天的年纪,训练完经常过了12点还兴奋的睡不着觉,他本人对此有个专用的解决办法,就是看书。但凡打开一本书,上头有超过三行的字,他保准分分钟就会像被下了蒙汗药一样睡过去。

昨晚他也是照常在网上随便搜了本书……

江波涛问:“哪本?”

孙翔摸着下巴,神色凝重:“就是最近很火的的那个水晶少女蔷薇恋……”

他这个秒睡的神技使用条件非常宽泛,无论是催眠效果本身就出类拔萃的数学课本,还是小时候看的童话话本,他向来不在这方面挑剔,已经进化到看字帖那一横一撇都能睡着的高超境界。

“……我搜书它排在第一个,我就打开来看了。”

此后的事和以前也没有例外,他随手翻来看了没几行就开始昏昏欲睡,那些雷得人鸡皮疙瘩排排坐的字眼在朦胧之中重新排列组合,聚拢成一些莫名其妙乱飞的线条。

然后那些线条组成了一张他很熟悉的脸……那是他们最后一场比赛回到S市的飞机上,他也是这样春困夏乏秋打盹的睡不醒状态,坐在他旁边的人低声问他是不是睡着了,然后为他盖上了毯子。

那人眉眼极漂亮,双眼皮在眼尾处微微上挑,睫毛垂下来时显得非常的安定和宁静。脸颊处似有毛绒绒的柔光,背后是舒朗长空与碧浪翻波。

啧,声音难听,笑的也难看,烦人。

但孙翔还是枕着这张脸和那些你爱我你不爱我的字眼睡着了,睡梦的氛围还是很美好的,他和一个看不清脸的美人出门兜风,美人又雅致又贴心,他在睡梦里还忍不住为此脸红心跳dokidoki。

“……所以你是看完恋爱小说之后,代入队长意淫了个春梦,第二天才变态了的?”吕泊远说。

“……”孙翔一时竟不知道从哪句开始吐槽好。

周泽楷有点怜悯的看着他。

但孙翔觉得这完全不能怪自己。

平时只有人调戏蓝雨没妹子,其实他们轮回也没妹子啊!就连平时打扫卫生给植物换水的都是大爷,他就算想想周泽楷也完全是因为这家伙……

不不不周泽楷哪里好看了。

孙翔垂头丧气的趴在桌上,承认任何一个周泽楷吸引他的点都让他很不爽。

“这样的话只对队长发病也很正常啊。”江波涛点点头。

周泽楷道:“去医院?”

方明华道:“也行,先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相似的例子,说不准已经有解决办法了呢?”

杜明叹了口气:“第一次看队长被霸总我还觉得有点带感是怎么回事。”

周泽楷赶紧收住了自己新鲜好奇的表情,特别陈恳的对孙翔温言道:“走吧。”

“那就让我来满足你吧。”孙翔痛苦的说。

 

周泽楷没带孙翔上正规医院,这毛病去正规医院也有点耻……两人去的是轮回战队配备的医疗室,上治牙疼下治痔疮,偶尔也做心理辅导,像是古代包治百病且不靠谱的江湖骗子。

医生听孙翔把情况一说,斟字酌句的问:“那你平时对周队……有什么特殊想法吗?”

孙翔抖了抖:“没有没有,我可是直的。”

“依我看你如果不把周队代入到那个……呃水晶蔷薇公主的身上,应该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我没代入啊,我代入他干嘛,我是直的啊!”孙翔抓狂。

“试着正视一下周队男人的身份,嗯,看着他的眼睛试试?”

孙翔虽然觉得这个提议蠢爆了——他本来就从来没有把周泽楷当女生看过,有一米八出头每天早上需要刮胡子的妹子吗?——但他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于是他硬着头皮望向周泽楷,对方也一脸希冀的看着他,眼睛又亮又圆,由内而外就是个大写的“加油”。

孙翔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加油的,只是这一下又让他神游回了那天晚上所梦见的脸,一时间似有魔法应运而生,照得他眼前如素月映雪般透彻明亮。

他张口道:“队长,我是孙.紫雪.梦颜.离梦.SX.玫瑰.翔,你可以叫我玫瑰公主殿下,我3岁读完小学……”

周泽楷打断他:“恶化了。”


跟着周泽楷从医疗室出来,孙翔一直一言不发。

“吃点东西?”周泽楷问。

两人进了家小吃店,孙翔依旧闷闷不乐。

与其自己变成玛丽苏,还不如变成霸总呢!他难道真的要就此走上必须和周泽楷相爱相杀的道路吗?想做个正常人怎么这么难。

周泽楷看他不说话,为他点了他平时爱吃的面,服务员送餐上来,把两碗面放下。

孙翔冷不丁邪魅一笑:“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周泽楷面不改色:“满意。”然后温柔的打发走了一脸惊恐的服务生。

孙翔愤怒的掏出手机,生不如死的打字抗议。

“现在还发展到自己配表情了!!”

周泽楷有种很神奇的淡定,虽然有时候他自己也没什么把握,但他天生少一根急吼吼的筋,因此无论做什么都有种笃定镇静,胜券在握的气场。

他掰了筷子给孙翔:“没事。”

“它这发展传染速度太快了吧!”孙翔绝望的打字:“一开始只是嘴,现在到表情,万一它最后控制了我的身体真对你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怎么办!”

周泽楷认真思考了一下:“那我就把你打晕。”

孙翔:“……”

周泽楷笑了笑:“你失心疯了也不用怕,有我。”

孙翔:“…………”

这只会让他更担心了好不好!

 

孙翔的毛病不仅没有好转,还发展出了人格切换的功能,一会是下玫瑰雨彩虹雨的玛丽苏公主,一会是深情款款的霸道总裁,周泽楷听着自己的叫法从“小妖精”到“宝贝”,回到轮回时已经基本免疫了。

走回训练室,正式队员居然一个没走,江波涛看见他俩进来,赶忙道:“总算回来了,打手机不接,有进展吗?”

周泽楷实在不觉得那算是进展,只得含糊道:“没带手机,怎么了?”

江波涛一指屏幕,上面打开的是联盟选手聊天群的窗口,消息还在一刻不停的滚动着。

“这个情况不仅在轮回出现了,其他队里也有了相似案例,有个专业点的叫法,叫逆向穿书。”

“逆向穿书?”

“简而言之就是书的情节穿越到了阅读者身上。而且这事连打字聊天都会起作用。”江波涛解释道,把聊天记录往回翻了翻:“你看这句。”

“清晨的森林里,小黑帽韩文清提着篮子,走在林中小径上,两旁开满了灿烂鲜艳的花朵,映在他娇俏可人的胸膛上,映得红中发黑,黑里带青……韩文清说:莫名其妙!”

孙翔黑着脸读完,问:“这是什么情况……”

江波涛道:“据说韩队昨晚睡觉前听了一小节儿童睡前童话故事频道。”

孙翔暂时不想追究韩文清为什么睡前要听这个的问题:“可是童话故事一般不是没台词吗?!”

“对啊,所以他现在在制造场景说台词……”

韩文清之后又依次制造了睡大汉,黑姑娘和鲨鱼公主等场景,怎么也讨论不出解决方案后,愤怒的拂袖而去。

话题在韩文清走后并没有中止,因为蓝雨也加入了战局。

“今天黄少一进训练室,看着包子就开始哭,问他怎么了,他说这做馅的是猪肉吗?喻队问,少天你是想吃别的口味吗?结果黄少嘴一瘪,当场就哭了……”郑轩心有余悸的说:“边哭边说猪有这种下场,我又有几天好过……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后面跟了一串捶桌狂笑的表情。

夜雨声烦:你妹你妹你妹你妹!那根本不是我本意好吗!我才是这件事里的受害者啊混蛋!你们这群笑的还有没有基本的人类道德和同情心,小心反作用到你们身上啊!

君莫笑:少天大大这话就不对了啊,我们这是以理性的眼光在分析这个问题,你不把症状描述清楚我们怎么能想出办法呢?

夜雨声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笑的多大声!

灵魂语者:其实上午还有一别的事,不知道有没有用。。

夜雨声烦:没用没用肯定没用!!和白天的事有什么区别!!

君莫笑:怎么会没用,现在正是收集情报的关键时期,任何蛛丝马迹都可能是线索,赶紧分享一下( ̄ˇ ̄)

灵魂语者:咳,上午吃完饭喻队回了趟宿舍,黄少那时候显得挺正常的,然后快中午的时候,他俩约了一块出门买鞋,于是就出去了,回来时黄少眼睛肿的和核桃似的。

王不留行:出去又哭了?

君莫笑:诶哟这人谁啊,杰希大神要出马破案了?

王不留行没理他,倒是索克萨尔出现了:出门的情况我来说吧,我们到了鞋店一开始都好好的,然后我就挑了几双给少天试,之前也没什么特别征兆,他坐在一堆凉鞋里,眼泪突然就掉下来了,然后说‘这鞋怎么破成这样了,要不要我来给你补一补’。

君莫笑:……

王不留行:……

夜雨声烦:……苍天可鉴我真不知道什么情况你们不要这样!对我的鄙视已经顺着网线钻出屏幕了啊!

索克萨尔:我想他这是又当机了,于是随手拿了双准备去付账,结果他哭得更厉害了,眼泪怎么都停不下来,说……

夜雨声烦:说‘你何苦用这样敷衍的态度来轻贱我!我不承你的情’,好吧好吧你们想笑就笑吧。

君莫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雨声烦:……笑你妹啊,果然看到你笑还是觉得很不爽,来PK啊PKPKPK!!

王不留行:黄少睡前看过红楼梦?

索克萨尔:这倒没有,不过经理最近是购置了一套古今名著说是要增加训练室的素养。

夜雨声烦:呃……其实我有去摸过,所以现在我是被林黛玉魂穿了?

王不留行:很有可能,喻队,那之后还有什么别的情况吗?

索克萨尔:之后我就自己去付账了,拎着鞋回去的时候少天已经恢复了,对了,临走前店主还胆战心惊的问我,少天是不是江南皮革厂的员工^ ^

夜雨声烦:……队长,这种事就不用特别拎出来说了。

王不留行:白天和队友一块没事,喻队不说话没事,那就是说这种病毒只在和特定人说话时发作

江波涛赶紧打了行字:前辈,我们队里也出现了这种情况……

字还没发出去,倒被别人抢了先。

鸾辂音尘:前辈就是这样啊啊啊啊啊!!前辈救我QAQ 我的一世清白就快要保不住了!!

沐雨橙风:小戴,怎么啦?

鸾辂音尘:QAQ我今天早上一见到队长,就、就……就忍不住说了句,钦钦,你的背好美(手动拜拜.jpg)

君莫笑:噗

沐雨橙风:噗

夜雨声烦:噗噗噗噗噗

鸾辂音尘:QAQ我完全控制不了啊!队长一和我说话,嘴里就自动开始说小黄文,早上还正常一点,后来都是‘钦钦,这里被人碰过没有?’‘舒服就叫出来吧’‘喜不喜欢玩丢高高’‘你的腿像两条水蛇’……怎么办!我已经没法直视队长了!而且现在大家看我的眼神都很奇怪啊!

沐雨橙风:咦,这个台词……不是我们前两天看的那本小说里的?

鸾辂音尘:你说带限制级调教触手人兽play的那本?

生灵灭:…………

沐雨橙风:是呀

鸾辂音尘:QAQ好、好像是的哦

生灵灭:小戴,你平时都在看些什么啊……

鸾辂音尘:想知道吗?晚上把屁股洗干净了来我房里,我告诉你~

生灵灭:……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救命我突然觉得我被林黛玉魂穿并不算什么了!!

鸾辂音尘:呜呜我不能说但是你知道的那个人,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ㄒoㄒ)/~~ 

君莫笑:哎小肖同志,你就先忍耐一下吧,大眼,怎么样,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王不留行:喵喵喵咪咪,喵咪咪喵喵呜呜喵。

君莫笑:……

夜雨声烦:……

生灵灭:……

无浪:……

一叶之秋:……

君莫笑:咦怎么来的人越来越多了啊,大眼,你昨天又看猫片了?

王不留行:……咪。

索克萨尔:看来这个病毒连输入法都能操控?

王不留行:还有这种情况的也都别潜水了,都来说说@全体成员

看着大神们聊天没敢插话的后辈们被点了名,也就纷纷冒了头。前后一统计,被书穿了的情况还不少,有被地理杂志穿了的,逮着队友强行科普,有被食谱穿了的,口头禅变成了‘你看起来很好吃’,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不过一番统计下来,倒是有了新的线索。

凤城烟雨:这情侣比例是不是有点儿高啊?

沐雨橙风:深以为然,不过这一对一的,也确实很像会发生在情侣之间的事

海无量:来自大FFF团的诅咒吧?

孙翔终于忍不住了。

一叶之秋:可是我和周泽楷就不是情侣啊 !!

夜雨声烦:对啊,我和队长也不是……咳。

君莫笑:你那六个点看起来相当可疑。

夜雨声烦:……再给你六个,你疑去吧

鸾辂音尘:我和队长也不是QAQ,妈蛋发生这种事了估计这辈子都不可能是了(黄少天愤怒砍树.jpg)队长绝对不会要我了……

生灵灭:别这么想,这事不怪你,不过你平时……少看那种书,我虽然不反对,但是现在还是要集中注意力练习啊。

鸾辂音尘:呜呜我不能说名字但是你知道是谁的那个人,你最好了!

夜雨声烦:喂喂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虐狗啊,有话小窗说靴靴。

鸾辂音尘:不行,小窗我就会变身成狠辣霸道铁血无情抖S= =会把队长吓到的。

生灵灭:咳,小戴,其实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反正你知道我不会对你有什么意见就行了,不要担心。

海无量:呀呵,表白啊这是?

索克萨尔:^ ^恭喜恭喜

君莫笑:(呱唧呱唧鼓掌.jpg)没想到还能凑成一对啊,这病毒也算是有点作用

夜雨声烦:啊好烦,猝不及防的吃了一嘴狗粮,小事情你还行不行了,趁虚而入啊这是!

鸾辂音尘:队长/(ㄒoㄒ)/~~你最好了~~

沐雨橙风:咦?

王不留行:……好了?

鸾辂音尘:( ⊙ o ⊙ )诶???

夜雨声烦:卧槽卧槽卧槽卧槽怎么回事,怎么就好了?!

鸾辂音尘:队长~~么么哒~~~

鸾辂音尘:我擦,好像真的好了( ⊙ o ⊙ ),啊啊啊好感动/(ㄒoㄒ)/~~队长我发誓我就算看也没有把你代入小受来看啊你要相信我~~

生灵灭:……没事了就好。

君莫笑:这是表白完事了就解除的意思?

王不留行:咪咪喵咪呜。

君莫笑:……不好,很多人岂不是要被迫出柜了。

一叶之秋:……………………………………

一枪穿云:…

一叶之秋:强买强卖啊这是!!

一枪穿云:就是

笑歌自若:可能这个穿书大神觉得你们一天到晚光对着个书YY实在太怂了,想给你们帮把手……你们看我,从来就不会对着书YY,所以一点事儿也没有,所以赶紧表白吧,表完白了事

沐雨橙风:(= ̄ω ̄=)好像知道了很多不得了的事。

鸾辂音尘:(= ̄ω ̄=)知道了但是我不说。

夜雨声烦:刚和队长试了下真的有用啊!想恢复正常赶紧的吧,靠老子从两位数的年纪之后就没哭过了,哭的我差点肾虚!

君莫笑:大眼,小窗。

王不留行:……咪。

中了招的众人纷纷小窗私聊去了,闹了联盟鸡飞狗跳的病毒也算暂时有了解决的办法,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然而孙翔完全没觉得这有什么好令人高兴的。

要么和周泽楷表白,要么一辈子不和周泽楷说话,为什么有这么奇葩的选择题,他能选第三项吗?

右下角的QQ图案闪烁起来,荒火和碎霜交叉着摆在一起,是枪王的头像。

一枪穿云:[图片]看的这个?

孙翔一看,周泽楷发来的赫然是把他害惨了的那本玛丽苏天雷小说。

一叶之秋:你也要看?嘴里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一枪穿云:我有个办法

一叶之秋:呵呵说吧,要钱还是要支票,我都给你,唯独爱,我给不起

一枪穿云:按剧本来吧!

虽然那本玛丽苏贯穿始终,女主在霸道总裁一会冷酷一会温柔一会又冷酷一会又温柔的神经病举动下被折磨得差点死翘翘,但是最后一场石破天惊地动山摇的激H之后,两个人居然还HE了,结尾用一整章细细描述了两个人互诉衷肠的桥段,浓情蜜意狂发狗粮。

孙翔对着对话窗半晌不知道回什么好,想了想还是没回,反正现在无论他打什么字都会被翻译的很弱智。

突然敲门声响了,孙翔心里一动。

不不不不不会吧,难道还要现场对吗!

孙翔迈着民国时期僵尸般年迈的步伐无比沉重的去开了门,门口长身玉立的青年对他抿唇笑笑,不出所料正是周泽楷。

“明明痛恨着你,可为什么看见你掉泪的时候,我却心痛得要死呢。”周泽楷缓慢的将最后一章的台词念出来。

他声音又低又沉,仿佛是吹过湖面山岚的清风。

孙翔干巴巴的接道:“你,你要拒绝我吗?我还没尝试过被拒绝的滋味呢,科科。”

周泽楷道:“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我?”

孙翔:“……你很干净,够资格为我生孩子。”

周泽楷捂着嘴:“你得到我的身子,也得不到我的心。”

孙翔:“那有什么关系,你身上已经有我的味道了,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逃不掉了!”

周泽楷:“一辈子,这对你不也是折磨吗?”

孙翔:“……该死!我喜欢你难道你感觉不到吗!!”

空气里一阵沉默。

周泽楷笑起来,那笑容和孙翔梦中徘徊已久的面容重叠在一起,几乎要晃花了他的眼。

“感受到了。”

孙翔脸涨得通红:“这句剧本上没有。”

周泽楷碰了碰他的手,也有些不好意思,他垂着睫毛,小声说:“我们的剧本上,应该有。”


评论(26)
热度(594)
©西南偏北 | Powered by LOFTER